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痴花》

  1李文走进一家俱乐部,坐在沙发上,一个穿著女仆装的服务员微笑著走过来说到「先生,已经给您准备好了您要的女奴」
  李文点了点头说到「叫她过来吧」
  女仆走了,不一会一个穿著jk制服的女奴走了过来说到「先生,你好,我是您今晚要的女奴,我叫芷兰」?
  李文说到「你好芷兰,你平时都喜欢怎样被玩弄呢」?
  芷兰笑著说「我喜欢暴力的,越疼越舒服,没有什么忌讳」?
  李文拍了拍沙发示意芷兰座下来,芷兰坐在李文旁边李文摸了摸芷兰光滑又白白的脸蛋说到「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你具体点说说喜欢被怎么玩」
  芷兰脱下上衣,她没有穿胸罩,本以为她的身体跟脸蛋一样白并且光滑,但是脱下衣服的时候李文发现脖子一下全是鞭打的痕迹,有的地方还有被其他重物击打的地方一些地方出现了紫青色,两只奶子更是被破坏得不像样,左边的奶子下面居然裂开了,流著血珠。芷兰笑著说「先生这不用解释了吧,如果具体点的话就是让我疼,越疼越好」
  李文说到「那行,我把你买走,以后你就是我的私人女奴了」
  芷兰说「好啊,我还从来没做过私人女奴」
  李文打了一个响指,那位穿著女仆装的服务员面带微笑的走过来说到「先生,请问有什么吩咐」
  李文说到「我要把这女奴买走,多少钱」
  服务员说「先生这位女奴我们的售价是10万奴币,请问先生是打算现金还是刷卡」
  于是李文掏出一张紫金卡递给服务员,服务员接过卡之后就走了,李文跟芷兰聊了一会,服务员便带著卡和一份购奴合同来到李文面前并且把合同给李文看了一下,合同上大概意思就是女奴被买走后只能属于私人财产,俱乐部无权再要求将女奴送回,女奴也无权跟主人提任何要求之类的,李文简略的看了一下就把字给签了,服务员说到「先生,由于您一次性在本俱乐部消费10万奴币,我们将给您升级为本俱乐部的核心会员,本俱乐部每个月给您3个女奴供您玩乐,前提是女奴不死就行」
  李文点了点头便让芷兰穿好衣服,李文带著芷兰坐上自己的专车走了。
  到了家里后芷兰看著这别墅说到「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这么豪华的别墅,主人您家里真有钱」
  李文笑了笑说「那就多看看把,反正你也要死的」
  芷兰也笑著说到「那我可得多看看,对了主人你打算怎么弄死我呢」
  李文说「暂时我还没想好,你有没有什么好主意」
  芷兰说到「这样吧,你先把我打到半死然后呢再用刀把我身上的肉一块一块的割掉,把我的眼睛挖出来,再把我的舌头割掉,怎么样」
  李文点了点头说「可以啊,对自己都这样残忍」
  芷兰说到「我就喜欢对我自己残忍呀,这样我才觉得爽,我又想到一个好办法,把我的四肢砍掉,然后把我吊起来,当沙包打你觉得咋样」
  李文说「这个注意不错我喜欢」
  芷兰说到「那我现在要怎么做呢」
  李文说「我带你去看看调教室吧」
  便带著芷兰来到一个房间里,这个房间有点暗,而且不怎么大,而且四周都是都是一些刑具,最特别的是房间的角落有一个冰箱,芷兰看见了那个冰箱走过去打开冰箱看见,这个冰箱里有五层,每一层都有两颗女人的头,而且每颗人头都长得很美,她们的表情有几个大致是一样的,魅惑的有五个,有大笑的有3个,害怕的有2个,芷兰说到「哇你,把你玩的女奴的头都收藏起来了啊」
  李文说到「这个没啥,只是一个兴趣爱好罢了,走吧我带你去看看其它地方」
  李文带著芷兰来到厕所,厕所里有两个便器,一个是蹲便,一个是坐便,蹲便是吧一个胸大的女奴四肢砍掉,把嘴固定在便槽上,让大便直接能够丛做部流进肚子,再在屁眼部位查进一根直径十厘米的管子,两只奶子固定在便槽两边用来踩的,坐便就是把女奴整人固定在墙上,把双腿沿著根部砍掉,把两只手露出来可以自由活动,再在嘴巴上固定好马桶,也是再女奴的屁眼部差进直接10里面的管子让大便排出,自由活动的双手可以在上完厕所时擦屁眼的,两只奶子,其中一只被从奶子下面掏空,装上冲水的按钮外面看没啥其实里面已经被掏空了,上完厕所之后用脚踢一下奶子就可以冲水。芷兰看著这些东西心里想著,真有钱。
