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穿Bra和T-Back 的Sabrina》

  (一)被迫?
  星期五下班回家,老公又来电话说去大陆一趟。我又一个人瞪著电视发呆。
  这时,我堂弟「顺」call来电话,说刚装好wii,问我有没有兴趣去玩。
  我想,晚餐都还没吃,就叫他帮我带著凉面,顺便过来接我。
  他就很不情愿的说,他还要去接他女朋友耶。
  我就骂他见色忘姐呀!你小时候的功课都谁在教呀?不会叫你女朋友等一下嘛!他才不甘不愿的说好,但要先来载我,等到他那时,再让我自己去买.我真的很不喜欢骑车去他那,巷道超窄的,两边还停满机车与汽车,更不用说是开车去。
  我技术不太好,有次开车去那,要停路边时,我漂亮的倒车时,只听到后面一阵机车倒塌的轰隆声,害我当场油门一踩,飞快就溜走。
  我就是喜欢和我堂弟他们室友混在一起,总让我有种抓住青春尾巴的感觉,那种被人当作大学生看的虚荣超爽的!堂弟「顺」没20分钟就飙来了。
  我正在洗澡,连忙只围条浴巾就出来开门.当他看到我只围了条浴巾时,两眼都发直了!看著他色色的眼神,心想算了,便宜了这小子,待会还要他帮我些事,就叫他帮我把阳台那堆纸箱和塑胶罐拿去楼下,去等资源回收车。
  他脸一垮,鬼叫著:「不是到了马上走人吗?」我一手拧著浴巾,一手插著腰,骂道:「你总不能叫你姐这样子拿这些东西下去吧!」
  他看看了近乎半裸的我,摸摸鼻子,乖乖的抱著那些东西下楼去了……
  我想,晚上顺便叫他们陪我去夜游、或是pub玩,就换了件U领低胸棉质T恤,搭件棉质超短裤(才19公分喔),紫色蕾丝胸罩若隐若现的印在U领低胸棉质T恤上……(我想,这样坐机车也方便)再穿著夹脚高跟凉鞋,让整个人看起来更高挑——这样,快175的身高可以吓走一些胆小的小弟!
  我就坐在客厅,翘著脚看电视,堂弟「顺」一进屋里,眼睛就不老实,直瞄我的腿,我不理他,就站起来,他170的个子,眼睛就直直盯著我T恤里深深的乳沟看!……
  我手朝他的头打下去:「看甚么!没女朋友呀?还不快走!不然被你女友骂就不要怪我……」
  他诺诺的念著:「她没妳的……大呀……」
  就这样下楼去……
  一看他的车,哇!新车……后座翘高高的——死男生都一个样,巴不得女生整个人都贴紧背!
  我一坐上去,整个人就贴在我弟背上。我问他舒不舒服,他竟给我回说比他女朋友感觉好多了……(靠!废话。我好歹也是32D的!)
  听了我乱不爽的,就跟他说我要骑,你坐后面。没想到他一坐后面,也是整个人贴紧我的背,手还自动搂紧我的腰……
  「哇!姐……妳腰好细!」(靠!又是废话。我是23腰耶!我可是每周游一次泳、练3次瑜珈的勤奋美女,可不是就每天待室内,只会看电视、上网的痴呆熟女。)
  骑没几步我就放弃,没小棉羊好骑.还是乖乖的趴在我堂弟「顺」的后面让他载吧。
  到了他住的地方,我一进屋里就是那种年轻男生臭汗味,夹杂著屋里的一堆脏衣服的味道!他室友小T正在玩wii的网球……我弟就把我留在那,说要去接他女友。
  我就拿了他室友小T的摇控器说,来教姐姐玩喔。
  小T就满热心的握著我的手,教我怎么使用……只是怎么愈教就愈贴近我?!(呵……现在小孩都很热心!我想,如果我穿bikini的话,他会教的更起劲的!!!)
  wii其实满好上手的,像打网球,就跟真打一样。拿好摇控器,像挥球拍似的去击球,凭我的聪明才智,这种东西不用几分钟就没问题啰。
  这时,就拿著1000块叫小T帮我去买晚餐,顺便带点饮料、点心回来,我就设定好自己跟wii打网球……玩了快半小时,我已汗流浃背!(那房里又不装冷气,热的真让人受不了)
  小T这时正好回来。(靠!……除了我的凉面外,又是鲁味、又是烧烤,还有盐酥鸡,还外加2瓶玫瑰红,还有半打冰啤酒)我的1000元全用完了!
