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咬一口》

  衰衰衰衰衰!她真的、真的、真的超级有够衰!
  辛苦打工存下来准备要去隆乳的钱,居然倒楣地被扒手偷走了,气得夏慕心窝在PUB喝酒泄恨。
  喝得醉醺醺的夏慕心,颠颠倒倒地晃起身子,突然,一个头晕目眩、脚步不稳,撞进一个男人怀里。
  唐季亚自然地扶住就快瘫倒的夏慕心。搞什么啊?自己最近被老妈逼著结婚,心情已经很差了,想喝点小酒解解闷,怎么才刚进来就被……
  怀里的女人一擡头,唐季亚便看到一双大眼睛——一双呆滞迷蒙的大眼睛。
  这双大眼睛让他心脏突然一跳,在心跳的这瞬间,他对她一见钟情。
  他看著怀中的女人,发现她的五官很漂亮,有一份说不出的美,可她居然喝得醉醺醺的,真糟糕!
  夏慕心擡眸,半眯著眼睛看著唐季亚,努力地让双眼的焦距对准他,然后,她举起食指猛戳他的胸膛,「你告诉我,我真的没有胸部吗?」
  「什么?」
  「我真的是个没有胸部的女人吗?」她提高音量,还一直戳他胸膛。
  「啊?」
  「可恶!每个男人都说我没有胸部,可是起码我的罩杯也有A+啊!这叫作没有胸部吗?」夏慕心趴在唐季亚胸前嚷叫,气得拼命戳他胸膛。
  唐季亚的目光自然地往她胸前瞄了一眼,突然,夏慕心抓起他的手,直接往自己的胸部压了下去。
  「你摸!这样叫作没有胸部吗?」她开始发起酒疯,实在气不过,胡言乱语地低呼著。「摸呀!你摸呀!你快点摸摸看呀!我胸前这两团嫩得像刚出炉的Q肉包,叫没胸部吗?」
  喝得神智不清的夏慕心紧紧抓著唐季亚的手,不断压著自己的胸脯。
  她主动带著他搓了下右乳,又揉了下左乳,脑袋不清不楚的,缠著他:「快摸!快点摸呀!你给我仔细地摸清楚,我这样叫没有胸部吗?你说呀!你快点说呀!」
  干什么呀?怎么这样钓男人啊?
  真该死!这女人居然跑到这种地方找一夜情?
  唐季亚正在心里这样想著,夏慕心突然哀怨地说:「我好不容易存够了钱,今天正打算去隆乳,结果居然被扒走了,害我气得一个人喝闷酒。」
  世界上有这么凑巧的事吗?
  她醉眼蒙胧地望著他,不平地说:「为什么每个男人都不喜欢像我这样胸部小的女人?你告诉我,告诉我啊!」
  醉得不知东南西北的夏慕心,身体颠颠倒倒又摇摇晃晃的,突然抓著他的衬衫,激动地嚷:「告诉你!我绝对不是没胸部!」
  「抱歉,没有亲眼目睹,我不予置评。」唐季亚动作很快地赶忙抱紧就快瘫下的她。
  东倒西歪的夏慕心打了个酒嗝,赌气地说:「好,我就证明给你看,让你亲眼目睹,我到底有没有胸部!」
  脑袋混沌不清的她,只是单纯地说出自己的想法,根本不知道此话一出,等于在主动邀人寻求一夜情。
  「这可是你说的!」
  「对,我说的。」夏慕心醉醺醺地点著头。
  唐季亚神色复杂地紧瞅著她,考虑半晌才说:「好,那我就等你证明给我看。」
  「可以!没问题!」
  醉得一场糊涂的夏慕心被抱上床,粉色唇瓣立刻被唐季亚吞没。
