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儿子击败的心理咨询师》

  我是三十八岁女人,也是个儿子妈妈,职业是心理咨询师,但让人不可理解的是我这个给别咨询的人却遇到了自己难解的问题。以前偶尔会碰到或母亲或儿子咨询母子性关系问题,咨询开始大多数患者都自述与儿子恋母,妈妈恋子什么的,我对此自有我的看法。我遇到了什么问题呢?就是我那宝贝儿子性骚扰我,惭愧吧?经常给别人解决这类问题的咨询师,竟然自己也碰到这样的事儿,可笑吧。我现在正在做一项有意义的探索,男孩子性攻击妈妈到底是恋母占的比例大还是还是青春期孩子性欲旺盛造成的多。按照行业划分,恋母问题是主要由心理咨询师来处理,而由性欲问题引起的问题,那就不好说由谁来处理好了,去医院也可,找咨询师好象也行。闲谈时我听男同事说,十五六岁男孩子,性欲能大到什么程度吧,急了见树洞墙洞都想插进去,当然这是玩笑话了。
  现在说说我儿子的表现吧。儿子10岁父亲就病故了,一直都还可以算是个乖孩子。我是单亲家庭。我亲生儿子喜欢对我动手动脚的调戏我,喜欢对我肢体接触,喜欢抚摸我的头发,说帮我整理形象。他刚到青春期。前几天还发现儿子晚上还把我穿在身上的内裤裤裆剪个洞,我担心儿子有问题。但究竟是心理问题还是性欲问题我还说不清。要是心理问题那解决起来可真麻烦了,要是性欲问题先揍一顿先让他知道妈妈不可侵犯,然后再帮助他选择个自我发泄的方式就可以了。
  儿子还喜欢舔我的丝袜脚。由于工作需要,我必须穿连裤丝袜和高跟鞋等职业套装,而且单位离家很近有五十米的距离,所以我每天中午回家做饭,睡午觉。有一天我在睡午觉的时候,我发现脚比较痒,我抬起头看见儿子正在舔我的脚,我啊了一声,儿子就吓得跑到另外一个屋子,我当时不知所措的赶紧上班去了。
  第二天我中午睡午觉的时候,我故意假睡,发现儿子又开始舔我的丝袜脚,我马上说了儿子几句,谁知道我下午回家刚开门进屋,儿子就趴在地上脱掉高跟鞋舔我的脚,而且天天如此,怎么说他都不听,我还发现我不穿丝袜的时候,儿子从来都不舔。儿子这一点很像他爸爸,他爸爸很爱我,有时当儿子面就发疯,有一次我刚洗完澡,香喷喷的,他爸拿起的我脚就啃。
  说到这有必要说说我老公。我和老公从高中就恋爱了,后来我们大学毕业他进了政府部门做了公务员,我是学心理学的,只好选了个心理研究所。老公经过十几年的奋斗,成了政府部门中层干部,做事敢担当,遇事儿他拿得起来放得下去,在家里也有说一不二那个职业养成的习惯。他干什么干事儿都是大开大合不拘小节。不用说工作,就是在做爱上也是如此,在床上也是个强横的家伙,老公在学会了做爱前戏以后,也是程序清晰,亲吻,捏奶,摸阴,看我出水,程序完毕,挺枪而入,根本不会和你商量,问问你的感受。记得儿子五六岁时不愿意分床,有几次,我们做爱时,他爸强横的动作使床摇动得太厉害了,儿子被弄醒以后举小手就要打他爸爸,儿子认为他爸在欺负我。
  好了回归正题。发现儿子的问题后,我也找他聊过。话题是从爱开始的。我问儿子是爱爸爸还爱妈妈?儿子很肯定都爱。还好这小子没有弑父夺母的冲动。
  问他为什么爱爸爸?儿子说,要向爸爸那样,让来家里的叔叔都恭恭敬敬。向爸爸那样也有个漂亮老婆,然后和爸爸爱你那样爱老婆。现在爸爸去世了我要代替爸爸照顾你。听到这我心里一动。再问儿子,爱妈妈什么?爱妈妈漂亮,温柔,身上气味好闻,我要娶妈妈一样的媳妇。
  那次和儿子谈话以后,我思索了几天,仔细地分析一遍,按照俄狄浦斯的说法儿子还真有那么点恋母的意思,要如何能够让他独立,不那么依恋我呢?