  (把我的钱当他的加菜金!真敢>o<\我一坐下来,小T就用玫瑰红加苹果西打加冰块,我拿一杯来,猛的就先喝一口,淡淡的酸涩甜味,满顺口的,就一边喝一边吃凉面,边看SexandtheCity的片子……
  小T就在旁边说:「Sabrina姐,妳跟Carrie满像的!」
  我就回说像甚么:「身材还是生活?」
  小T忙解释说是外型。
  懒得理他,就低头吃我的凉面.他就吃盐酥鸡、灌啤酒,还摆2瓶啤酒在我旁边,说是我的。就这样,跟他边吃东西边喝酒,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著;后来就问他有没有其它好玩的,小T就换玩PS2,挑一片SwallowtailInn那画面一出,就知道是那种色情的game,我就狠敲他的头,「你怎这么色呀?!」我就在旁边吹著电扇,看著他玩边喝混著苹果西打的玫瑰红……
  (靠……看他在玩SwallowtailInn!)
  随著里面的情节,我竟然会有反应!应该是酒精的关系,我整个人有点醺然然,潮热的感觉漫延全身,阴部有种搔痒感、还有湿湿的感觉……听著game里「唔嗯」的呻吟声,我的腿不自觉夹的紧紧,大腿深处也感到一阵湿润,那小丁跟本挡不住那潺潺的分泌!
  我借故上了洗手间,洗把脸、顺便净个身……
  小T还回头问我说:「Sabrina姐,要不要玩看看?」
  我就说「好!」要他教我玩。
  我就坐在椅子里,要他在旁边帮我。
  玩没几分钟,我就感到背后有个硬硬的东西顶著我,他的手有点不规矩的故意碰我的乳房,我的乳头也慢慢硬挺起来,我知道再下去的话,我铁定会受不了!
  我就站起来说我要回去了。
  小T满脸通红的说:「Sabrina姐,不要这么早走嘛……」
  我还是坚持要走。这时,我已感觉到气氛不对,小T看我眼神怪怪的!
  小T拉我的手说:「Sabrina姐,不要走嘛!」
  我没站稳,被他这一拉,整个人向后跌,小T从旁边一手揽我的腰,一手竟就抓著我的奶奶;我想站起来,小T竟顺手把我按倒在沙发上,整个头埋在我胸,狠命的磨著我的乳房;我双手想推开他,但小T竟压著我的手,脸凑上来想亲我的唇;我大叫著:「不要!……」
  这时,小T粗鲁地一手脱我T恤,一手脱我短裤;我挣扎著,但力气毕竟没有男生大,加上又喝了酒,没多久我就被剥光在沙发上……
  小T整个脸埋在我的双腿间,吞舔著我下体的分泌,说:「Sabrina姐,妳好湿耶……想不想被干?」
  我答不出话来。
  我的乳房被小T亲吻玩弄著……小T的舌头舔著我湿润的小穴,一阵阵酥麻让我的身体起了反应……小T马上起身,架开我的腿,扶著我的腰插入我的阴道中,奋力抽插著……不过,才没几下就射进了我的阴道里!
  没本事还要强奸女生!我很气——气的是他灌我的酒还是我自己出钱买的!
  气的是被撩起来的情欲就这样悬在半空中!……
  我进了浴室冲澡,愈想愈气——我居然被个小毛头给强奸了!就随手抓了条浴巾出来,说:「你过来!……帮Sabrina姐吹头发!」
  我裸著身子坐在圆凳上,他就拿吹风机过来,帮我我吹头发。我挺著胸问他说:「怎样?Sabrina姐紧不紧?!」
  「Sabrina姐身材好不好?」
  「还想不想干Sabrina姐?」
  「……」
  他点著头,连说好、好!我拉著他的手放在我的乳房上,问说:「Sabrina姐奶奶大不大?」
  (我一手握著又胀大的阴茎慢慢前、后搓动著……)
  「Sabrina姐想看你可以撑的多久?」
  「撑久一点Sabrina姐才会爽呀!」
  「……」
  他连说好。
  我蹲下,又用手握、又用嘴舔,这次有比较久,不过也大概就5分钟。
  我就笑著说:「你早射耶!……这样,女朋友不幸福喔!」
  我就人在沙发上,又是双手拨弄著头发,又是扭腰摆臀,胸前的乳房随著我的晃动而晃动著,「嗯……哦……来呀,Sabrina姐好想要!……」
  「哦……是男人的话就来干我呀!……来呀……」
  小T果然年轻,居然又硬!(我遇到的男人最高记录是6次,今晚看他会不会破记录!让他玩到射不出来为止!!!)