  她忍不住吁喘一声,这一张口,唐季亚便乘虚而入,将濡湿的温舌窜进她的嘴里,像条蛇般与她纠缠。
  瞬间,夏慕心的意识更加混沌,立刻被热吻给蚕食得不留分毫。
  「好香、好甜,你的嘴唇有水蜜桃的香味。」
  唐季亚轻咬著夏慕心的舌头,她的舌尖传来阵阵酥麻,让她忘情地轻呼一声。
  他移开唇,转移到她敏感的粉颈,开始吸吮。
  「哦……」她忍不住又呻吟起来。
  他以大拇指来回轻抚她的唇,眼睛直盯著她水汪汪却又迷蒙散涣的眸子,哑著声问道:「你准备好了吗?」
  生平第一次喝酒,夏慕心真的喝醉了。她痴傻地望著他,胡乱点了下头,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要准备什么。
  唐季亚露出满意的微笑,发出性感的低醇嗓音,「我会让你知道,你这不大不小的胸脯,还是有人喜欢的。」
  迷糊中,这句对白夏慕心似乎在哪里听过。
  很快地,唐季亚脱去夏慕心的衣裤,热切抚摸娇嫩巧挺的双乳。「呵!真像水蜜桃啊!」使力一握,他突然朝它用力咬了一口。
  「啊……」她倏然拱身娇呼。
  「你的胸部的确不大,但却非常可爱。」唐季亚继续恣意地搓揉。
  意识蒙胧的她,弄不清为什么他要这么对她,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好热,脑袋好晕,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体内乱窜似的,只能任他摆布。
  他湿暖的唇办从她的颈肩一路吻去,吻上细小粉嫩的乳尖,又用舌尖来回逗弄,忽而轻啮、忽而舔吮,没多久,双蕾渐渐硬挺起来。
  「唔唔……唔哦……」夏慕心逸出嘤咛,被撩拨得有了感觉,浑身火烫难受,阵阵快戚逼得她难耐地蠕动娇躯。
  听见她诱人的娇嘤喘息,他体内燃烧的欲火愈发猛烈,继续吻吮著她的甜美,声音变得粗哑又低沈,「虽然它们不是很大,但还是挺敏感的。」说著,牙尖轻啮了下肿胀的乳蕾。
  「呃哼……」胸前的敏感让她瑟缩了一下,第一次被人这么爱抚亲吻,她慌乱地抓著他的头发,情不自禁发出娇吟。
  激情大胆又温柔的邪魅撩逗,瞬间挑起她第一次的陌生情欲。
  唐季亚的双手在巧美的凝乳上头轻轻按摩搓揉,巧挺圆润的双乳挑逗著他从未有过的感官刺激。
  这份刺激让他的胯下开始膨胀,也让他的硬杵变得更加茁壮。
  他迅速将自己身上的衣裤脱掉,一边脱,一边在她身上贪婪吮吻。
  怱地,火热的唇再次攫住她的蓓蕾,用力含吮、激狂啮扯……
  「哦……」夏慕心又是一阵娇吟。
  他一手罩住她的双乳,一手直接探往她的花丛,拨弄著湿润的花办,旋揉著她的花蒂,让她不禁哆嗦战栗,嘴儿也跟著逸出难耐的细碎呻吟。
  他的身子突然往下移,半跪在她的两腿间,将脸埋进诱人的丛林中,以舌头舔著她的核心。
  「啊哦……啊哦……」夏慕心不由自主地发出嘤咛。
