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东春辉-凌辱碎片》

  晚上跟老婆吵架,没想到老婆进了房间就把门给锁起来了,加上她又有吃安眠药入睡的习惯,干!今晚看来得睡客厅了。
  在客厅看著电视节目,心里打量著是不是该去找个什么活动来做,这时看到少霞正打开大门要进房来。
  「少霞,要跟阿非出门去玩呀?小俩口还真甜蜜呀!」看到少霞穿著整齐,一副要去哪里玩的样子。
  「嗯,有个同学就要出国了,想说去给他饯行。」少霞回答。
  阿非听到声音,就从房门出来,不过他的脸一副生了病的样子。
  我说:「阿非,你好像不太舒服的样子,还好吧?」
  阿非有气无力的回答:「嗯……吃了点药,有比较舒服点了……」
  少霞担心的回应道:「非非,那你还是去休息好了,我自已一个人去也没关系的。」
  「妳不是说今天与会的全是男生,妳自已一个人会不好意思,要我陪妳吗?没关系啦,我已经吃过药了,没问题的啦!」可以看得出来阿非是在逞强。
  我附和道:「最近晚上的治安不是很好,还是有人陪著会比较好一点。」
  少霞抚摸著阿非的额头说:「好吧,那你待会就不要喝酒,要注意身体唷!以免病情加重。」
  「那房东先生,我们就不打扰你,先走了,可能要很晚才会回来,你们就先睡吧!」阿非他们边说著边出门去了。
  说到这个阿非,前一阵子我特地整理出一间空房子,想说可以租给人贴补点家用,在一些人中,我就看中这个干干净净的小伙子,住进来之后也没有什么不良习惯,个性也不错,交的这个女友更是漂亮得不得了,只不过……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就好像……就好像,他会故意把女友安排让你淫弄一番,嘿嘿。
  平常小俩口子在房间里相干的时候,都不在乎我这个房东在不在家,好像故意要做给我听的感觉。
  我们房间的隔板有几个小洞,可以清楚地看见他们在相干的样子,少霞那一对奶子实在有够大,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晃啊晃的让人眼花缭乱,她的叫床声更是让人受不了,每次都让我掏枪出来想跟他们隔房对拚。
  趁著一次阿非对我老婆毛手毛脚,总算让我抓到机会可以干一干少霞,年轻的大奶子跟细嫩的鸡迈洞,果然是老婆比不上的。那次阿非站在旁边看我干著他的女友,连屁都不敢出一声,真爽!有这种男友,少霞应该也给他戴了不少绿帽子吧?哈哈!
  而少霞这娃儿也够淫的,楼梯间那次被人摸奶不说,被我干的那次,就连在醉梦中也是叫床声连连,一副吃不饱的样子,害我差点就提早泄精收兵;两颗大奶子更有多种的玩法,又可以吸又可以搓,令人回味无穷。
  干完少霞的隔天早上,她回到那种可爱纯真的样子,用著甜美的笑容跟我打招呼,让我差点就忍不住想把她「就地正法」,再强干一番。
  但她清醒的时候总也是不好下手,在那次之后一直找不到机会可以再干她,只能趁著有时候在浴室错身的时候,用我的懒叫去挤一挤少霞的富有弹性的屁股,过过干瘾。不然就是假装帮忙整理家事的时候,趁机偷看偷摸她那两颗大奶,而且在搓揉完之后,这小妹妹还会跟你说谢谢,真是有够欠干的婊子,常常让我捏著涨痛的懒叫无处发泄。
  「最近的强奸案还真多……」看著新闻,我躺在沙发上打了哈欠,不知不觉眼皮就闭上了……。
  ************迷迷糊糊里,看到少霞坐在床上,掰开鸡迈,娇声的说:「房东先生,快来干我呀!等你唷……!」我开心的把内裤脱了往前一扑……,结果我居然是跌坐在地上,伸手向上……。你娘咧,是在做梦,这时听到开门的声音,看到是大门被打开,两个人走了进来。
  「阿非你不要紧吧?再撑一下,快到房间门口了。」少霞正扶著阿非开门准备进屋。
  我疑问的说:「阿非怎么了?要不要我帮忙呀?」接著起身,热心的帮少霞接过阿非,掺扶著一起走向了阿非房间。