  我趴跪在沙发上,翘著臀部,腿张开著,手扶著沙发扶手;他从后面抱著我双手扶著我的奶奶,从我的颈部亲吻著,绕到耳际之间、吸吻著耳垂;他的阴茎热烫的硬挺著,在我臀部后面上、下滑动了几下,噗滋一声又插进去了!顺利的让他在我身后做著抽插的动作……
  我诱人的腻叫著:「干我……干我……干死我!……」鼓励小T卖力的干著我……
  这次果然不同凡响——他猛力的在我后方连干著我,一阵酥麻的感觉从阴道不断的扩散出来,我裸露的乳房也随著他激烈的冲刺激烈的摇晃著;他的手狠力的揉捏著我摇晃著的乳房,肉体碰触的声音一直响著……
  「对!……就是这样……不要停……」(干的我跪趴的腿都软掉)
  我无力的瘫趴在沙发上,任他在我背后卖力的骑著我,不断的抽插著我的阴道,猛刺、狂冲……弄得我呻吟不断:「喔!……好舒服……好爽……好舒……服……啊……」无意识、无节制的浪叫了起来。
  (干了快半小时才抽出,射在我胸前——此时他射的量已明显减少,且白白的精液夹杂著透明分泌物……)
  我放浪的向他索吻著,整个人蜷起来窝在小T的怀里休息,小T慢慢的睡著了……
  我看著墙上的钟,从9点来到9点半!
  我伸手到他的大腿间,轻抚那缩成小小的阴茎,轻摸著那皱成一团的阴囊,舌头轻舔著他的小乳头,轻咬著他的耳垂……
  小T醒了……
  我在他怀里故意娇声喘著说:「Sabrina姐想洗澡!……」
  他进了浴室放水,我跟著他进了浴缸,要他也进来跟我一起泡。
  他由后抱著我整个人,双手不老实地在我身上游移著;我伸手向下抓住他的阴茎,慢慢套弄著,感觉著又胀大起来……我转过身去,要他坐在浴缸上,我弯腰下去在他两腿间,用手扶著他的阴茎,仔细地看著那愈来愈硬愈的阴茎,小心的把他的包皮向下捋去,嘴靠上去、伸出舌尖,轻轻舔下……我张开唇来含住龟头,再用舌尖使劲地舔龟头上的马眼……我用我的乳房轻触小T的胸膛,再直起身子爬到他身体上面,分腿骑在他的腰部,再伸手下去握住他的阴茎,把自己的身体调整好位置,对准地方,慢慢地把阴道口移近他的阴茎,向下坐下来,感觉著他的阴茎慢慢又进入了我的体内!……我摇著细细的腰,追逐著他胀大的阴茎,腰部扭动著,臀部前、后摆动著,让他的阴茎深深地挺进我的深处……我摆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幅度也随著加大节奏而加快……
  我的头向后仰著,头发披散著,呼吸紊乱、乳房胀大、乳头也硬挺著;他的手放开我的腰,双手握住我的胀大的乳房,手心托住我的乳房,指头搓揉我的乳头,我感到我的阴道火一般的热腾著!……他也卖力的向上挺动,让阴茎更深入地挺进我的深处!……
  我大声呻吟著:「爽!……好爽……啊……唉……」
  我的头发狂地摇摆著,披散的长发在空中舞著……我贪婪地追逐著他阴茎的进入,「小T……今晚干死姐姐好不好……爽……啊……」我放浪的骑在他身上,阴道深处阵阵的酥麻不断的放大,我不由自主声嘶力竭的尖叫著,全身不自主绷的紧紧,但整个人仿佛在云间,空荡荡的,然后全身微微颤抖著,伴随著阴道的一抽、一缩,我高潮了!……
  这时,小T抱紧著我,把我压在浴缸上,张开我的腿,扶起阴茎用力顶了进来,我还沉溺在高潮快感的迷茫状态,小T却发狠著干著我……我四肢瘫软地躺浴缸上,红唇微张,双眼失神地看著小T,他吻著我,用舌头吸吮著;同时,挺著硬大的阴茎用力著朝我两腿中间插进去……
  他把我的大腿分得更开,把我的双腿架在肩上,更快的前、后摆动,向我的深处进攻……他一边用力干著我,一边神气著问道:「爽不爽?……还敢说我早泄?!……」