  他以两手撑开她茂密潮湿的毛发,灵活的舌尖不停在蒂蕊上画著圆圈,右手的中指慢慢往下移去,在濡湿的蜜办中轻刷揉蹭。
  「啊啊啊啊啊……」夏慕心整个人沈浸在情欲中荡漾,阵阵的激情惹得她不停地轻颤吟哦。
  「喜欢这种感觉吗?」唐季亚擡起头,看著夏慕心迷乱的晕红俏脸,用著满是情欲的黑眸望著她。
  夏慕心无法言语,只感觉到自己的双腿间有股强烈又陌生的难耐渴望,令她难过得微启著嘴儿娇嘤喘息。
  他很满意地再度埋首于花穴,在穴口周围舔舐。「那这里呢?喜欢吗?」
  夏慕心初尝男欢女爱,早已被逗弄得浑身抽搐。「嗯哦……嗯……」她受不了这种刺激,发出细细娇啼。
  「这样是代表什么意思?是舒服吗?」唐季亚哑声逼问,见夏慕心难耐地蠕动著,脸上露出一抹笑意,「这样还不够舒服,待会儿我会让你体会什么叫作销魂蚀骨,我要让你全身快活得飘飘欲仙。」
  夏慕心的脑袋早已混沌不清,她尚未反应过来,就看见唐季亚朝她俯身压了下来,双脚被他撑得好开。
  唐季亚盯著她,「接下来,我一定要你知道也感觉到,胸部不大的女人,也可以尽情享受欢快的美妙滋味。」
  夏慕心双眼迷蒙、毫无意识地望著唐季亚,似乎听不太懂他的话。
  「现在,我就立刻证明给你看。」
  浑噩中,这句话似乎曾短暂停留在她的脑中。
  一股无法抑制的欲念,让唐季亚快速地复上夏慕心的身体,擡起下臀,精健的腰杆迅猛一挺,火热的粗硬欲望强力地贯穿她的花径。
  「啊!好痛……」霎时,一阵灼热刺痛迅速从她体内传了开来。
  夏慕心深锁著眉头呻吟,指甲紧紧掐入他的肩臂里,先前的愉悦立刻消失,只觉得下体传来一阵剧烈疼痛。
  怎么会这样?她居然是个处女?唐季亚错愕兼不敢置信地看著夏慕心。
  她刚才……刚才不是用了一个很烂的借口……邀他发生一夜情吗?
  该死!他怎会碰上这样的事情?
  这女人居然是第一次?!唐季亚一脸无措愧疚,「我不知道……」
  如果知道,他一定会对她更温柔一些。
  「你这个大浑蛋!」夏慕心用力推唐季亚,这一动,立刻惹得她皱眉低呼,「哦……好痛哦……」
  突然闯入的异物,痛得她稍稍恢复神智。
  「你骗人!什么销魂蚀骨?什么飘飘欲仙?什么美妙滋味?你的东西突然刺进我里面,都快要痛死我了!」夏慕心气呼呼地嚷:「你搞清楚!我那时只是要证明给你看,我真的不是没胸部,可没有要你……哦!好痛哦……」
  证明?!她指的不就是一夜情吗?
  难道是他误解了「证明」这两个字的意思?
  「哦……」夏慕心痛得呻吟。
  唐季亚朝她颊上落下点点亲吻,柔声安慰著,「我知道你很痛,再忍一下,休息一下,很快就会好了。」
  他的硬杵依然停留在她体内,静止不动,心疼不舍地又印下无数个细细碎吻。
  「乖,再忍耐一下,很快就不痛了。」
  唐季亚温柔地吻著她的额、她的眉、她的眼、她的鼻、她的嘴,每落下一个不舍的亲吻,他就温柔地告诉她一次不痛了。
  夏慕心一直想把他推开,后悔自己怎会这么糊涂,居然喝醉酒还主动找人上床?
