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蓝航线同人-卡辛的秘密假日》

  序卡辛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在阳光明媚的大海上,漂浮著弥漫著硝烟的塞壬残骸。数架战斗机仍然盘旋在空中,大概是在警戒,或者说侦查。不过卡辛不懂,这些是航母该操心的事情。旁边一个拎著酒瓶的驱逐懒洋洋的滑行过来,好奇的戳了戳卡辛的脸蛋。
  “是同伴啊,拉菲欢迎你,萨拉托加,周围还有塞壬么。咕咚咕咚~~~”
  “是卡辛么,白鹰的驱逐呢,来,回去找指挥官报告吧,能够捞到伙伴可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情呢。”萨拉托加欢快的飞奔过来,和拉菲不同,整个人洋溢著活泼的氛围。稍微的观察一下卡辛身上的舰装,特别是卡辛身上穿著的印著白鹰图标的蓝色T恤,轻而易举的就确认卡辛的身份。
  “那个,我该,做什么··········”
  “不用说什么啦,有什么疑问,自我介绍,回去跟指挥官说吧。”
  萨拉托加一挥手,天上大部分飞舞的战斗机整齐划一的归航,仅留两架进行著基本的侦查。就这样,茫然的卡辛跟著两位白鹰的前辈回到了港口。
  “你好指挥官,我是马汉级驱逐舰——卡辛···············那个,如果没什么大事的话,我可以一直呆在船坞么。”
  一,遇指挥官兑现了承诺,当然,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卡辛只是一艘驱逐,还是一艘稀有度是N的驱逐。虽然稀有度不完全对标战斗力,但是大多数时候而言,稀有度越高越能打是真的。
  所以卡辛在港口这一呆,就是一年。
  直到有一天,指挥官突然找到了卡辛。
  “浴火重生?卡辛,你能说说你这个技能的效果么。”
  “指挥官啊,效果什么的就是受损严重的时候可以随著时间进行自我修复,不过也需要消耗物资魔方之类的材料,但是需要的会少上不少。”
  “要回港才能修复么?”
  “不需要哦,只要有材料的话,战斗当中也可以进行的。”
  “这样啊,让我想想······”
  令卡辛意外的是,指挥官这一想,就是半个小时,甚至直接坐到了卡辛宿舍的桌椅上,掏出纸笔开始了计算。
  “那个,指挥官,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卡辛可以去休息了么。”
  虽然说配给自己的桌椅自己从来不用,毕竟卡辛只是一个无所事事的舰娘,不需要当秘书舰也不需要出战,如果说其他人还希望出击娱乐,那么对卡辛来说,只要能宅在自己的宿舍就很完美了。只是指挥官还在这里,不太方便不雅观的直接瘫在床上。
  “这样算下来的话·········”
  只是指挥官如同没听见,继续沈迷在他的纸笔计算上,卡辛是实在忍不住了,对柔软床铺的依赖压倒了一切,踢掉鞋子缩在床与墙组成的角落里,捧起一本小说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时间缓缓流逝,指挥官写满了一张又一张的白纸,卡辛手中的小说也快看完了。
  “又要去图书馆借书了,好不想去啊~~~”
  用手指丈量了一下剩余的页数,卡辛发出了这样的感慨,不愿意活动,喜欢宅,是卡辛的性格,但是无趣的时间也需要用一些东西去打发。
  “对,对,居然还会有这样的结果,如果这样算下来的话,卡辛!”