  少霞感激的说著:「房东先生,真是谢谢你!阿非他生病又喝了不少酒,现在好像醉倒了站都站不稳,要不是有你帮忙,我都快扶不动了。」
  把阿非放到床上,少霞整理了一番之后,我们一起退出了房间。
  我说:「少霞,妳脸红红的站不太稳,应该也喝了不少吧?」
  少霞回应:「嗯,是喝了不少。阿非他没办法喝,大家又一直劝酒,我就只好帮他挡酒了,现在一身酒臭味,我要先去洗澡了。」
  我一听,心里想著机会来了,就说:「我看妳也站不太稳,这样吧,我热心一点帮忙扶妳去浴室吧!」马上欺身上前,边掺扶著少霞,边借机利用手肘去碰触她的侧乳,那奶子真的好大又好嫩,而且非常弹手。「啊……嗯……谢谢。」少霞也是一脸迷迷糊糊的样子,丝毫没有发觉我的咸湿手。
  看她没什么反应,我就试著再更进一步,就说:「那我先帮妳脱衣服吧,不然妳现在这个样子醉薰薰的,自已一个人也不方便。」少霞妹妹虽然想要反对,但是反抗的力道实在很微弱,一点都阻挡不了,我抓紧机会站在她的背后,用著两手拉起她的裙子,疑?干!这小妹妹居然没穿内裤!而我也在没有阻力的情况下,双管齐下趁势朝鸡迈洞里挖下去……
  才摸了几下,我发现到好像有什么东西,我疑惑地说:「咦?怎么会有黏黏的东西?这个,不就是男人的精液吗?」我左手伸到少霞的脸前一合一合的,她害羞的不敢直视。
  接著少霞急忙要拉住裙子,迷糊的回著:「啊……不要再弄了……那个……不是精液啦……没什么啦……」可惜我的手指早已入侵,她的动作只是把我的手压在她的鸡迈洞里,完全阻止不了我的抠弄。
  再进一步的,我右手挖穴,左手摸进左胸搓揉,嘻嘻的笑著说:「嘿嘿!该不会是妳故意把阿非弄醉,好让妳可以跟别的男人乱搞吧?」
  少霞迷糊的低吟著:「啊……人家……才不是那种……随便的女生……是那个司机伯伯……趁人家酒醉……把人家……给强奸了……才会……。」接著双手仍试著要拨开我,不过可能是酒力发作加上被我弄上了,少霞整个身子已无力的倒在我的怀里。
  干你娘咧,想不到我只是随便问问,这小妹妹居然就把自已被强奸的事给说出来,老天爷真是太给我机会了,居然把这个欠干的婊子送到我的面前,改天要去还愿。
  我把沾著洨的手指伸进少霞的嘴里,让她吸吮干净,再来将她翻过正面来,看见颗梦寐已久的奶子,拚了命的又搓又揉又吸又咬,这时少霞整个人已经软绵绵,「嗯嗯」的低呻著,我也急忙脱下裤子,已经直挺挺的懒叫迫不及待地就跳了出来。
  「嘿嘿,既然不认识的也可以给他干,那让我退退火应该没问题吧!」我说完就将少霞丢向沙发,掀开裙子,先拍下几下那细嫩的屁股蛋,真有弹性,摇来晃去的让人心痒不禁亲吻了几下,顾不得里面还有别人的精液,抓著懒叫就从后面猛插了进去。
  「啊………不行…春辉兄…你怎么……可以……插进来……啊……啊……」随著肉棒的插入,少霞「啊」了好长一声,差点合不拢嘴。
  少霞一开始还想推开我,但是仍是没有办法把我跟她分开,因为我是从后面操干著她,所以她就试著要爬离我的懒鸟,我忙著抽插,有点拉不太住,结果我们就绕著爬行了整个客厅,那情景看起来有点像在溜狗,差别是我溜的是少霞这只欠干母狗,哈哈哈。
  爬行了几分钟,少霞已经全身无力,放弃挣扎的趴在地上,迷糊地淫叫著。看到少霞已经没什么反抗,我就改用推车的样子,扶著两个屁股蛋继续猛力地抽插著。
  「啊……你干得太大力……人家快……快不行了……会被奸死……啊…啊……」。少霞看来已经被我干茫了,「啊啊」的淫叫声配合著我干鸡迈的「滋滋」声,真是一曲人间美声。
  长久以来的欲望可以发泄,让我亢奋了起来:「干!早知道妳这婊子欠干,总算让我等到这个机会,我一定要干破妳娘的鸡迈洞。」接著双手从少霞妹妹的腋下把她整个身体给弓起来,两个人的身体贴的紧紧,我猴急的亲吻她的后颈。
  「啊……你们这些男人……老是喜欢……强奸人家……啊……人家的鸡迈洞…会被你们插破的……。」少霞的叫床跟平常一样销魂。我把她放下来,让她的双手可以撑在地上,我扶著她的腰在冲剌著,这时从后面看到两颗伏下的奶子前后晃动,让我眼睛一亮。