  为了让儿子不那么依恋我,我给他转学到更远的学校,需要住校,周六周日才能回来。
  一眨眼一周过去了,我在单位心神不安,不知道这一周儿子在学校过得如何。盼著快点下班好回家看儿子。我回到家一进家门,儿子就扑了上来,紧紧抱住我,好像在外边受了多大委屈似的。问儿子在学校还好吧,儿子说还好,就是老想妈妈。看起来儿子心理断奶还真不是呢么容易。
  儿子休息到家,总得给儿子做点好吃的吧,我去厨房,哼著小调,把早晨买的鸡了肉啊掂量著做点什么好菜。
  儿子回到家没了担心儿子的牵肠挂肚,夜里好象真睡了个好觉,觉得自己睡的特别沈,特别深,就跟死了没什么区别。白天陪儿子玩儿,陪儿子聊天,然后做饭洗衣服,把儿子回学校的东西准备准备,两天没觉著就过去了,周一送儿子上学走了以后,上班时间还早,我打开儿子的电脑,看看儿子这两天都在网上看了些什么内容,点了几个收藏夹里面儿子看过的网页,其中一个应该是个黄站,儿子注册名是恋母的儿子。我开始查看儿子都干了些什么,他发了几个帖子,里面都是他如何如何恋母爱慕母亲的留言,还配发一套图片,脸部打码那种。仔细看那些图片,有些是全裸的,有些是穿著短裤带著乳罩的。我发现问题了,那些乳房和毛毛好象跟我的差不多,再看胸罩和短裤,那不就是我周六穿的那套内衣吗?儿子什么时候给我拍的裸照,我仔细回忆,除了周六晚上我睡的很死得时候,其他没机会。我真是无奈了,我给转学住校的做法是在矫正儿子恋母的心理,但儿子的行为却直接对我的做法来个对冲,转学看来变成了无用功。
  对于儿子把我的裸照发到黄网上,我并没有特别生气,因为儿子是个确认有心理问题的孩子,给他矫正过来才是正本。
  又是一个双休日到了,儿子盼星星盼月亮总算回家了。
  晚上吃过饭,我要和儿子谈谈了。我又谈到爱的问题,问他为什么爱妈妈。儿子这样说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突然发现我妈妈的屁股,小腿,脚丫子是那么漂亮,那么吸引人,我好象有点印象,时间节点应该是开始手淫那一刻。手淫时我眼前突然闪现的就是妈妈圆润的臀部,幻想著jj从两瓣臀自然形成的缝隙中插进去。我太爱妈妈的臀部了,妈妈背影线条从腰部顺滑圆润的延伸到到臀部高点,再不急不缓的收窄到大腿,一切都那么恰到好处。妈妈的小腿也是我的最爱,小腿肚到脚脖线条太美了,白白的肉感腿肚给我一定的力度感,但又不是运动员那种肌肉纹理激凸那种,更不是粗壮,而是一种匀称中的力度感。脚腕处又自然而然的细下来,不疾不徐地收窄到脚部。五个没法形容的脚趾自然形成美妙的弧线从大脚趾延伸到小脚趾。脚趾没有美甲,但指甲自然透出的血色衬著白脚好象比美甲更漂亮。
  平时和妈妈一起走路时我都故意落后一点,然后从后面欣赏妈妈的美臀腿。老是看不够。自己上街时,也满世界到处找和妈妈差不多的臀和腿,可大多数时间是失望的。不是模特一样的廋腿廋臀,就是激凸的大翘臀,屁股蛋儿鼓起老高那种,好象一边扣上半块长条大南瓜,显得那么突兀,或者就是比例线条都难以恭维的粗腿。看来看去还是妈妈的最好。
  平时在家更是我饕餮美餐的时刻,妈妈有时只穿内衣和裤头。想看的地方都暴露无遗。遗憾的就是没有见过妈妈全裸时臀会事什么样子,特别是臀缝里那块神秘处。
  我真的越来越喜欢我妈妈了,妈妈是我心里的女神,我好象恋母了。心里老是有一种触碰妈妈肉体的希冀,但又怕被发现。我是十三岁大孩子了,不象小时候接触妈妈身体的机会很多。
  儿子的话让我深思,自省。我从来没有刻意引诱儿子的不检点行为,为什么儿子恋母恋到了如此痴迷的程度。我知道,到此,我想把儿子这样的意念从心理强行剔除已经不可能了,除非外界有和我形象差不多的目标,然后引导他的注意力转向外界,但哪有那么恰好的外界因素?