  “嗯?指挥官有什么事么。”卡辛缩在角落,发出了慵懒无力的声音,头也不擡的回应著指挥官的话语。
  “那个,那个,卡辛,虽然说指挥官我是不会利用职权对舰娘用什么潜规则的,但是可以的话,卡辛可以稍微注意一下么,再怎么说我也是个男的。”
  卡辛迷茫的擡起头,迎著夕阳望去,指挥官的脸庞有点模糊不清,但是能看出他的兴奋,以及局促不安。顺著指挥官刻意偏开又不时偷瞄的视线,卡辛才发现自己的状况确实有点不太雅观。
  贪图省事的卡辛直接给自己上半身套了一件过于宽松的白鹰T恤,抱著枕头在床上无意识的翻滚中早就香肩裸露,同时也露出了稍微有些起伏的乳房。两条长长的黑丝吊带袜现在一长一短的挂在腿上,黑丝映衬著如凝脂一般洁白的肌肤。顺著纤长的双腿向上看去,宽松的T恤在滚动中不知不觉的没卷起,丝毫没有起到遮掩的作用,不过稍微令人失望的是,下面是一条没有个性的黑色纯棉内裤穿在卡辛身上。
  夕阳照在卡辛身上,义眼在夕阳的照射下散发著奇异的光芒。(根据卡辛的设定,有一只眼睛是义眼。因为史实上卡辛号在珍珠港被炸沈过,救了一半回来。)在略显昏暗的房间里,这个平平无奇的舰娘突然变得无比耀眼。
  “反···反正也不是我该担心的吧,指挥官手底下那么多又漂亮又强大的舰娘,无论如何都轮不到我吧。”
  卡辛并非什么三无少女,只是很多时候她对很多事情都不在意,外带过于宅的性格,显得她像个三无一样,但是突然被陌生人看到现在这个模样,卡辛还是会害羞的。端正下坐姿,调整下T恤,干脆把半脱的丝袜全部脱掉,在稍微整理一下自己有些凌乱的头发,卡辛鸭子坐在床边,静静的等待著指挥官的后话。
  看著卡辛整理完自己的衣装,虽然说鸭子坐下,那双诱人的双腿配上那对小巧的脚丫依旧扣人心弦,但是早就被各式美丽洗刷过的指挥官也算是身经百战了。深吸一口,排除掉无谓的杂念。
  “卡辛,港区需要你。”
  “指挥官,不要开玩笑啊。”开什么玩笑,港区会需要她一个白皮驱逐,耐久太低,炮击不行,雷击无力,思来想去也就驱逐的机动勉强合格,要她干什么。
  “没开玩笑,这是我深思熟虑的想法。卡辛,你可能宅的太久了,现在港区挑大梁的人有,但是最近我整理文件发现,现在港区缺少一个能够去带新人的舰娘,虽然说你让波特兰,独角兽这些去带也行,但也未免太大材小用了。然后我思来想去,需要一个舰娘,她不需要能打,只需要能抗,而且呢,相比能抗来说,更重要的是性价比。所以········”
  “所以?”有人说,当涉及到自己熟知的领域,熟悉的内容的时候,人都会变得能说会道。看著侃侃而谈,眼神中自信的光芒越来越耀眼的指挥官,卡辛感到一股极其不妙的预感,倒不是说会倒霉什么的,而是有些东西会离自己越来越远。
  “所以我没开玩笑,卡辛,港区需要你,来,这是我刚刚排好的出击表,回头我会再给秘书舰一份,你先看看准备下。”
  卡辛木然的接过那张被涂的凌乱的A4纸,上半部分还有一些看不懂的计算,不过下边卡辛是看懂了,从中午到晚上,排的满满当当的出击表,至于为什么没有早上,那是因为早上要去给卡辛安装紧急维修工具。
  卡辛很想说破坏卡辛假期的家伙都去死,但是看著眼前的罪魁祸首,卡辛只好把这句话咽回去。毕竟他是指挥官。
  二,爱新的日程开始了,戴上两个维修装置的卡辛被拉倒了完全不适宜她练度的海域,一开始总是海域还没清理干净,大破的卡辛就被前辈们拖回港区。