  我双手抱紧他的颈,「舒服……舒服死了!……快干死我吧……我每天都让你干……随便你怎么干……」
  我闭起眼睛,感觉著他每一次的撞击,双手也更加用力地抱紧他;他含著我挺立的乳头,用牙轻轻的囓咬著;一阵阵快感触电般的袭击著我,我呼吸更乱,娇喘著中哼哼不已……
  他一会吸我右乳,一会又含起我的左乳,同时,他的阴茎仍不断地冲刺著我的下体——这算是他强奸我、还是我诱奸他?!我也不清楚了,只知道我的身体不由自主扭动著……
  我脸颊泛著桃红,身子又开始僵硬;我的手紧抱著他,指甲深深地陷入他的背;我的臀部反复向上抬起,迎向他的阴茎,渴望著他更狠的干我;他发狠的冲刺著,喉咙不自主的发出长长的嗯声,身体又开始有节律的颤抖著……
  阴道一松、一紧的抽搐起来,全身轻飘飘的,我又再次高潮!……他的阴茎还在我体内抽动著,我大口喘著气……
  小T带著发抖的声音问我:「我厉害吗?……干著妳舒不舒服?!」
  我娇喘著说:「再用力干我!……你还很硬……我还要……我还要……」
  小T抖著音回说:「我已经干了1小时多了……我射不出来……鸡鸡干到会痛了……」
  我娇喘著回说:「我不管!用力干我……干死我……不然以后不准再碰我!快……快……」
  尽管我已全身酸痛,但仍贪婪的索取著,「抱我……到床上,再干我一次就好……再干我一次!……」
  这时,墙上的钟已经11点了!
  他抱著我起来,我的腿仍缠绕著他的腰,他硬胀的阴茎仍在我体内……他抖著腿,慢慢的走向房间;我抱紧著他的颈子,深怕他一腿软跌了下去。
  到了床上,我翻身起来,把小T推倒在床上,我跨坐在他身上,手扶著他的阴茎,慢慢将我的阴道把他的阴茎吞噬——我先是慢慢的起来一些,再坐下去一点,感觉著阴茎在我阴道里的湿湿滑入……
  我慢慢加快速度……小T的手还不死心的放在我的乳房上搓揉著……
  我放荡的在他身上扭著腰,贪婪的要榨干他的每一滴精液;小T就乖乖的躺在床上,任我在他身上奔骑著;他双手握著我的乳房,上、下揉动;我的下半身前、后摇摆著,奋力追逐著那触电般的快感,却总不像刚刚那样的顶到我的敏感处;我努力的骑著小T,阴道深处传来的却只是淡淡的舒服,而不是欲仙欲死的快感!
  当我卖力的想要夹住那触电般的感觉,小T的阴茎却软了,软软的滑出我的阴道口,流出的只是透明的液体、夹著一些白白的精液;我不死心的低头想含住他软软的阴茎,小T却用手挡住下体,哀怨的看著我,「Sabrina姐……不要了好不好?……我不行了……鸡鸡真的很痛……下次好不好?……」
  我看了看墙上的钟,已经11点半。
  自己其实也腰酸背痛,就起来去浴室冲个澡,围条浴巾,就去我堂弟房里休息。
  其实自己也是满累的,累的很舒服,累到没冷气的房里我本想躺一下的,结果就睡著了!
  半夜却被激烈的男、女吵架声吵醒,抬头张开眼一看,一年轻女子正对堂弟声泪俱下的痛骂著……我坐了起来,努力的把眼再张开点,那女子一手指著我在痛骂著……我愣了一愣,看了一看自己,才发现我正裸著身子在我堂弟的床上!
  这才意识到堂弟带女友回来过夜,却有个裸女在他床上——这真的很难解释!
  我连忙起来,却没看到我的衣服!才想起T恤和短裤都还在客厅,就用浴巾先围著身子,想解释我为甚么裸著身子……那女子居然伸手想打我,我就很气,一伸手就抓住她的手,浴巾也随之掉在地上……
  「凶甚么凶?!……不过就睡一下而已!有甚么好凶的……」
  随之一想,我这话有语病,但也懒的理她,竟自裸著身体,去客厅捡起散落地上的衣服穿,随手去敲小T房,叫他出来载我回去,留下被吓呆的小女生……
  回头看看墙上的钟,已经2点多了!