  「才多久没见,奶子比之前长得更大了,是不是常常到处给别人干,给别人摸呀?」我一手伸向前想要握住正在跳动的奶子,那真是非常滑嫩,干你娘咧,差点抓不住。
  「啊…你们男生…就喜欢…操干人家的小穴…摸人家的胸部…啊……刚才的司机伯伯…也是捏得人家的…胸部很痛…啊…」连这种话都敢讲,看来少霞喝醉的时候会特别放荡。
  「那个司机有没有像我这样,大懒叫放进妳的小鸡迈,把妳干得很爽呀?哈哈哈」。拚命一直干穴让我汗流满身,这时我把上衣掀起将脸上的汗擦干净,却还是舍不得停下腰来。
  「那个…司机伯伯…把车停在街上…把人家放在…车盖上…就这样干人家的小穴穴…然后就射进来…也不管会不会…有人看见…好羞人……。」少霞也似乎也回想起刚才被淫弄的情景,淫水大作。
  这一听,我更乐了,就说:「妳就像是路边欠干的母狗,难怪所有男人都排队等著要干妳的鸡迈,把洨灌满妳的子宫,哈哈哈」。
  少霞又羞又愧的解释说:「人家才不是……是司机伯伯…趁人家酒醉插进来的…人家的小鸡迈…才会差点被他插破……啊…」。
  听到这些淫话,加上这番胡乱冲刺之下,我也快要射精了,就把她翻到正面,扯开双腿,咬牙发狠说:「那个司机插不破,就让我来插破妳的鸡迈吧。」对准洞口再狂冲猛刺。
  少霞也忘情的叫著:「啊……你这样…懒叫会抵到……人家的子宫了……快不行了……又要高潮了……啊……。」听到这叫床声,这时我也忍不住了,再顶了几下,洨就「滋滋、唧唧」的灌进了鸡迈洞里。
  呼,真累,看到少霞高潮后在喘息、小口微张的模样,我也情不自禁的把她的小嘴热吻一番。激情之后,看到那两颗刚才没玩够的大奶,就把懒鸟夹在一对奶的中间,擅自用著她的两颗奶子把懒叫擦干净,干!这大奶子的功能还真多。
  少霞推开我想要起身:「嗯…全身好脏唷!人家要去洗澡了。」少霞仍是有点酒醉的样子,起身后摇摇晃晃的走向浴室。
  我看少霞的背影,大腿间还流著我的精液,摸著自已的懒叫,马上就又涨了起来,『干!等了那么久,不多干她几次会对不起自已。』打定主意后,就向浴室走去。
  少霞已经开始在淋浴了,我朝她接近,双手立即攻上滑溜粉嫩的奶子,缓缓的搓揉著。少霞娇声的抗议道:「啊……你怎么又来了……刚才已经给你了还不够呀……你这个人好贪心呀!」
  我假装生气的回答:「我是怕妳自已洗不干净呀!妳怎么反过来怪我呢?被不认识的干就可以,帮妳的反而还被责骂!」
  少霞低吟:「啊……不要生气嘛……人家刚才……只是开玩笑的……谢谢你……」边说边拉住我的手来帮他搓洗身子,看样子似乎又动了情。我拿肥皂,将少霞的身体的每一寸来回的搓弄。双手交互搓揉著大奶子,嘴巴轮流吸吮著奶头,真是人生一大乐事。
  我再往下蹲,对著两腿之间的地方嘴巴凑了上去,香味混杂著淫味,吃的啧啧作响,吃了不少不知道到底是洗澡的水还是淫水,少霞整个人非常陶醉,要不是双手抓住我的头,恐怕她已经站不住了。
  接著我亲上了少霞的脸颊,她也伸出舌头来主动回应我。喇舌了一阵子后,我拉著少霞的手握住懒叫说:「把它弄大一点,它才可以帮妳把鸡迈洗干净!」她十分听话的用双手开始套弄,眼神也完全专注在龟头上。
  没想到少霞居然那么配合,我想要再更进一步,就说:「再来妳用嘴巴去吸看看。」她还听话的伸口把我的懒叫含住,头开始一前一后的吸吮舔弄。少霞的经验应该也不少,牙齿跟舌头的力道拿捏的非常好,一阵舒服的感觉直冲脑门。
  干,再下去就不得了,我想把少霞的头拉开,她居然还一副舍不得离开的样子,我只得说:「好了,好了,该换我奖励妳了,我来帮妳把小鸡迈洞给通洗干净吧。」
  「啊……谢谢……春辉兄……你人……真好心……嗯……」得到少霞的欢迎,懒叫对准洞口直直的就插了进去,少霞又开始淫叫了起来。像这种被强奸还说欢迎光临的小淫娃,不知道还有哪里找的到。
  因为刚才干过一次了,现在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于是拿出我那九浅一深的绝招,慢工细活也干得少霞呻吟连连,一直说什么「干大力一点」、「插死我」之类的话。