  “卡辛,你又大破回港区了。”
  “是啊,敌人太强了,我还有很多的需要学习。”
  “···········”
  “诶,小加加,你可没说如果卡辛不照著剧本接话怎么办。”
  “不知道。”
  “······”
  卡辛疲惫的把头趴在桌子上,旁边是买的是舰娘专用的酸素饮料。真是的,早知道出击这么累,那天就应该在宿舍把指挥官的这个念头死谏回去。这段时间来自己出击不光拖慢了大家的推进进度,而且说实话,看著一前一后保护自己的波特兰和克利夫兰那紧张的神色,还有后排每次看著自己大破回家都快要哭出来的独角兽,卡辛是真的觉得自己罪孽深重。不,不对,这都应该是指挥官的错。也,也不对,每次大破在家修理的时候,指挥官总是会小心翼翼的陪在身边,虽然说不上贴身陪护,可是对舰娘来说,能见到指挥官已经是一件十分开心的事情了。所以这么温柔的指挥官,也不是他的错,那应该是谁的错·········
  “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到自己变强了。”
  指挥官自来熟的做到了自己旁边,摸著自己的脑袋问道。卡辛本想用手拨开,反驳说我虽然是驱逐舰,但是人家真的不是小孩子之类的。但是情况是实在太累了,右手只是拿起饮料,倒到嘴里,以一种十分别扭的姿势啜饮一口可口的饮料。别扭的姿势似的不少饮料顺著嘴角流了下去,沾湿了衣衫。卡辛调整下趴在桌子上的姿态,回应道。
  “强是强了,但是12图这个强度我根本无法上场吧。而且我觉得我的舰装也快强化到极限了,怎么想也做不到独挡一面啊。”
  “但是如果是7图就刚好啊,来这是明天新的出击表。”
  “············指挥官。”
  “嗯?”
  “你是魔鬼吧。”
  这回不再是写在一张潦草A4纸上的排班表,而是专门用来记录排版的小卡片。撩起自己被刘海遮掩的视线,卡辛知晓了自己未来的命运。
  那是无尽的加班地狱。
  “哈哈,当然不是,我是指挥官啊。”
  尴尬的冷笑下,指挥官生硬的转移著话题。
  “资本家压榨剩余劳动力什么的,才有呢,呵呵。”
  你自己的都说出来了,这样真的可以么。卡辛看著穿著白色军服带著白色军帽的指挥官心虚的移开了视线,稍微有些遗憾,话说当初自己是怎么吸引到指挥官的。
  “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很长一段时间可能都要辛苦你了,虽然现在没什么可以给你的,但是我承诺,以后一定会给你补偿的。”
  再次摸摸卡辛的头,虽然想要否认自己并不是小孩子了,但是·········
  指挥官走了,抛下一句不要再在茶馆里睡著了就走了,什么嘛。反正这里除了指挥官就剩下黄鸡和舰娘,睡在茶馆也没什么吧。
  有一口没一口的喝完剩下的饮料,卡辛总算是振作了精神,在椅子上坐正了。
  “虽然说,绅士的指挥官并不讨厌,可是·······”整理著自己湿了半边的衣衫,怔怔的回忆著第二次和指挥官的见面,虽然说那天象征著卡辛的宅家计划大失败,但是,“难道卡辛就这么没有女孩子的魅力么。”
  “当然不是,卡辛可是很漂亮的,而且是那种越看越漂亮的那种。”
  “噫!!!!”