  小T一路上不时回头问我:「Sabrina姐,只是载妳回家而已,好不好?……」
  我只是笑笑,不说话。
  (二)放荡一早就全身烦躁起来,还感觉到大腿间那股渴望。
  不想上班,脑里全都是缠绵影像,身上那件细肩带睡衣,昨晚不知何时被我自己褪下,裸著身子的我看著床上那片湿痕,捏一捏自己仍然硬挺的乳头,好恨为何要出差不陪我睡觉。
  进了浴室冲了澡,简单打理一下,换上那件刚买的黑色绑带露背洋装,穿上蝴蝶结细跟凉鞋,就出门上班。
  到了公司,情绪很不稳,整个人的欲望还是冷却不下。
  下体一直湿湿的,胸部还是胀胀的,对于男同事的窥视反而有种兴奋点。
  「Sabrina,今天好漂亮啊……」
  「Sabrina,今天好美啊……」
  同事的赞语令我心飘飘然。
  一早会议时,我发现我还是心不在焉。
  早上出门时忘了带棉垫,T-BACK早已湿了,双腿又是夹紧又是张开,拿不定主意要如何是好。
  中途借故去拿白板笔,一手夹著公文封,一手拿著白板笔,连忙就闪进了洗手间。
  脱下T-BACK,把下体擦干,但指头一触碰到下体,欲望随之就挑起……
  我解开露背洋装上的绑带,脱下bra,上半身裸露著,一手紧握著自己浑圆尖挺的乳房,一手手指轻易的滑入早已湿透的私处,想像著自己燕好的情境,欲望扩散开来……
  拿起面纸,把白板笔擦干净,双腿开开的迎向白板笔盖,那圆柱条状物体慢慢缓缓的插入自己泛滥的地带,往骚动的地方探索……我稍用力挺进白板笔,慢慢抽送,全身不禁一阵颤抖,感觉到自己的私处湿热在散漫著……
  局限的空间、不合时宜的时间,高潮很快就蕴酿起来!
  我呼吸急促,手中硬挺的乳头更加用力揉捏著,嘴里忍不住细声呻吟,喘气著,下体不自觉地抖动收缩著……我咬著牙不敢发出声来,慢慢等待著快感的舒解。
  我绑好露背洋装上的系带,整理一下衣著,但奶奶还是胀胀的,硬挺的乳头被罩杯磨的很不舒服,便伸入衣内再解下bra,但那湿黏的T-BACK却犹豫著要不要穿回去。
  我看洗手间里没人,赶紧用水将T-BACK中间的湿黏处大致洗干净,将bra和T-BACK放入公文封里,再回座位加件针织衫,不想让胸前的激凸太过明显。
  将bra放入包包里,又去资料中心角落窗台处,将T-BACK晾在台灯上,出来时将资料中心锁上,心想那丝质的T-BACK应该很快就干了。
  再回去会议室开会,看了时钟,已过了20分钟。坐在角落的我怕会走光,所以双腿夹的很紧,针织衫也扣起来。
  旁边的jean关心地问道:「Sabrina,人不舒服吗?」
  「只是觉的有点冷……」但夹紧腿的刺激,让快感又逐渐起来!我怕在会议上失态,腿就略为松开。
  随著会议的进行,我渐渐没注意到自己的坐姿,等到会议快结束,发现对面新同事TONY的眼神怪怪的,才注意到自己翘脚的姿势有点走光,当下又不好意思让人知道,就仍维持著翘脚的姿势,但被人窥视隐私处却使我感到刺激,心想人家也看不清楚,就放任他的窥视。
  等会议开完后都11点多了,我留下来赶紧把会议资料整理。TONY也留下来帮我。
  我弯腰在整理文件时,TONY就站在我对面。
  突然发现TONY的裤裆慢慢膨胀起来,我抬起头来,看到他两眼发直的直瞪著我的胸口,我才想起我没穿BRA,洋装宽松的领口让他一览无遗我里面的春光!