  想到这里,我对儿子说,你能不能试著把注意力和对妈妈的高度关注转移到同学或其他人身上,抑或学业上?儿子说他做不到,爱妈妈的意念总是在心头而挥之不去,觉得原来还有爸爸和他抢妈妈,现在爸爸去世了,妈妈应该属于我一个人,属于我独有。
  听到这里,我真是彻底失去了矫正儿子的勇气,我的能力做不到了。我替儿子申请了一个心理咨询网的咨询号,让一个阿姨给他做做心理疏导。想借助外力对儿子做矫正治疗,当然也没抱有太大的希望。接受咨询的女咨询师给我的建议是进行强行物理隔离,比如送到外地或者外国读书。我对这个建议为难了,国内没有其他亲戚可以帮我,去国外孩子太小不能自理。我真垮了下来了,怎么办?
  其后的一个星期我是在极度郁闷当中度过的。
  又到了双休日,儿子见我闷闷不乐,主动过来关心我,除了恋母儿子很是懂事儿的,知道我情绪不好,还来劝劝我。我叹气地说,儿子你什么时候把我妈妈从里放下,不把妈妈当成你的爱人,我就高兴了。儿子说爱妈妈没有错吧?我说,儿子除了妈妈身体吸引你,妈妈还有什么是你放不下的?儿子说,妈妈在爸爸那么强势面前,还能那么优雅,温柔,还有四射的带著馥香的女人味。我滴天,这小屁孩儿心里到底装著我不知道多少东西。说的我都感动了。儿子在贪婪地吸收他爸爸个性中他喜欢的部分,也接纳在我身上他爸爸所没有的优点。这本来无错,但在他心里把这些强化到痴迷程度就是病态了。在今后的行为当中,他可能在处事待人当中表现的比他爸更强势,而对我则比他爸爸更爱更喜欢。到此种程度,不能说心里治疗真的毫无办法,起码我是无能为力了。难道还真得试试中医当中的以毒攻毒这个下策?不妨试一试。
  儿子放暑假了,这时孩子天性释放最彻底的季节,好事儿和许多坏事儿都是这个期间出的。我要利用这个季节让儿子释放一下,一天晚上,我逗儿子,我刚洗完澡出来,披著浴巾里面没有内衣,我对儿子说,看妈妈象不象维纳斯?我把浴巾系在腰间。儿子说奶小点儿。我说你想亵渎她还是保护她?儿子说如果是维纳斯是妈妈我就保护她,不让任何人碰她,只有我能碰。我说你碰妈妈就是亵渎。儿子反对,我爸能碰不是亵渎,我就能碰。看来这个圈儿怎么都绕不出去了。儿子笃定妈妈再美也是为他美的,认定碰了也不是亵渎。基本认知确定后真难改。
  又过了几天,还是晚上,我又开始和儿子谈话,我问儿子,你爱妈妈到最后终点在哪里?儿子好象对答毫不费力,说道,娶妈妈。各位当妈妈的你们对这样的儿子能作何感想?我是被儿子彻底击败了,丧失了继续做心理咨询师的勇气,我的儿子我都调理不好,有何颜面面对来咨询的客人?我放弃了国内的职业,远渡重洋带儿子移民到了外国,免得出了不光彩的事儿让熟人笑话。
  到了国外,确实谁也不认识,举目无亲,刚开始还新鲜,几个月以后就寂寞的度日如年了。儿子还可以,孩子的可塑性比大人强多了,很快融入了小伙伴当中。我心里慢慢放弃了非得矫治患者心理疾患才舒服的执著习惯,也放弃了对儿的纠偏。儿子见我不再提他恋母的问题,以为我已经认可了他的某些行为,因此更加大胆起来。
  由于儿子习惯了外国人在野外的一些开放行为,比如裸体,比如公开在公园角落里做爱等等,对我也动作更加放肆。开始明目张胆地公开骚扰,稍不注意被他抓了一把胸部,要不然就摸摸肉感的屁股。由于烦闷,时间长了,儿子的行为反而是我觉得挺解闷的,我也开始逗儿子玩儿,比如摸摸他小jj什么的。母子越闹越不像话,最后私扯到互相裸体相对了,这时儿子的目标开始转移了,不再是表面的人体曲线,肉感,肤色对感官刺激,他阴茎时不时在我面前勃起,我知道儿子对我产生性欲了,只不过还没找到合适理由合适场合提出和我做爱罢了。由于我心理上败退,肉体跟著意志的败退失去了对性欲的最后抵抗,我也是人,是个有性欲的完美女人,儿子的骚扰和撩拨,我再也抵制不了了,我们终于在一次洗澡裸体相对时抱在了一起。当儿子阴茎进入我体内,我恍惚地觉得那是我老公在和我做爱,也是那么凶猛,也是那么不太讲理似的霸道。当儿子把我搞到高潮时我才明白这是我和儿子。
  两年以后,我和儿子的女儿出生了,是个漂亮的小精灵,我和儿子守著这个小精灵过著我们甜蜜的母子生活。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