  指挥官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背后,小心思被戳破的卡辛紧张的差点跳起来,扭过身躯看见指挥官指著旁边座椅地上的棕色公文包。
  又是熟练的摸头,把卡辛的话堵了回去,也算是缓和了下刚才那尴尬的氛围。如果可以的话,卡辛希望指挥官可以就这样多待一会,哪怕是被当做小孩子摸头一样。毕竟对卡辛来说大破和大破是不一样的,一个是自己修修就能回来,甚至下次可以直接中破出击,另一个就是自己差不多是个废人那种,只能躺在维修室,等待著维修。而修行即将结束的卡辛,已经很久没有机会说和指挥官安静的待在一起了。
  “好了好了,我接下来还有点事情要做,卡辛记得回宿舍睡觉,明天带著饱满的精神去带新人吧。还有,卡辛在我看来其实真的很可爱的。”
  卡辛没有动,维持著一幅懒洋洋的样子,直到卡辛真的确认了指挥官不会再回来,才用双手摸著自己滚烫的脸颊,确认著刚才发生的一切并非虚妄。
  “指挥官说我可爱,说我漂亮,嘿嘿~~~”
  三,婚又是卡辛永远不会忘记的一天,那一天,疲惫的卡辛带著同样疲惫的蒙彼利埃,海伦娜回来了。这应该是最后一批了,给这些未来会是指挥官左膀右臂的优秀舰娘当一会成长路上的保姆,是卡辛的工作。
  按照指挥官的说法,卡辛的存在不光提高了出击的训练效率,还极大的降低了港区的维修费,说如果没有卡辛他大概需要两倍的资源才能把这些舰娘连起来。
  不过这些都跟卡辛没什么关系,带完这批人,也就意味著自己的假期又要来了。终于可以再次回家宅著了,虽然说见不到指挥官会有一点,一点,大概不少,也许,也许是很多,很多很多的遗憾。
  “蒙彼,海伦娜,你们两个去找一下布里姐妹去强化一下,明天的话你们先跟其他的前辈熟悉一下高危海域的状况,过几天我应该就会组织开荒了,加油尽快适应新的环境,然后卡辛留一下。”
  “诶,我还有事情么。”
  “你来趟办公室。”
  回来的时间并不算太晚,一般来说是5-6点趁著太阳下山回来一次,然后如果有需要的话,会在组织一波舰队出击。最忙的那段时间卡辛是真的是下午回来补充点维修材料稍微休息下然后晚上接著出击,一直战斗到清晨回来继续补充下材料然后白天接著打。自己一个人带著两波,甚至三波人轮流出击,因为他们的舰装需要回来维修,但是卡辛可以让自己的舰装受损程度吊在一个很危险但是又足以保证安全的基准线。
  说起来那段时间是真的累啊,总是趁著回港的时间休息,偶尔也能碰上指挥官陪在自己身边,但是还是太累了,只好趴在桌子上睡觉。然后等到了时间被指挥官温柔的叫醒。说起来,总感觉自己亏了好多好多。
  落日的余辉一段一段的洒在走廊里,时间不早了,天色有些昏暗,不知道为什么卡辛又想起了那一天,指挥官扭开头却又偷偷摸摸的偷看自己的样子。
  黑暗中掏出钥匙,几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后指挥官办公室的大门被打开了。
  指挥官没有开灯,不过朝西的房间此刻并没有显得多么昏暗。看著消失了一半的太阳,卡辛似乎想到了什么,心跳的越来越剧烈,也越来越惶恐,期待著什么,又恐惧著什么。
  “卡辛你想起了什么么。”
  “····嗯······”
  “其实真说起来,我还是觉得那天是我第一次见到你,我突然发现,原来哪怕是一个著装平平无奇的姑娘,也可以有著如此的魅力。”
  “···········”
