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快乐哦哦哦哦哦!》

  2017/12/25发表于:春满四合院圣诞夜,推砲夜。圣诞节,打砲节。
  有句话说人天生有趋吉避凶的本能,这道理我活了二十五年才有所领悟。与其每天做功德做到连砲都没打过就过劳死,不如在悲剧发生前防范于未然,先把处给脱了──于是我决定让专业人士来照顾下半身最软的一块。
  「唷!裕酱安安欧!」
  圣诞节这天晚上,那位不到一百六十公分高、比起美丽诱人不如说有点小巧可爱、五官摆放得令人心旷神怡的专业人士准时来到我的租屋处。她穿著大红色的露肚脐圣诞装,胸前平坦如桃机,香槟色的铃铛随著招呼声铃铃作响。曝露在冷空气中的腹部白白嫩嫩的看起来很好摸,肚脐则是十分可爱。圣诞帽般的裙子几乎遮住了大腿三分之二,咖啡色高马靴也占去小腿一半,这种搭配让那对覆著黑丝袜的双腿显得相当短小。
  「裕──酱?」
  戴著红手套的手掌在我眼前晃了晃,靴底喀喀地敲出清响的声音,圣诞短腿妹甜甜的嗓音将我的目光带回到她的可爱脸蛋上。因为有生以来第一次和香喷喷的可爱女生这么近距离谈话,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应对,只好支支吾吾地先请对方入内。
  「呼呼,裕酱真可爱!明明比人家大那么多的说。」
  说起来,短腿妹网路上是写十八岁,外表感觉也差不多是那个年纪……考虑妆甲技术日新月异,应该不必担心她未成年吧。
  「裕酱要先聊聊吗?还是直接开始呢?」
  还有先聊聊的选项吗?有点意外啊。难得有和可爱女生独处的机会,先聊聊也不错──这么想著、准备按下A选项的按钮时,裤子就被短腿妹给脱了。
  「果然还是直接开始吧!SEX、SEX!反正裕酱也很想要吧?」
  为什么要这么著急啊……我们连聊聊的时间都没有吗……
  「呀!小裕裕弹出来惹!豪──可爱!」
  在我懊恼怎么没早点按下聊天选项时,短腿妹不愧是专业人士,已经把我的牛仔裤退至膝盖、四角裤也拉了下来,来不及进入战斗态势的小老弟软趴趴地曝了光。再三拜托一脸超兴奋的短腿妹别叫它小裕裕后,我的那话儿才有办法耐著寒冷的夜晚加速充血,并在女生近距离注视下顺利勃起。
  「哇!好……大!真的好大!超大的儿!」
  其实也就全台平均再加一公分,这奉承得很微妙啊。
  「呐、呐!裕酱!我可以亲它一下吗?一下就好!」
  说什么可不可以,本来就是找妳来做这档事的吧──这次也是想到一半、准备来个相应的答复时,阴茎就被短腿妹一口含到快底,还发出嘶噜噜的吸口水声。
  「啾噜……啾咕……嗯、嗯噜……嘶噜!」
  不妙……!光是被含就……!
  「滋咕、滋咕、滋嗯……啾噗!」
  差不多是时候默背出师表了,林北国中不是读假的!臣亮言先帝……
  「啾噗!啾!啾噗!啾咕!嘶噜、嘶噜噗!」
  ……射惹。
  「嗯咕、咕……噗呼!呼呵……!裕酱真是……效率派的男人呢!」
  不要一边把精液吐到卫生纸上,一边用职场话术安慰我啊。
  「那么那么!就赶快来滚床单啰?啊,裕酱别担心,不会因为你太有效率就提前结束的!人家是很敬业的哦!」
  专业人士真让人放心啊。虽然腿短了点,胸部也很悲伤……毕竟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我的小老弟也就争气地在她宽衣时二度雄起。虽然她的胸部弧度令人难过,该说果然不愧是女孩子吗?光是在那片雪白的肌肤放上两粒粉红色小软糖,就让股间蠢蠢欲动的我口腔迅速湿润。正要脱裙子的短腿妹见状,向我敞开了雪国机场的大门,接著将我凑上去的脸搂到闪著粉红光芒的塔台前。
  「裕酱……哦嗯!」
  好平……
  「嗯……嗯呵……!」
  好像在舔盘子……
  「呵呜……!呵嗯……!」
  这种穷酸感究竟是……
  「呜嗯……裕酱?不吸了吗?」
  NOTHANKYOU。
  「那人家继续脱啰……被裕酱舔过的地方凉凉的呢!」
  虽然不晓得洗发精还是香水味让短腿妹的身体非常好闻,无奈胸部的平坦力太过强烈,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北定中原是不行了,我还是先窝在被窝里暖机,待会直接来个深入不毛吧!