  李文又带著芷兰来到卧室里,卧室里的那张大床一下子就吸引了,这张床跟普通的不一样,它是由300个女奴拼起来的,每一个女奴都被折成一个正方形,一个一个的拼起来的,而且这床上的女奴上面一层的女奴全都没有骨头,她们一出事骨头就被用特殊的手段把骨头和身体剥离了,下面两层的女奴用来支撑,所以有骨头,更厉害的是他们被折成这样都依然存活著,还有一张有靠背的椅子,这张椅子也是用女奴做的,女奴被倒放之后,用胸部当成坐垫,腿部用来当靠背,被固定后双手用来当两边的护栏,芷兰惊呆了,她第一次看见这样大手笔的人,李文又带她来到浴室,浴室里的花洒,也是女奴做的,女奴的双腿齐根部砍掉,然后把肠道掏出来装在水管上,再把女奴的乳房从里面掏空,把花洒装在女奴的乳房里,再在乳房上扎出小孔,外面看起来没什么变化,一开水的话,水就会从女奴的乳房喷出来,这样的女奴花洒如果需要条件花洒喷水的位置的话直接让女奴自己的手调就行,而且在冲洗或者抹沐浴露的时候女奴的双手会给你最好的服务,接著李文又带著芷兰来到健身房,这里的健身器材也基本都是女奴做的,大部分女奴的四肢都是被截去的,而且每个健身器材的旁边都有一个箱子,里面装著一些铁球,如果健身器材上的女奴不够重没办法锻炼肌肉的话,那就把这些铁球塞进女奴的屁眼里再用肛门上的铁锁把肛门锁住这样铁球就不会因为肛门夹不住而掉出来了,李文说到「你来的正事时候,我正好差一个人肉沙包」
  芷兰早已经被这土豪主人的财力吓到了,楞在那里不说话,「啪~」李文看见芷兰不说话便一记耳光重重的抽在了芷兰脸上,芷兰这才回过神来,李文说到「你在想什么呢」
  芷兰说「我被你的财力吓到了,这些女奴还有刚才我们看见的女奴都是活著的吗」
  李文点了点头说到「当然,死了还要来做什么,她们一般都是一个星期喂一次营养液」
  李文和芷兰聊著的时候一个穿著紧身衣紧身裤露著肚脐,全身肌肉比普通女性要发达一点的她走到李文身边说到「先生,你要健身吗」
  李文笑著说「今天就算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叫芷兰,我的新女奴,我打算把她弄在健身房当沙袋」
  然后李文又对芷兰说到「这是我的健身教练欣茹,这个健身房归她管,以后你要是无聊你可以找她聊天」
  芷兰说「难道这些女奴都可以说话吗」
  欣茹说「当然了,先生人很好的,他没有像其他买主一样把女奴的听觉嗅觉和视觉弄掉,这样他们也不会无聊,只是把他们的痛觉去除了让他们没有疼痛」
  欣茹说完健身房里的女奴除了嘴巴被封住的其他的都说了一句「谢谢主人对我们的恩惠」
  芷兰对李文说到「没想到你不仅有钱还很善良,虽然你喜欢杀女奴但我能做你的女奴我心服口服,不过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不管你把我的什么去掉,但是痛觉一定要给我留著,这样我才爽」
  李文笑著说「这个嘛明天我会让管家带你去我的私人医院做手术,你有什么想保留的可以跟医生说」
  芷兰点了点头又说到「那今晚你想不想体验一下完整的我」
  李文说「去客厅等我吧,我跟教练说点事」
  李文打了一个响指,他的管家带著芷兰走了,李文跟欣茹说到「那件事办的怎么样了」
  欣茹说「一切顺利」
  李文阴笑了一下转身就走了。
  管家已经带著芷兰来到客厅,这客厅里面所有的家具都不是用女奴做的,这点让芷兰觉得很奇怪,但是她没敢多问,比较有钱人的想法跟他们不同,芷兰想东西的时候,管家已经把皮鞭,藤条,板子拿到茶几上了,芷兰回过神来看见这些东西心里就痒痒,于是芷兰把衣服脱了拿起板子自己就对著自己的胸部重重的打了一板,本来胸部下面的裂口张得更大了,芷兰一脸享受没有半点疼痛的感觉,于是她又拿起皮鞭对著自己的身体抽打起来,她打的力度仿佛像不是自己的身体一样,本来浑身鞭痕的身体都在开始流血了,没过一会李文来到了客厅看见正在自己抽自己的芷兰说到「你还真耐打,不错不错,很适合用来做沙袋」