  插来弄去也干了好几分钟,突然瞥见门外有个人影,但是老婆有吃安眠药,应该不可能这时候起床……难道……会是阿非?可是他站在外面那么久也没进来阻止,到底是有什么打算呢?这时脑中生出一计……。
  「少霞,我干得妳爽不爽?会不会比刚才干妳的那个司机还爽?」我故意提起这件事。
  少霞气急娇喘著说:「啊……嗯……你干得最爽……刚才那司机干我一半,我还没高潮……他就软了下来……你不要像他那样……要肏就把我肏翻天……」
  嘿嘿!阿非,是你的女友求我干她的唷!这可不能怪我唷。是你自已喂不饱,妳女友只好找什么司机呀、流浪汉来干她,现在我操干她可是在帮你呀,这样她才不会到外面找什么乱七八糟的人来「喂」她。
  我也想故意吊吊少霞的胃口,就说:「但是我又不是妳的老公耶,怎么可以干妳呢?不然这样好了,妳要叫我老公,这样我才有干妳的理由。」说完这句话,我故意停下来,肉棒摆著不动,趁势擦个汗,休息一下。
  「啊……别这样…不要停呀……好……老公…啊……我是你的……老婆……这样可以开始干我了吧……啊……啊……」少霞看我停下来,就自已不停摇著屁股花,深怕我把懒叫从鸡迈里抽走。
  嘿嘿,阿非,真亏妳的女友长得一脸清纯样,鸡迈骨里却是淫荡的很。我再笑笑的说:「既然这样,妳以后就要像个免费妓女一样,任我操干才行。」
  少霞露出为难的表情,思考了一下,就撒娇的说:「啊…你好坏唷…好啦…人家答应当你的…好老婆…免费妓女…你不要停就是了……」。哈哈哈,阿非呀你可没话说了吧,是你的淫贱女友求我可以随意操干她的唷,那我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门外的人仍是没啥动作,我再凌辱她一番,就说:「做老公的要处罚妳,在路上随便打开鸡迈给一堆计程车司机免费干,比街上的流莺还不如!」说完,就开始像是在铁槌打钉子一样地干,一次比一次更深。
  少霞又被我干上了高潮而淫叫著:「啊……老公…对不起…我不应该像个…免费婊子…随便给人干…啊……哎呀……你插得好深……快把小鸡迈插破了……啊……你大支懒叫把我子宫都快戳破了……」
  我急喘的说:「嘿嘿,我就是要顶开你子宫口才射精,我老婆这么多年都没孩子,妳就替我生一个吧!我把全部洨都射进妳子宫里,干大妳的肚子!」
  少霞开始尖声呻吟了起来:「不要……你不要把我肚子干大……人家还没有结婚……就给你弄大肚子……怎么向男友交代……啊……。」
  「阿非是妳的男友,我是妳的老公呀,让老公把洨射在子宫里是欠干老婆的义务呀,不然我可要马上罢工了唷。」这次只是想吊她胃口,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也是舍不得停止。
  少霞急忙要伸手拉住我说:「啊……好老公……不可以停……你尽管……干破我的鸡迈……射进我的子宫……都没关系的……这是……我的义务……啊……好爽呀……。」看到少霞这么心急,阿非呀阿非,我就当好心帮帮你,让你当个免费爸爸吧。
  「干!干死妳这个婊子」这时我咬紧牙根,快速插动了几下,最后再大力一顶,再抓紧少霞的屁股蛋,死命的把洨狂射进鸡迈洞里,她也叫了起来:「啊……好烫……好烫呀……干得我好爽喔……这下子真的会把人家肚子弄大……人家还没过危险期……。」
  完事之后,少霞还躺在地上喘息著。射了两次我也累了,就把懒叫放到少霞的嘴巴里让她舔干净,然后回去客厅睡觉,阿非也早已不知何时回到房间去了。
  之后的日子,我都是大胆的对少霞摸奶抠穴,虽然她清醒时会稍做抵抗,但是我只要把那晚在浴室的淫声秽语,再模仿给她听,原本伶牙俐齿的她也会变得说不话来,任我玩弄调戏。我还有几次当著阿非那小子的面淫弄她的女友,他也只能吹胡子干瞪眼,求我在干少霞时小力一点,像只龟孙子一样。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