  我抬起身来,假装生气,对TONY说:「看够了没有!……」
  他被吓到的连说:「对不起……」
  我凶凶的对他说,「出去不要乱讲话!」
  他连说知道知道,「sabrina姐,妳也没穿内裤吗?」
  我笑骂著说:「怎样?刚开会还没看够呀!死菜鸟,开会都不专心!等会去跟你们经理讲!……」
  TONY连忙跟我求著说不要。
  我看著TONY,干干净净的外表,约180cm壮硕的体格,一想到才刚退伍的TONY体力一定不错,不由自主欲望兴起。看著门关著的会议室,笑对著TONY说:「想看的话就让你再看……但出去不要乱讲话喔!……」
  我就继续在他面前弯腰整理,放任让他对我的窥视。
  他的手竟轻轻缓缓的在我臀侧抚摸著,我不禁全身一阵颤抖,不自觉地把臀向后翘的更高,他的手掌延著我的臀部慢慢滑了下去,手更伸入我的裙里,触摸著我细嫩的大腿,我情欲随之高涨,我感觉我的湿润。
  我手扶在桌上,双腿岔开开的,翘著臀部,享受著TONY抚摸的快感……
  TONY见我都不出声,整个手掌紧贴著我的私处轻轻揉著,手指已不规矩深入我的私处探索著……
  他整个人贴上我的身体,「Sabrina,妳好香!」
  我呻吟著回道:「你胆子很大,不怕被人看到?」
  我看看手表都11:30了,咬著牙推开TONY,「不行……,我要出去了,待会tina和lisa会来找我吃饭……」
  我推开TONY隔著洋装揉著我奶奶的手,「不行,……衣服会皱……」
  他嘻皮笑脸的解开了我露背洋装上的系带,直接揉起我裸著上半身的奶子,「那……这样可以吧!……」
  我吓得赶紧绑回露背洋装上的系带,回头蹲下,直接解开他的皮带、脱下他的裤子……这次换TONY紧张的想拉回他的裤子。
  我骂著说:「你穿回去的话就不准碰我!」,他才一脸尴尬的裸著下半身,勃起的阴茎还在摇摇晃晃。
  我笑著对他说:「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脱我衣服!……12点半到资料中心等我!……」
  说完,我就抱著那堆资料,推开会议室的门,跟tina她们去吃饭,留下手忙脚乱在穿裤子的TONY。
  ************中午就跟tina她们出去吃饭。
  走在大太阳底下,少了bra和T-BACK,身体也像少了层束缚。
  tina看著我走路著,突然一手过来摸我胸部,我吓了一跳,猛然后退,骂道:「tina,妳发神经呀!」
  tina笑著对我说,刚在公司看妳走路的样子,虽然披了件针织衫,但胸前那团晃动还是很明显的,「呵……Sabrina也跟流行喔……」
  我笑著捶她说,我怕热,不然妳们也可以试看看呀,很舒服的。
  我们一群女生就这样打打闹闹的进了料理店,叫了凉面吃,随后我就借口说要回去准备下午开会的资料,就先回公司。
  回了公司,先去洗手间整理一下,就到资料中心,远远就看到TONY提著一袋汉堡和饮料在门口吃著。
  看看表才12:20,还挺准时的嘛。
  TONY一见我来,马上就站好在旁边。
  我笑著对他说去洗干净再过来,他愣了一下,马上就跑去洗手间了。
  我开了资料中心的门,探头看看里外都没有人,就赶紧去角落的窗户收我的T-BACK,但却没看到,我傻眼了。
  怎可能会有人进来?!……
  TONY这时也已进来资料中心,并随手把门反锁。
  我一听关门声就探头去看,TONY一见我在角落处,便急忙过来抱我,想亲我。
  我制住他。
  我手插腰、腿岔开的站在他面前,先问他知不知道我结婚了,他点点头;再问他知不知道我在公司的角色,他点点头;再问他知不知道我可以让他工作丢了还吃上官司,他点点头;那再问他这样子还敢上我吗,他点头点的更用力!
  我转过身去,跳坐在桌上,解下露背洋装上的系带,裸露出我的上半身,媚笑的问他想怎么上我,他过来一手搂我的腰、一手揉上我饱满的奶子,嘴过来亲我的唇,我舌头也探过去让他吸吮著……
  他低下头贪婪的吸吮著我的乳尖,玩弄著我的乳房,手指仿佛顺著我的意,往我骚动的地方探索,指头小心的揉动著;我不禁从喘息声转变成轻声呻吟。
  「唔……喔嗯嗯……」
  他的舌头堵住我的嘴,指头挑拨著我那如珍珠般的突起处,另一手用力搓揉我坚挺饱满的奶子,不时轻捏早已硬挺的乳头,他的手加快抽动的速度,我的蜜穴也不时的紧缩著、扩张著,我的爱液不断涌出,一阵阵的快感让我的情欲破堤而出。
  我的淫水顺著大腿滴落在桌上……,我的子宫开始轻微的收缩……,我喘气著要他干我……,我翻下身来,将掉落在地上的洋装拣起、折好放在椅子上,转身背对著他……
  我双手扶趴在桌子上,双脚微微张开,臀部翘的高高的,TONY提起那粗大又长的阴茎,在我的穴口磨擦几下后,缓缓的插入我的穴口……,滑入我的阴道……,我感觉到他进入时阴道的扩张,……我的阴道被塞满的充实感……我整个人都酥麻起来,昨晚渴望的感觉终于来了!