  “但这也不算什么,毕竟舰娘是大海的宠儿,是人类的希望,美丽对你们来说是天生的。漂亮姑娘,很常见的。只是我发现,你们不光是看起来很美丽,你们的所作所为更加的美丽。”
  “············”
  “原先我只是以为你只是稍微有点宅,毕竟一开始给你安排了那么紧张的出击表,也没看见你说有什么怨言,但是我后来才知道,你是哪种如非必要,可以躲在宿舍里半个月不出来的那种。我才知道,你付出了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
  “听我说,听我说,”指挥官情绪有些激动的打断了我说的话,迎著夕阳望去,指挥官的脸庞依旧有些模糊不清,如同那天一样,但是这次,卡辛从眼神中看到的是歉意与爱意。
  “听我说,后来你成长起来以后,就日夜无修的出去带人,看你回来找个椅子就睡,我很心疼,但是也没什么办法啊,很著急,真的很著急,我想尽可能的把每一份物资用到钢刃上,好能让她们早点出去拓宽海域,这样塞壬打过来的话,我们也能有足够的周旋空间。我太急了,也太弱了,只能看著你每天拖著残破的舰装出去,再拖著残破的舰装回来。”
  那段时光,卡辛已经记不太清了,只记得自己仗著驱逐跑得快,尽力的帮助队友挡住闪不开的炮火,然后比起进攻来说把更多的精力放到自我维修上,毕竟目的是陪练。累虽然是很累,但是回想起来,恍如隔世。
  “我当时能做的,除了看著你睡觉,等著你回来以外,没别的了。所以当时我就想,我有什么能给你的,我一定给你。但是面对卡辛,我突然发现我找不到什么东西给你,你是哪种随便有点什么打发时间的东西就可以安安静静的在宿舍里宅到死的人,我是真的不知道我能给你什么。所以·········”
  “嫁给我吧,卡辛,我不知道除了这枚钻戒以外还有什么可以给你的,你接受么。”
  眼泪,从卡辛的右眼里夺眶而出,她很害怕,很害怕听到的是自己不喜欢的那个答案。虽然无数证据已经导向了那个期望的结局,但是没能亲耳听到那句话之前,卡辛的心一直都是悬在天上下不来的。
  “泣·····泣”
  “不,,,不喜欢么,果然还是我太冒失了么·········”
  指挥官擡起的手,举起的钻戒随著指挥官的心,一起失落的落下。但是下一刻,卡辛一个箭步冲了上来,一双带著海水与硝烟味道的手抱住了指挥官的手,和手中的钻戒,守在胸前。
  “不,不是的,我···我很开心,非常的开心。没想到指挥官一直在悄悄的准备,我太高兴了,太高兴了···········”
  看著站在自己面前,一边哭一边笑的少女,心痛和兴奋一齐涌上心头。
  “那么卡辛,我知道这里很简陋,没有婚纱,没有神父,除了一句我爱你之外,只有一枚戒指和一句承诺是我可以给你的了。就算是这样,你也愿意嫁给我么。”
  “我愿意,我愿意,我非常愿意。”
  卡辛几乎是吼著说出最后的话,大力的握住指挥官手中的钻戒,指挥官抽了好几下也没把手抽出来好把钻戒给卡辛戴上,卡辛就这样抱在指挥官的怀里,哭著笑著,沾湿了指挥官衣襟,然后抱著指挥官,枕著指挥官温暖宽广的胸膛,安心的睡去。
  ps:开头写完了,节奏太快感觉有点空虚,就当练笔好了,没有多磨的好事总感觉差点意思。
  pss: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接下来就可以写我最喜欢的捆绑h了,开心四,初次秘书舰“指挥官,卡辛说好的假期呢!”