  「裕酱想看吗?想看吗?嗯哼!」
  脱个精光的短腿妹跪立在床,整个人瘦巴巴的和胸部一样没什么肉,一双玉手遮掩住私处,仅露出光秃耻丘诱惑著我。搭在她前方不远处的帐篷犹如遭逢狂风般频频颤动,不需明说她也知道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裕酱跟人家一样快忍不住了吗?那要公布答案啰──!」
  来吧,短腿妹!别了,童贞!
  「锵锵──!」
  短腿妹双手咻地一声放开,只见一根健康的鸡鸡竖挺起来,活力十足地朝我抖动著……喂?司机吗?我明明要去日月潭,为什么现在开到玉山国家公园来了?
  「裕酱你看!人家已经这么兴奋了哦!」
  哇靠!短腿妹有枪啊!而且大概是一把文具尺的长度,比我的还长!看起来也好漂亮啊,龟头粉嫩粉嫩的,棒身肤色淡而匀称,论色泽算是老二界翘楚了吧……
  「好想赶快跟裕酱做色色的事情!呀──好害羞!」
  虽然一度有著掀被大喊「开什么玩笑!」的冲动,但是短腿妹……还是弟?
  总觉得承认眼前的对象是男的会让我质疑人生,姑且当成带把的女生好了。那么,虽然有过停止交易的想法,但是短腿妹既可爱又很甜,她的那话儿也算漂亮;
  最重要的是,就算没有小穴,我还是可以接受走后门的。于是我拿出圣诞老人爬烟囱的精神,扑倒了肉棒抖个不停的短腿妹,凭恃呦霍霍的干劲吻了她。
  「啾、啾噜、啾、啾!」
  再会了,初吻!
  「啾噜、啾咕……嗯、嗯嗯!」
  决斗吧,短腿妹!
  「裕酱的鸡鸡好温暖……!」
  啊哇呾喀呾啦!
  「裕酱……裕酱……!」
  好吧,显然跟一个女生进行魔杖对决不是很明智,尤其是对方的魔杖威力比我强……在短腿妹的鸡鸡把我的小老弟屈打出精之前,还是赶紧享受完抱抱摸摸和亲亲吧。
  「裕酱……要做了吗?现在?就在这里?(←棉被上面)」
  啊啊!胜负就在这一刻!
  「那么裕酱转过去、转过去!」
  没问题!
  「屁屁翘高!」
  欸?
  「会有点凉凉的哦!要浇啰!」
  当落于屁股上的润滑液冰凉地抹开时,翘高屁股的我连忙提出上诉,然而兴致勃勃的短腿妹却驳回了这些请求,擅自用她的大鸡鸡顶向我受惊的屁眼儿。
  「裕酱……!就要合为一体了哦……!」
  不要一脸幸福地说著这句话同时又撞开别人的肛门!这种发展绝对很奇怪啊!
  「圣──!」
  欧干!要裂开惹疴疴啊啊啊啊──!
  「诞──!」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这玩意绝对进不来啦!
  「快──!」
  热热烫烫的我说不会是喷血了吧!豪痛啊啊啊啊啊──!
  「乐──!」
  啊干……进来惹!像蛇一样滑溜溜地钻进来惹疴疴疴疴……!
  「裕酱!圣诞快乐、圣诞快乐、圣诞快乐哦哦哦哦哦!」
  喔不……别理所当然地干起来啊啊啊……!屁股……!我的屁股要喷火惹…
  …疴疴疴疴!
