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个炮友》

  夏天很热,刚毕业的我也终于经历完在炎炎烈日下四处求职的过程,就职于浙B某公司。
  壹个孤身在外,受原始欲望支配的精力旺盛的大小伙子在闲的蛋疼的时候会干嘛?当然是打开微信附近的人找人聊聊骚。跳过壹些无聊的过程,反正我这个啥都不懂的菜鸟稀里糊涂的勾搭上了壹个比我大三岁的“已婚”少妇(差个证),简称L吧。平时没什么事就会“骚扰”壹下她,偶尔聊点黄色的话题撩壹下。L也从最初根本闭口不谈黄色到后面比我更黄,甚至偶尔发图勾引我壹下。然而当时我也不敢轻易下手,壹个是怕进展太快给人吓跑了,还有壹个就是有色心没色胆,就俩字,TM青涩。不过话说回来,那段时间脑子里已经幻想和L做爱数百次了,什么场景什么姿势什么道具什么服装都有,连上班的时候都在想,还不得不压压枪以免尴尬。
  就在这么有的没的聊著壹个月后,半夜里的壹个电话让我真正邂逅了L。那天撩骚撩完互道晚安之后,我躺在床上刚幻想完和L嗯嗯啊啊自撸,正准备睡的时候,手机响了,显示著壹个陌生来电,响了两声就挂了(之前聊天给了手机号,她的号没给我)。我也没在意,以为是再正常不过的骚扰电话,就接著睡了。过了几分钟,又是这个陌生来电,当时的时间我现在还印象深刻,1:07。我正盘算著怎么骂他搅我清梦的时候,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壹个再熟悉不过的略带哭腔的声音:妳能出来陪陪我吗?我的小心脏瞬间就加速了,耳朵里全是砰砰砰的心跳。不过说来可笑,当时我的第壹想法是:这NMD万壹是仙人跳咋办?但是壹秒后我的欲望就战胜了理智,啥都没说,问了地址就赶紧起床穿衣服,往钱包里塞了三个预谋已久的套套就奔著去了。打车去的路上,凉风壹吹,上头的劲就稍微吹下去壹点,壹方面脑子里想:万壹真是仙人跳咋办?另壹方面又安慰自己:妳TM见过大半夜玩仙人跳的吗?最后给自己总结了壹句:来都来了,是逼就操,是仙人跳就认栽,想那么多干屁。
  伴随著紧张,兴奋,怂三种情绪互相纠缠此起彼伏的心情,鸡巴硬了软软了硬维持微微勃起状态的我终于在街角看到了L背影。借著路灯看到L扎著马尾,踩著壹双凉高跟,身著壹件淡黄色薄纱连衣裙,背著白色的包站在街角的树下东张西望。不用找了,就是这她了。不过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她并没有我想象中受了欺负梨花带雨的模样,相反的是有点小兴奋的样子。壹番简单的寒暄过后,我就搂著L的腰壹边随意的聊著壹边在街上漫无目的的像对情侣壹样的散步著。L身上香水味若有若无的往鼻子里钻,小兄弟瞬间就硬了。两个人非常默契的没有提发生了什么,与此同时我的手也在不安分的往上摸著,从腰部慢慢的摸到了腋下,看她反应不大,就壮著胆子往前壹抓,轻轻松松的抓住了L的胸。L突然有点抗拒的往旁边撤了壹小步,用手轻轻的拨了壹下我的咸猪手。奈何已经欲火焚身的我怎么可能就此罢休,稍微壹使劲让她重新贴了回来,顺便右手轻轻捏了壹下。壹声轻轻的娇喘,手中隔著衣物感受到的柔软,眼前的身材和微红的脸蛋,再加上若有若无的香水味,五感就光剩味觉没品尝到,我是真的把持不住了。壹个转身就把L按在了旁边的墙上,对著L的嘴直接吻了下去,两条湿润的舌头不断交缠旋转,右手也肆无忌惮的攀上了L的乳房,隔著衣物肆意的揉捏。L也没有反抗,顺从的配合著回应著。幸好当时路上没什么人,灯光也比较昏暗,要不然我还真不敢光天化日下这么调戏良家妇女。
  吻著吻著我就觉著不对劲,仔细壹看,L哭了。之后L和我解释,L和她老公因为游戏吵了壹架,壹气之下跑出来散散心,就让我给趁虚而入了。后来聊了聊她老公,知道她老公平时喜欢游戏,对L关心不足,又加上做爱前从不前戏,也不管L湿没湿,硬了就怼,几分钟就完事了,让L感到被冷落不受重视和无趣。虽然和我只在微信上聊过,但是我的关心和陪伴,让她找到了壹个宣泄和慰藉的出口。
  之后L就带我回了她的出租房(她老公因为工作调动,暂时没住壹块,这次之后没多久他俩就住壹块了)。我还记得那时候回她出租屋两个人跟做贼似的,开门是壹点壹点开的,蹑手蹑脚的,生怕她舍友醒了发现L带了壹个陌生男人回来。
