《性奴隶志愿少女 : 媚 1-6》

  那一天,妈妈没有再回来。
  「嗯~~哈啊啊啊~~」
  房间里传来阿姨好像不太舒服的叫声,我抱著熊熊跟棉被起床,小步走近。门没有关好,我想推门,但不敢。我从门缝看进去,阿姨没穿衣服,跨坐在爸爸身上,上下摇晃著身体。
  「哈嗯~哈啊啊~~嗯~啊嗯~~」
  除了阿姨的呻吟声,还有爸爸的喘息声。我看见阿姨仰著头,一手抱著胸部搓揉,一手扶在爸爸的肚子上,我看见爸爸跨间有粗大的东西,插进阿姨的屁股。爸爸抱著阿姨的腰,屁股往上顶。阿姨的屁股间流著透明的水,二个人激烈地摇动,不断把爸爸那个粗大的东西塞进阿姨体内。
  我看得呆了。
  那个粗大的东西是爸爸的鸡鸡吗?那个鸡鸡会变得这么大吗?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呆立在原地。大概有一阵子,突然阿姨躺在爸爸身上,二个人抖动著。
  咿呀啊啊--「啊!」
  风把门推开了,发出了门闩的声音。阿姨趴在爸爸的胸间,手掌撑起来,刚好跟我对眼。我轻呼一声,马上转身跑回房间,听见身后的门碰的一声关上,喀哒一声,上锁。
  我躺在床上,阿姨跟爸爸的说话声越来越大,最后吵起来。我把枕头对折包住耳朵,双手压著枕头,不听二人争吵,但是二人的声音仍然若隐若现地传进我耳里。
  「---死小孩--」
  「---无辜的---」
  「我不管----」
  我紧紧抱著枕头,开始哭泣,默默祈祷妈妈赶快回来接我。
  妈妈,我好想妳,妳怎么不回来找我?
  没有人回应我的祈祷,吵架也没有中止,最后,意识渐渐模糊,我在泪水、吓骂声与恐惧中睡著。
  「起床!去上学!」隔天,阿姨直接把我的棉被摔到地上,冷冷地叫我起床。
  「长得跟你妈一模一样,看你就讨厌!」说完,阿姨在我的手上捏了一把,我吃痛,小声哀号一下,马上跑去厕所刷牙洗脸。「留妳在这里吃住已经很好了!别想要我伺候妳!」在我背后,阿姨银铃般的声音与恶毒的话语,交杂在一起传进我耳里。
  虽然我还小,但是我还是明白一些事。
  阿姨跟爸爸没有生小孩,但是他跟妈妈在一起,生下我。妈妈想要爸爸跟她结婚,最后却发现爸爸已经结婚。然后妈妈开始讨厌爸爸,最后把我丢给爸爸,走了。
  阿姨很漂亮,但阿姨跟妈妈放在一起,妈妈更漂亮。我长得也比阿姨漂亮。阿姨一看见我就想起我妈妈,因为这样,阿姨非常讨厌我。
  我尽可能不惹麻烦,不要招惹阿姨,快速地刷牙洗脸,吃完早餐,把前一天整理好的书包背上,穿上薄外套,快步出门。
  因为我的手脚常常有瘀青,我穿上薄外套,比较不会被人看见。
  但谁也没有想到,这天我踏出门后,就再也没有回家。
  我在上学路上,遇到一个高壮的叔叔。
  「小朋友,你知道XX路往哪走吗?」
  我知道,对他点头。
  「好可爱的小孩子!」他蹲下来,对我微笑。他长得很丑,身上有各种臭味,但是我看著他的笑容,也对他微笑。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整块方形的巧克力,笑著把巧克力拆开一些,递过来到我嘴边。「来,吃一口!好吃哦!」
  我看著他和善的笑容,又看著那巧克力,犹豫了一下,然后张口咬一小口。
  我瞪大了眼睛。
  奇怪的苦味跟奇妙的甜味交织在一起,溶在口里化开,巧克力在舌尖慢慢融化,甜味还留在舌根。
  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好吃吗?」他早就预料到我的反应,笑著问。
  我点头。
  「带我去XX路,这块巧克力现在就给你,好吗?你可以边走边吃。」
  「好。」我微笑。他把巧克力塞给我,我接过来,他伸手示意让我牵著他,我有点犹豫,最后看著他无害的笑容,慢慢把手搭上去。他轻轻握住我的手,很温暖。
  「往哪走?」他站起来。
  「在那边。」我小声说。
  「很好吃哦?」我又咬了一口巧克力,他看我津津有味的样子,问我。我点头。
  他又问了我几个问题,像是几岁啦?家中有那些人,我都跟他说了。
  「可怜的孩子。」他用悲伤的表情说出他的感想。「妳妈妈一定很希望妳不曾出生,妳阿姨也一定很不想再见到妳。」
  他说中我的心声,让我突然悲从中来,眼泪大珠小珠地滑落。他立刻蹲了下来,在口袋里掏了掏,把香烟、打火机、其他的东西翻找过一遍,最后拿出一团用过的卫生纸,擦拭我的眼泪。「不哭不哭,叔叔保护你!」他说著,等著,我哭完就不哭了。
  我继续带著他往XX路走。
  「到了。」
  「好,乖!」叔叔看左右无人,一把抱起我的腰,路边的一台厢型车突然打开后座,叔叔把我丢在车上。
  车里面有另外一个叔叔,身上也是很臭,一把抱住我。
  牵著我的叔叔立刻关上门,走上驾驶座,车子发动就开出去。
  「这个怎么样?我的眼光好吧?」
  「这个赞!马的,没看过这么漂亮的小女孩。」陌生的叔叔抱著我,到处摸我。「小妹妹,来,哥哥帮你换衣服!」他说完,一把拉下我的外套,扯开我的制服,露出我稚嫩的幼胸,扣子弹开,衬衫上已经少了几个扣子。
  「不要!」
  啪!