  虽然是带著愤怒的疑问,但是质问指挥官的少女实在是缺乏气势。任谁看到一个睡眼惺忪,衣衫不整的少女时,想到的都会是撒娇,而不是··············
  “哈哈,那个,那个不是,能打能干的都出去了么,所以,所以。”
  很明显,大清早的还没进办公室就被堵在门口,谁碰见这种状况都会很尴尬,尤其是就在昨天刚刚承诺说要给卡辛一个假期的时候,就变得更加尴尬了。
  “所以?”卡辛扬起了右手,大有你不说清楚我就要打爆你的狗头的意思,虽然指挥官知道卡辛不会真的这么干,但还是心虚的缩了缩脖子。
  “所以我想了想,熟悉能干的舰娘,貌似就卡辛没出去了。”
  “卡辛回去睡觉了,就算指挥官也不可以这样出尔反尔的。”
  “别走啊卡辛,真的只剩你了,你不来帮帮我指挥官是会累死的,别走啊。”
  尽管舰娘看起来只有人类的体型,但是力量远非人类可以抗衡的,这就导致了一个娇小女性拖著一个健壮男性行走的奇观。
  看著一脸哀求的指挥官,卡辛也不忍拒绝,但是,但是,这可是自己不知道期盼了多久的休假日,明明的计划好先睡个三天三夜,把以前没宅的时间都宅回来的。然后早上从自己宿舍醒来的时候居然发现一个通知,一个让她来暂时担任秘书舰的通知。
  卡辛表示,戴上的钻戒可以摘下来么。
  “先确定好,等到企业凌波她们回来以后我就不用在当秘书舰了吧。”
  “不用不用,就这几天的事情,拜托啦。”
  卡辛气鼓鼓的噘著嘴,摘下头上的皮筋重新扎一个马尾,就这样,被指挥官推进了办公室。
  实际上,秘书舰并不需要太多的工作,不如说,能交给她们的也不过是一些简单的工作。难道你要让舰娘去编制下个月的出击计划后编制预算然后想向总部提出物资需求,同时再把绩效评估发回去么?舰娘又不是管理学毕业的。
  所以说,落到卡辛上手的工作,很少很少,基本上就是把一些收过来的报表数据进行录入,然后再进行分类归档,在指挥官的指导下,很快卡辛就陷入了无所事事的状态。
  “哈~~~啊,指挥官,还有事情需要卡辛做么。”用手捂著嘴巴,卡辛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儿,顺手再抹掉溢出的一点点泪水,卡辛蜷在舒服的椅子上问道。
  “应该是····嗯····没有了。反正就算有你明天再弄也没什么关系,最近活也不多。”
  专注的男人是十分的吸引人的,不如说专心致志做事的人都会有种独特的魅力,不过这对于满脑子都是“眠~~~~~”的卡辛来说,什么都比不上一床温暖的被窝吸引人。
  “那卡辛可以走了么。”
  “别,别走啊,没准还有事情要拜托你呢。”
  “可是指挥官不是说哪怕明天再做也可以么。”
  “那,那,就当指挥官想要和你呆一起好不好。”
  “和我待在一起可是很无聊的,算了,能让我趴桌子上睡一会么。”
  “睡吧,用我帮你找个毯子么。”
  “不需要,舰娘又不会生病的。”
  就这样,两个人一个蜷在椅子里一动不动,一个沈迷工作头也不擡,以一种诡异的默契完成了对话。日上三竿,艳阳高照,待到肚子咕咕叫,指挥官才从卷宗的海洋中擡起头。麻利的套上挂在椅背上的军衣,顺著习惯刚想呼唤秘书舰出去,却发现待在一旁的并非熟悉的企业,而是卡辛。
  趴在桌子上睡很难受吧,要不回头定一些颈枕好了。回身抽了一点纸巾,先是擦干净顺著卡辛嘴角流出的口水,再抽出一张来垫在底下。做完这些活动,指挥官搞怪式的揉乱了卡辛的头发,准备出发。
  等等,我刚才是不是看到了什么。有些东西确实是巧合,如果指挥官没有选择去帮卡辛调整姿势擦拭口水的也不会发现。懒散的卡辛平日里的衣服都是宽松肥大的白鹰T恤,而仅有B罩杯的卡辛自然是懒得去穿胸罩著东西,这就导致顺著领口往下看去,那对白白的大白兔在重力的作用下一览无余。
  “这算是偷窥性骚扰么·········不过卡辛还是自己的婚舰呢,应该不算吧··········话说回来,要不在卡辛身上试试那个?试试吧··········”
  “真是难得,好久没有这么舒服的睡过了。”
  回想一下之前,那过得都是什么日子,每天早上晚上平均各睡1个小时,然后出航归航的时候模模糊糊的补补觉,其余时间都是需要绷紧精神进行战斗。虽然说舰娘不是人,但是疲倦也会有的啊。
  不过我睡了这么久么?什么都看不见。
  木讷的发了许久的呆,才确定是有什么东西蒙在自己的眼睛上。
  甩了两下没甩开以后才想起自己还有手,不过似乎有什么东西把自己的双手固定在背后,似乎是绳子?用绳子绑舰娘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卡辛,你睡醒了啊,啊,啊,别动,别动!”