  TONY快速有规律的前、后摆动著他的身体,一手搓揉著我随著他的抽插而晃动的奶子,还一边说著:「好大的奶子!」
  「干死妳这条母狗!」
  「……」
  我两手撑著桌子边,将屁股再提高点,臀部也配合著他的动作摆动起舞著,我忍不住的呻吟起来,「干死我,宝贝……要……要来了啦……啊啊……好、好舒服、人家、啊……好舒服……嗯……嗯……啊……」
  他手指还不规矩的插我屁眼,但实在太high了,没法反对。
  我被他干到腿都软,整个人软瘫在桌上。他把我扶起坐在桌上,将我的身体靠在柱子上,双脚放在桌上呈M字型,湿淋淋的私处大辣辣的亮在他眼前……
  我羞涩的想用手去遮我的私处……
  他起身伏在我身上,勃起的阴茎迅速插入我的阴道内,满满的充实感!
  又是一阵的酥麻……
  他不停地用力干我……
  我脑筋一片空白,整个人心像飞到上天上般……
  我眼睛微张,双眉紧锁,小嘴大张,嘴角不自觉流下口水,我的腰肢乱摆,双乳乱颤,阴道一阵抖动、收缩著……
  我高潮了!
  他还在那一边猛干著我,一边用力搓揉我丰满坚挺的双乳,嘴里还不干净的说,「干妳干的爽不爽?!」、「干的妳干的够不够深?!」
  我只是直觉式的回说:「舒服!啊……很舒服……嗯……嗯……啊……」整个人陷入一种很敏感的状态。
  TONY每干我一下,蜜穴就是一阵美的要死的酥麻。
  他边干我边问我,把我弄的胡言乱语,不能自己。
  我不知道那半小时内我高潮了几次,只知道在最后的一次高潮里,他说他要射了,我连忙挣脱他的冲刺,蹲下来、含著他暴胀的阴茎,又是舔又是吸,让他在我口中射出热热的精液……
  我吞了进去!(除了不想让体内流出精液不好整理,也不想那腥味让同事闻到)
  他看著我泛红的肌肤,亲著我一下,说:「Sabrina,妳好棒!」
  我站起来,亲著他的胸口,问道:「晚上一起吃饭喔。」
  我穿起椅子上的衣服,看看手表,13:10。
  我要TONY先出去看有没有人,然后我再出去,直接去洗手间,整理一下仪容和局部清洁。下午,整个人就神清气爽的上班……
  下午,我依然没穿bra和T-BACK,享受著高潮过后的舒坦,更享受著男同事色瞇瞇窥视的眼神……
  放荡的感觉真好!~
  (三)离家出走在砸破那对Rosenthalversace水晶杯后,我躲进浴室冲水猛哭,整个人情绪低落,牙一咬随便擦干身子,就套了件白色V领T恤,穿件素面棉质短裙,气冲冲拿个包包,穿著细跟凉鞋,就出门……
  不理那个负心汉,脑内的思绪不断翻转著……
  推开门后,看到蓝蓝的的天,心里想著垦丁的快乐的感觉,直想抛弃掉这不愉快的情绪!
  骑著机车直奔台北车站,跳上往高雄的客运。伤心得好累、也好疲倦!
  车还没上交流道,我就沉沉睡著了,我作梦著……
  梦著大学时和男友在垦丁浪漫的事;梦著他轻抚我的大腿;梦著他轻揉我的奶;梦著他的手深入我的裙底探索著……
  好久不曾有这样的春梦了!我的情绪也慢慢兴奋起来,但这感觉太真实了!
  我不禁微张了眼,却看见邻座不知何时坐著理著平头的年轻人,他的手在我的裙底探索著;我不由自主夹紧双腿,却将他的手夹住在我的大腿间!
  我略张大腿,他的手指又在我裙子里徐徐的抚摸著;我才想起我急急出门,根本就没穿内裤、也没穿bra,这才感觉到他一手搂著我、摸我右边的奶奶,一手在我裙底探索著,而我的淫水也早已渗出大腿,裙摆也是一片湿润!
  他的手指毫无阻碍的在我阴唇上滑动;他按著我的阴核手指轻轻的揉著,我真的动情了!我喉咙里不自觉有了细细的呻吟……
  我希望情欲能不再继续,但身体的反应却不受控制,反而觉得越来越舒服;
  他用舌头从我的耳朵开始一路吻下来,慢慢亲到我的嘴唇;我的小嘴不自主的微张,轻吐香舌,将他的舌头全部含进嘴里。
  他的姆指插入我的小穴,湿答答的无名指则去揉我的屁眼;我全身一颤,整个人差点就要瘫倒!