  我脸上吃痛,哥哥打了我一巴掌,我摀著脸躲在角落哭。
  「乖!换个衣服,不会少块肉!妳乖我就不打妳!不乖我就打死妳!知道吗!」
  我哭著点头。
  他一把把我的衬衫翻开,把我的外套跟衬衫一起脱下。他又粗鲁地把我裙子上的扣子直接扯坏,往下脱。最后,他抓住我的腰际,把我的内裤往下拉扯,我伸手抓住,又被打了一巴掌。他动手毫不留情,我被打到失去平衡倒在车厢上。
  「欸,炮仔,下手轻一点!这么小的娃等一下打死了!」开车的叔叔讲话了,我旁边的凶叔叔笑了一下。「放心,宏哥!没死!」他边笑说,一把抓住我的双手,另一只手把我的内裤脱下。
  「真淫荡的身体。才几岁就长这样了!干!妳该不会已经被玩过了吧?」
  炮仔发现我手上的瘀青,察觉到我是受虐儿,把我推倒,双脚分开,眼睛凑在那边看。由于我的性器还没翻出,是合起来的,炮仔放开我的手,凑在我跨间,双手把我的阴唇翻开。
  「好的,好的。」炮仔笑说。「这样才值钱。」他拿出一件看起来挺漂亮但透明的小洋装,套在我身上。接下来他拿出黑头套,把我的脸罩住,我的脸一黑。他拿什么东西涂在我的手臂上,凉凉的,突然一阵刺痛,我哭喊了一声,没多久,我就昏昏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
  我闻到刺鼻的臭味幽幽转醒,突然发现我被绑在椅子上,眼前漆黑一片,但现场人声鼎沸。我感觉到身体热热的,突然眼前一亮,套在我头上的头罩被拉起来,现场一片惊呼。
  「她的眼睛真美!」
  「又红又肿。这么小的孩子也舍得打,真是的。」
  「搞不好她享受被打呢。」
  我左右看,现场到处都是陌生人,每个陌生人都戴著面具,那二个叔叔不知道在哪里。这里也有女孩,但是女孩要不就是穿著奶头跟尿尿、屁股的地方开著洞的洋装,就是穿著半透明薄纱,身体的重要部位都没有遮蔽。有的女孩像是阿姨骑在爸爸身上一样的动作骑在某个男人身上,有的女孩跪在男人的脚边,我看著她舔著鸡鸡,鸡鸡逐渐变大,最后变成像是爸爸那晚一样粗的样子。
  爸爸把鸡鸡插进阿姨的屁股里。
  我看著她们的动作,隐约对那天晚上看见的事情好像有点理解了。
  「女性,8岁,处女。从1000开始喊价。」
  有人举牌子。
  「2000。」
  又有人举牌子。
  「3000。」
  就这样,有人举牌,数字就变多,最后没人举了,他就说一次,二次,三次,成交。
  然后我就人连椅子被输送带往后拉。
  「好了好了,到这边。」一个说话温柔的女子,对我微笑,帮我擦拭脸上的泪痕。「可怜的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陈香香。」
  「香香,真好听。真是的,怎么打这么重,差点毁容了!」那个女子把手指沾一点味道刺鼻的药,二指压在我的颧骨上揉,我感受到熟悉的刺痛,明白我的脸上有了瘀青。时间仿佛暂停了。她熟练地把我脸上的瘀青揉散,又抓住我的手,把我手上被阿姨捏的瘀青也揉散。我看著她,想起我妈妈。
  她把我的双手从椅子上解开,但又绑在身体后面,不松不紧,刚好无法挣脱。她又取出一条精致的红色项圈,系在我的脖子上。
  「好了,可以出货了!香香再见!去到新家要乖乖地哦!」她温柔地跟我道别,我不舍也不想,扑在她怀里想要任性,但是却被她温柔而坚定的双手扶起,我再度被戴上头套,眼前一黑。不管我再怎么哭喊,没有多久,手上又刺痛,那种异样的昏睡感再度袭来,我又沈沈睡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