  跟著L进了房间,门刚壹合上,我就从后面抱住了L,含住她的耳垂,壹手伸进领口揉搓著她的乳房,壹手往下伸进裙子里隔著内裤抚摸著L的小骚逼,发现内裤都湿透了(写到这受不了撸了壹管冷静壹下,笑)。L刻意压抑著呻吟,扭动屁股撩拨我的小兄弟。两个人在情迷意乱中互相扒光了对方衣服。把她抱上床,壹路从嘴吻到脚面,鼻子里壹直充斥著壹股不同于香水沐浴露和洗衣液的清香味,甚至连逼都是壹股清淡的香味,外流的爱液还有壹丝丝的甜味。讲真,这是我遇到过的唯壹壹个有体香,而且私处散发香味爱液还带有壹丝甜味的女人(也有可能真的润肤乳啥的腌入味了,笑)。吻完回过头进攻L的双乳,据L后来描述她最喜欢我吃她奶子。然后我就发现L算是壹个在这方面比较保守的女人,她不让我给她口交,同时在之后的日子里虽不反抗我给她口但拒绝给我口交,虽说有点遗憾,但是也无所谓了。当然,这么壹个蜜穴不尝尝味道未免太可惜了,所以我是梗著脖子霸王硬上弓才最终尝到L的蜜穴。L的蜜穴比较粉,形状嘛大概就那样了,也不是白虎壹线天馒头逼啥的,就比较普通。主要还是没有奇怪的味道,淫水不仅闻著甜,尝起来也是微微泛甜的,怎么说?解渴好喝?然后就是喜闻乐见的XXOO进进出出了。
  要说L有个比较特殊的性癖,她特别喜欢平躺著夹著腿让我操,而且这个姿势高潮猛且快,但是我遭罪了,这姿势做久了髋关节有点受不了。我壹度戏称和L用这个姿势做爱和奸尸差不多(笑),因为据她自己解释这个姿势她就纯享受,完全沈浸在快感里,也不和我互动,也不索吻,也不拥抱,除了呼吸和呻吟以及高潮前的催促,就跟死人壹样躺著让我操。哈哈哈哈。不过L经常说我太深了,疼……
  做完两次后L就说不做了,说逼疼感觉被撕了。之后就躺著聊天,聊到她舍友差不多快起了就偷偷摸摸的溜回公司宿舍了。
  捅破了这层窗户纸后,L在微信上基本是完全放开了,不像做爱前聊天总觉得有点拘著。基本每周末都约出来开房,有时是逛街看电影,倒是没去旅游过有点遗憾。
  我壹直喜欢丝袜,还有情趣内衣啥的,买了不少给L,不过L壹直不喜欢,理由是隔著壹层布不爽,就喜欢肌肤和肌肤之间的接触,所以也就偶尔穿穿。跳蛋啥的L也不太喜欢,不过拗不过我,逛公园和看电影时折腾过那么两三次。
  和L之间发生的壹件比较刺激的事情是有壹回应该是台风还是暴雨来著,离第壹次做爱不远,反正那壹块小区壹层和低洼壹些的住宅有不少被水淹了,所以周围的酒店全都爆满,我跟L当时半夜在外面浪完想开个房发现压根没房了,而L当时骗她老公去闺蜜家住了,也回不去。我无奈之下只能带L回我公司宿舍。需要说明壹下,当时我还是有个舍友的。还是半夜,还是做贼壹样,不过这回可没墙。轻手轻脚两个人躺上床,不过我觉得我舍友已经醒了。本来想著旁边有人,施展不开拳脚那就算了,安安静静睡壹觉拉倒,可是L就躺在我身边,身上若有若无的香味壹个劲往鼻孔里钻,兽性最终还是战胜了理智,和L偷偷的用侧身位做了壹发。L本来是拒绝的,但是耐不住我的手和嘴的攻击,加上本来也是饥渴,半推半就就从了。这体位,不得不说在动静不能太大的前提下,想进洞著实有点难度。
  期间我舍友翻了几次身,我真的怀疑他醒了故意装睡偷听我和L做爱,然后翻来覆去睡不著。我真的也是坏,直播操逼,哈哈哈哈,虽然不是大张旗鼓的操。
  和L做完壹发之后,我还是不满足,精力旺盛的嘛,妳们懂得。拉著睡不著的L去了宿舍的阳台抓著L的腰后入了壹发。准确来讲只是做了,并没有发,因为L说她站不住了而且说这个体位插的太深了疼,就中止战斗回床睡觉。
  就这么维持了壹年多吧,L对我越来越依赖,要求我叫她老婆,并且试探性问我如果有机会我会不会娶她,我渣男本性就显露出来了……我感觉事情可能要超出底线超出我能掌控的范围了,本来是互相慰藉彼此取暖的二人,突然好像往奇怪的地方发展了。我就把我的想法说了,建议互相冷静壹段时间,想好这个关系应该怎么继续往什么方向继续。可她不依不饶,到我公司门口质问我是不是有女朋友了,并说她的生活已经不能没有我。我就真的害怕了,挑明了说和她断绝关系。之后确实消停了壹段时间,但不久L又联系我可以保持目前的状态不再往感情深入,我还是怂就没同意。不过说是断绝关系却没断联系,微信上还有壹搭没壹搭聊著只是不敢约出来了。
  再后来,家里母亲生病,无奈辞去工作回家乡照顾母亲。我把消息告知L,许久后她才回我:我能送送妳吗?于是我就答应了。临走和L在火车站附近的酒店做了最后壹次。最后壹次L很疯狂,以前拒绝给我口也给我口了,知道我喜欢丝袜情趣内衣啥的就自带了(嗯,我以前买的),以前不太喜欢女上位的也主动爬上来了,总之把之前没玩过的或者不同意的基本来了壹遍(其实也没多少,毕竟菜鸟,姿势水平没多高,之前女友也比较保守),做了壹整夜。
  两个人最后都做不动了,迷迷糊糊睡了。闹钟响了我就收拾东西准备去车站,看著L还在睡我就没叫她,给她额头留了个吻就离开了,没多久微信就收到L的信息:妳会壹直记得我吗?我给了肯定的答复后,她再也没回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