  我皱著眉头,抿著嘴角,一波接一波的快感让我想呻吟出声,但又不敢叫出声来,全身酥麻、松软,兴奋感一阵阵涌上……
  手指恣意的进出在我湿淋淋的下体,我的性欲完全被挑起,不住地娇喘著,只感到全身忍不住的燥热!
  车子停在南崁时,那年轻人就拉著我下车。感觉像是好久好久的车程。怎才到南崁?理智叫我不要下车,但情欲却驱使我跟他下车。
  一路无语。我静静跟他进了HOTEL。
  看著电梯里镜子的我,双颊泛红,V领T恤里裸露著深深的乳沟和明显的激凸,裙底大腿内侧渗著淫水的亮痕……
  我突然心情整个放荡起来!
  一进房里,我将那男的推倒在床上,解开他的腰带,脱下他的长裤,拉下他内裤,掏出他硬梆梆的阴茎,慢慢把玩著,顺便检查看看……嫩红的龟头,让我想起我大一男友的印象。
  我问他叫甚么名、几岁。杰,19岁。
  我张嘴含入嫩红的龟头,一股臭咸味道,有点难闻,但那时我却非常喜欢;阴茎整根深入了我的嘴里,一股说不出的味道充斥著我的口腔,我像舔棒棒糖的舔著,再用唇尖在他龟头上马眼来、回摩擦……
  他闷哼一声,更硬起来,我更含著他的蛋蛋舔著……
  我手握著那凶巴巴的阴茎,轻轻的套弄起来,看著硬挺阴茎的马眼,不断冒出一滴滴亮亮的水珠;我整根含了进去,吞吐著……
  没多久,他就射了!射了我满嘴的精液!
  我当著他的面,吞了进去……
  我起来舔他的乳头,吻他的胸;我大张双腿盘住他的腰,抱著他的头,疯狂的吻向他的唇;我丰满滑溜的乳房也紧贴著他的胸膛;我半闭著眼睛,口中有一下、没一下地嗯哼著。
  他把头埋进我的双乳之间,不住地吸吮起我的奶奶;我仰著头、长发披肩散开,忍不住的呻吟起来了……
  年轻真好!刚射完的阴茎不一会又怒气澎勃……
  我伸手握住他的阴茎,塞进我湿润饥渴的阴户中,他本能的冲刺起来,双手紧抱著我丰满的臀部,死劲地往上冲挺,让我陷入一阵阵晕陷的快感中!
  我人后仰著,不断地扭摆著纤细的腰肢,长发也随著他的冲刺而飞散著;我双手紧揉著自己的奶奶,不一会,我人仰躺在床上,双腿被杰『大』字的岔开,他狠干著我……
  他每次的动作,都让我感觉到他的阴茎紧塞著我阴道、摩擦著,感觉到整个空间被塞满;拉出来时,好像整个阴道的肉都一起拉出;每动一下,我都感觉好充实!
  我伸两手紧压著他的臀部;我的腿缠绕著他的腰;我张口深吻著他的唇;我四肢把他紧紧抱著,密不透风似的;我感觉他的龟头暴胀,一股浓精喷出来,烫在我的阴道深处,饥渴的我却还未满足!
  我继续缠绕著他的壮硕的身体,用我的唇在他的身体上到处轻吻著;我跪趴在他身上的上方,摇晃著我的双乳,用我的乳尖轻触著他的身体;他贪婪的用手玩弄著我的乳房,用嘴吸吮我硬挺的乳头……
  我手摸著他软软的阴茎,对著他一语双关的说,弟弟!这样就不行了吗?
  我滑向他的下体,用舌头舔著他湿滑、软溜的阴茎,还有皱成一团的蛋蛋,最后,还用舌尖舔他的屁眼……
  呵!……又是一条活龙起来了!
  我跪趴在床头,摇著我的屁屁,笑著对他说,行的话就来干死姐姐呀!
  他狠狠的用力从后面干著我,一手扶著我的臀部,一手抓著我摇晃的奶奶;最后,他双手紧扶著我的臀部,一味的猛干著……
  呵!……可能之前已射两次了,这次他撑著好久,维持这个姿势猛干著我!
  我只觉一阵阵的酥麻,阴道剧烈收缩、一阵筋脔,最后整个人都空了起来,只晓得电话有响……
  他说再续2小时!
  等我醒来他还再睡。
  我去浴室冲个澡,顺便冲一下红肿的下体。
  看著镜子里胸口的抓痕与吻痕,想想还是先回娘家休息,就穿好衣服先行离去。
  在电梯里,看著T恤里激凸的乳头,想著下次自己还是要小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