  「裕酱的里面好温暖,人家最喜欢裕酱这种暖男了!来啾啾!啾一个嘛!」
  短腿妹瘦小的身体伏到我背上来,此时我又惊又累又痛又辣地整个上半身都垮下去了,只剩给她跨下的船坚炮利强迫开国的屁股还高高翘著。短腿妹趴上来就含住我左耳一阵撒娇,她甜甜的声音听得我浑身酥麻,灵活抽插的阴茎却害我频频哀叫。
  「啾!啾!啾呜!啾噜……嘶噜!嗯、嗯啾!啾!」
  抽插暂缓时,湿润的唇舌交缠吻得我一时畏缩的那话儿重新振作了起来;可是当短腿妹停下舌头,频繁起来的抽插动作立刻就把我干到鸡鸡垂软下去……反反复覆几次之后,我的屁眼竟然习惯了短腿妹的尺寸!肛门一带还是热热麻麻的,但是从括约肌开始的抽插都变得十分顺畅了。
  「呀……差点差点!因为裕酱里面太舒服了,一不小心就会忍不住呢!」
  看来短腿妹也需要出师表,可惜我现在搆不到手机,不然里头还有将进酒、长恨歌和大悲咒等十三篇优质古文任君选择。
  「裕酱,有没有感受到人家的乳头呀?因为裕酱是第一个客人,所以给你特别服务!」
  盘子刮背什么的服务才不需要!
  「也来玩玩裕酱的乳头好了……我捏!」
  被挑逗了……!
  「我抠!抠哩抠哩抠哩抠哩──」
  喔齁齁……!有……有点爽儿……!
  「然后是圣诞快乐、圣诞快乐!」
  不要每次抽插时都喊圣诞快乐!啊不过还满舒服就是了……!
  「再来搔搔──搔痒央──」
  男、男人乳头用处大发现……!
  「搔完痒央还是圣诞快乐、圣诞快乐!」
  不知不觉,我的身体除了能够接纳侵入肛门的异物,也开始期待短腿妹大喊「圣诞快乐!」并接连干上好几下的动作。虽说被她撑开的肛门依旧热辣,整个后庭已经处于相当放松的状态,咕滋滋地抽插著说实话并不让人讨厌。或者该说,总觉得短腿妹的鸡鸡活动时经常顶到不可思议的地方,不光是活塞运动带来的微弱酥麻感,还有一股不时跑出来就直冲老弟的快感。
  「裕酱的鸡鸡豪──可爱!摸摸、摸摸!」
  可恶,屁屁被插著完全硬不起来!话说短腿妹的爱抚有够舒服,屁股也好舒服。啊,又开始动了……!
  「裕酱!人家差不多想发礼物了哦……!」
  我羞红著脸点了点头,短腿妹见状便给了我左耳一吻,然后将她那渗出些许热汗的身体从我背上挪开。冷空气重新侵袭微湿背部时,我听见短腿妹双脚压著床单与被子磨蹭的声音,待她姿势调整完毕,接著就是一记深插。
  「裕酱……!裕酱……!」
  虽然立场对调了不过没差啦……!被有大鸡鸡的女孩子边喊名字边干屁屁什么的最爽惹喇……!
  「裕酱的里面好紧!好舒服!人家受不了了啦……!」
  本来还有一干一休,打从短腿妹开始全力抽插后就停不下来了,干到我腿都软了还不肯放过!屁股传来的啪啪声越来越快,短腿妹的声音也随著动作剧烈化而变得急促。我终于还是忍不住迸出喘息,结果短腿妹听了,火力更加猛烈了!
  「裕酱!圣诞老公公要发礼物了哦……!」
  我要礼物……!给我礼物啊啊啊啊……!
  「裕酱!裕酱!圣诞……快乐哦哦哦哦哦──!」
  身寸☆惹ㄦ──!
  短腿妹的圣诞树朝我的红袜子喷出满满礼物时,我的老二竟然跟著弹了一下,还软趴趴地就这么射精了!啊嘶……!
  「呼……!呼噫……!超舒服的说……」
  射后疲软的短腿妹再次伏了上来,她的身体比刚才贴合时要更热、更湿、更软绵绵了,那股很好闻的气味也因为两人的体液而变得混杂。尽管如此,当维持插姿的短腿妹边抚摸我的老弟、边以鼻头蹭著我的耳朵撒娇时,我仍觉得她身上飘出的气味是我闻过最好闻的味道。
  「裕酱,嘴嘴过来……」
  虽然事态发展和我想得不太一样,姑且算是童贞毕业了吧……
  「圣诞快乐──啾!」
  §野生的短腿妹屁眼出现了!
  「欸?裕酱还想要吗?才洗到一半的说……好吧,裕酱的话可以哦!」
  全员第一种战斗配置!真‧脱处作战开始了喔喔喔喔!
  「圣诞快乐、圣诞快乐、圣诞快乐哦哦哦哦哦──!」
  窝……窝德屁股豪痛疴疴疴疴疴……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