  “啊,指挥官你说什么?”
  随手崩断绑住手腕的绳子,摘掉眼罩,卡辛发现时间已经是夜晚,桌面上干干净净的,桌角还有四个蓝色的收纳盒。看来指挥官应该是完成了自己的工作。那?
  卡辛这个时候才注意到,绑在自己身上七纵八横的绳索,以及面对面坐在凳子上看起来似乎是失去了什么重要东西的指挥官。
  “指挥官,这是你做的么?”
  思来想去,卡辛也想不懂自己明明是睡在桌子上,现在为什么会在房间正中央的椅子上,以及身上这些根本起不到作用的束缚。
  不过如果对象换成人类女性貌似大概会有用。所以,变态指挥官?
  “是是是我做的,一直觉得卡辛总是穿著太普通了,想给卡辛打扮一下。”
  “是这样么?指挥官。”看著一开始慌乱到咬舌头的指挥官,到后边强装镇定。哪怕卡辛只是刚刚睡醒,平常不太懂人情世故,也知道这些东西不是装扮那么简单。
  低头端详著绑在自己身上的绳子,刚刚的行动仅仅是挣开了手上的绳索,虽然胸前的绳索有些松动,但是依旧勾勒出了自己纤细的身材,宽松的白鹰T恤穿起来方便舒服,但也同样遮掩了自己的优美身型,卡辛自己是不在乎这个东西,但是似乎有的人在乎。
  不过如果说上半身的绳索还能用打扮来形容的话,那么勒进胯下和被折叠拉开的双腿可不是打扮可以解释的了。再加上随著自己活动而在阴蒂口摩擦的绳结,一股奇异的感觉被挑起了。
  这种感觉卡辛并不陌生,自慰的冲动嘛,不过一般来说卡辛都是尽可能避免这种行为的,倒不是因为什么自律洁身自好,只是单纯的觉得清洗起来很麻烦。
  “是想给卡辛打扮一下,还是说想看卡辛被绑起来的样子。”
  “我是真的很喜欢女人被绑起来的动不了的呸!!!呸呸,我是真心实意的···········”
  “指挥官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了呢。”看著一开始兴高采烈,然后兴致越来越低的指挥官,卡辛打趣道。
  “是啊,我不知道为什么,很喜欢看女人被绳子绑起来动不了的样子。”
  面如死灰这个词用来形容现在指挥官的状态可以说是恰到好处,也许是跟卡辛待在一起的感觉太过舒心,又或许只是说不经意间露出春光太过诱人,指挥官在戳了卡辛好几次都得不到回应以后,毅然决然的踏上了犯罪的道路(笑)。
  “本来只是想看一会,然后可能是,反正就是越绑越多,然后就这么看著你看了很久。”
  如同自暴自弃一般,指挥官打开话匣子,似乎是认为不可能更糟糕了,就干脆打自己对捆绑的爱好从接触了解到深入的一系列过程都讲了出来,鉴于本文有限,我就不拿来水字数了。
  “所以,非常的对不起,卡辛你想怎么惩罚我都可以。就是我觉得港区还需要,死刑的话可以改死缓么。”
  “指挥官还是喜欢开玩笑啊,卡辛没有生气。”实际上卡辛仅仅是有些好奇是谁干的,而如果是指挥官的顶多在了解一下为什么想要这么干。实际上从指挥官开始讲自己的心路历程的时候,卡辛已经听的快要睡著了。
  “毕竟指挥官什么都没有干啊,就算干了什么卡辛也是婚舰,这些事情也是早有觉悟了。所以说指挥官还有事情么,没有的话卡辛想要回去休息了。”
  再次打个哈气,卡辛轻而易举崩断了绑在腿上的绳子,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等等,卡辛,如果你不反对的话,有事要拜托你。”