  芷兰听到李文的声音赶忙放下鞭子说到「对不起,我没忍住,看见这些东西身体就养养,你惩罚我吧」
  李文说「没事,你这样我反倒喜欢,管家,再给我一副皮鞭」
  管家又拿来了一副鞭子,李文拿起鞭子,芷兰说到「你要是打我就不打了,干嘛要多拿一副呢」
  李文说「我看你手痒痒,肯定是想自己打自己,这样吧,我看你的骚逼还没有被打得太严重,我们一起抽你的骚逼,看你能高潮几次」
  芷兰舔了舔舌头说到「这个游戏我还没玩过,男女混合双打骚逼,这样吧,如果你把我打到高潮次数多,就把我的左腿砍掉,如果我打得次数多,就把我的右腿砍掉」
  李文说「你的腿我还有用,暂时留著,这样吧,如果我打的次数多那就把左乳房玩烂,方法我来定,如果是你那就把右乳房玩烂,方法你自己定,反正你的乳房已经烂得不能再烂了」
  芷兰笑著说「不行,如果我赢了那就让我把两只乳房一起玩烂」
  李文笑著答应了,于是李文脱掉西装外套,把衬衣的袖子撸起来,芷兰也把全身的衣服脱掉,倒在沙发上,两条腿张开成一字马的样子,芷兰拿起鞭子就对著自己的骚逼抽了一鞭说到「开始吧」
  接著李文也狠狠的抽到芷兰的骚逼上,芷兰眼睛都不邹一下说到「不要给我挠痒痒嘛,让你五鞭,一定要用力」
  李文笑著说「那行,我再叫两个人来抽你的骚逼」
  芷兰魅惑的舔了舔舌头说到「3对1吗」
  李文说到「怕了吗」
  芷兰说「怕啥呀,我们四个人抽我一个逼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怕呢,真想看看骚逼被抽烂的样子」
  于是李文把管家和欣茹叫来了,李文说「这样吧,我们刚才的赌注就算了,我们把你的骚逼抽烂之后就把你的乳房玩烂」
  芷兰笑著说「当然好,那我们可要好好努努力,刚才这骚逼还发骚呢,我们一起把它抽烂」
  于是四个人四条鞭子对著一个骚逼抽打了起来,每次鞭子抽打在芷兰骚逼上的时候她基本上没有什么反应,轮到她自己的抽的时候她比其他三个人还要用力,抽打了接近两个小时,四个人每人平均用鞭子抽打了两百鞭,李文和管家的鞭子都被抽烂过一次,李文管家还有欣茹都已经气喘吁吁了便坐下来休息,芷兰不仅累,而且全身一直在颤抖,她也是头一次玩得这样嗨,她看著自己的骚逼,不,那已经不是骚逼了,阴道里的肉都被打了翻出来了,尿道口被碎肉打得堵了起来,好几次高潮潮吹都没喷出来,现在她的膀胱很涨很涨,她用手去清理被打烂掉的阴户,血一直流个不停,虽然芷兰喜欢疼但是阴道毕竟是女性最脆弱的地方,她只能强行把剧烈的疼痛转化成快感,但是还是很疼,阴蒂完全被抽掉了,两片小木耳完全被打成了肉泥。李文让管家来给芷兰止血,管家去拿来一瓶酒精,温水毛巾和纱布,管家先用温水把残留在骚逼上的血洗掉,然后拿起酒精直接到在完全被打坏的骚逼上,「啊~啊~啊~啊~,爽~」这次芷兰再也忍不住了,整瓶酒精到在这烂逼上,芷兰两只手一只手抓著自己身上一块肉上,指甲完全陷进肉里了她可能是想以痛止痛,这管家也是故意的,可能是李文的意思吧,芷兰强行忍住痛苦,管家用纱布给芷兰包扎好了之后李文站起身来说到「这次够爽吧」
  芷兰急促的呼吸这两只手也放下来,十根手指头的指甲上都带有一丝血迹,芷兰忍著痛说到「第一次这样爽,早就想试试把骚逼打烂是什么感觉了,嘿嘿」
  李文摸了摸芷兰的脑袋说到「真不知道你们这些人脑袋里想的是啥」
  芷兰说「别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脑袋里每天都想的是怎么样虐自己,或者让别人怎么虐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