  “哈?!指挥官,卡辛的休息时间已经几乎没有了,不许再占用了。”
  “不是什么很麻烦的事情,晚上休息来我这里可以么。”
  “这样啊,卡辛懂了。”
  “来,把手背到后边来。”
  “诶,需要这样的前奏么,指挥官,直接上床关灯好不好,卡辛好累。”
  “你,你你在说什么啊。”
  可能谁也没想到,居然是指挥官先害羞。
  “白鹰的舰娘都这么直接的么。”
  迎著卡辛不解的目光,指挥官突然有种是不是自己过于矜持的错觉。
  “不知道,但是卡辛想,已经结婚了那就可以做了吧。”
  “那也没有这么直接的吧,不对不对,话题都被你带偏了,喊你过来又不是要和你做爱的。”
  “诶,那是什么事情啊。”
  “当然是把卡辛绑的漂漂亮亮的啦。”
  在卡辛没有反抗的情况下,绳子先是在背后将卡辛的两个手腕系在一起,然后绕过手肘上沿和胸部下次,一圈一圈的穿著,直到麻绳整整齐齐的排成一排才算罢手。简单的绕过脖颈,腋下,然后再在胸部上侧整整齐齐的绕上几圈,最后再把双手往上提一提。美观且还算舒适的拘束就算是完成了。
  一个简单的绳裤在腰胯处绑好,随后便勒入胯下,卡辛T恤的下摆也仅仅的贴到身上,肥大衣装贴在纤细身型上显露出一种特异的美感。
  双腿的捆绑就比较简单,膝盖上下,大小腿中间以及脚踝,一共五段绳子分别在各自的位置上,一圈一圈的排成一排,然后再穿过双腿中间,将其收紧,防止滑动,最后做好标记,减掉太长的部分,将绳头藏好。
  “怎么样,我觉得这样的卡辛特别特别的美。”
  “好像,是挺好看的。”卡辛回应道,坐在木制的高椅上,卡辛尝试著不破坏绳子站了起来,眼前就是一扇落地的长镜,是指挥官专门搬过来的。原本宽大T恤隐藏的身型在绳索的压迫下一览无余,凌乱的衣物配合著整洁的绳子,引导著人的视线在卡辛身上不断的游走,黑丝配合黄色的麻绳说不上是一个好组合,但是好在卡辛的腿长且细,这一切都是那么的赏心悦目。
  “来,再把这个戴上。”
  卡辛扭过头去,只见指挥官双手拿著一个小巧的红色口塞过来,配合的咬了上去,黑色的皮带扎在脑后,也顺便把卡辛的马尾压了下去。
  果然,这样的卡辛漂亮极了。
  看著面前左扭扭右扭扭照著镜子,仿佛是再看不认识的自己一样的卡辛,指挥官感到一股强烈的满足感,如同完成了一件优美的艺术品。但是指挥官总感觉说,似乎有哪里差点味道。
  比如说被捆绑人的慌乱!
  以及因为挣扎黏在脸上脖子上的凌乱秀发。
  这些可都是加分点啊。
  “那个卡辛。”
  “唔?”
  “你试试表演下那种在慌乱的挣扎的感觉。”
  “唔···唔?”(一声转二声)
  “就比如最早你练度很低出去打高难度塞壬时候那种惊慌失措的感觉,然后你再挣扎一下。”
  “唔。”(四声)
  然后指挥官就看到了心碎的一幕,卡辛慵懒的眼神瞬间犀利起来,几处简单的发力,除了绑在胸部上沿的绳索和绳裤,其余原本约束卡辛的绳索被一一崩断。
  不要拿人类的方式去衡量舰娘,她们碰见塞壬不会慌,普通的麻绳更是捆不住她们的。
  指挥官于睡前的笔记。
  “指挥官,要做么?”
  “不了,好好睡一觉,明天继续工作。”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