  「你起来!我不想证明什么了,反正我胸部小,隆乳的事情我自己会想办法。」
  她痛得整个脑袋都清醒了。
  「别再谈你要隆乳的事情了,从现在开始,我一定要让你知道,我真的不介意你的胸部到底有多大。」唐季亚炯炯地直视她,「而且,我还要让你知道,虽然它娇巧,可是却深深吸引了我。」
  话一说完,他便握住嫩如蜜桃的乳房,将顶端的梅果吮入口中勾舔,用力地咬嚿逗弄。
  「啊……」夏慕心又呼出娇吟。
  唐季亚的指头不停揉按她敏感的粉蒂儿,在他的挑逗撩拨下,她的幽办渐渐沁出温热的蜜液,润滑了肿胀充血的甬道。
  他开始缓慢抽动停顿在花径中的硬杵,一深一浅地挺进退出,这个姿势正好抵住她的核心,让她起了阵阵痉挛。
  夏慕心又开始晕眩失魂,快感霎时席卷了她的神志。
  「啊哼……啊啊……啊啊……」她不禁发出媚吟,越来越大声,同时身体愉悦得快要瘫成一团软泥。
  唐季亚将巨物彻底深埋,开始加快速度冲刺,深深插入湿润的穴底,再猛然退出,又重重朝著花径刺戳。
  「嗯哦……嗯哦……」战栗在她身上狂起,夏慕心忘情地逸出阵阵狐媚娇吟。
  下体那种被撕裂开来的疼痛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像是会被传染般,快速蔓延她的全身。
  声声娇媚吟哦,惹得唐季亚更加兴奋,不停在她体内狂插,额上冒出汗水,气喘吁吁地问:「现在你应该不会痛了吧?嗯?有没有想要我进入你里面的感觉?」
  他故意一个腾身,将昂扬的巨大顶入她的穴底。
  第一次接触性爱的夏慕心,禁不起唐季亚这般折磨,一张口便频频娇啼呐喊著,「哦……哦哼……别……别……啊……」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唐季亚不放过她,加重力道奋勇刺插。「说啊!要不要我进去你里面?」
  她整个人随著他的动作上下晃动,穴中的熟铁更是刺得她泣不成声,断断续续地吐出话语。「嗯……我想要……想要……唔唔……唔唔……啊……」
  瞬间,快意袭来,一阵战栗窜过全身,欢愉的快感令她下腹紧绷、穴径痉挛、娇躯颤抖,溃堤的情欲令她几乎窒息。
  听见她妖娆的媚声娇啼,感觉穴中阵阵强烈的吞吐收缩,狂妄的欲火彻底燃烧著他,让他狂野又兴奋地加快速度冲刺。
  他疯狂摆臀,朝著嫩穴挺刺,不停深戳重插。
  「啊……啊……啊……啊……」夏慕心狂摇螓首、激动吟喊,高潮再度席卷溃堤。
  唐季亚知道这是她的第一次,不舍也不敢要求她太久。他奋力地又抽送数十下,最后一个刺入时,突地一个痉挛抽搐,瞬间高潮狂飙……
  紧绷的身躯渐渐放松,唐季亚满足地趴在夏慕心胸前,张嘴就往她软嫩的乳房咬了一口,又攫住她凸起的蓓蕾,贪婪地吸吮起来。
  他握住她的一只巧乳,掐了掐又揉了揉,带著些微喘息沙哑的嗓音,粗沈地低喃著:「我喜欢你,更喜欢你对我的热情。」
  不知是酒精又在体内作祟,还是第一次的性爱过度激烈,夏慕心又开始神智不清、眼儿蒙胧了,她的头好晕,身体好软,心跳却好快。
  恍惚中,依稀听到他在说话,可是她的眼皮好沈重,忍不住一闭——昏了!
  唐季亚从来没想过,自己第一次看对眼、喜欢上的女人,居然是个喝得烂醉如泥的女人,而且跟他欢爱后,竟然立刻醉昏睡死了!
  对于她的初夜与天真,他又气又心疼。
  想也没想,他直接将她抱进浴室,让她斜卧在瓷砖上,动作温柔地帮她洗澡。
  不知为何,从未对女人如此体贴的他,居然会主动替她清洗身体,连他自己都感到意外。
  夏慕心微微睁开眼,张著迷蒙无神的眼睛,呆愣地盯著唐季亚痴痴微笑。
  她的眼前好像有个男人的面孔,不!是有好几个男人的面孔,层层叠叠地让她看不清楚。
  突来一阵温暖的水温,让她更加迷惘了。
  她在作梦吧?梦到有个帅帅的男人在帮自己洗澡,呵呵呵……真好啊!
  她居然会作这样的梦,梦见眼前的男人正在搓揉她的胸脯,感觉滑滑的,还有点香香的味道……
  好好哦!她不要醒,她才不想这么快就醒,她要继续作梦……梦著那个男人正不断地爱抚她。
  晕沈的夏慕心对著唐季亚呵呵痴笑,然后缓缓闭上眼睛,唇畔挂著满足的微笑,又昏了!
  唐季亚看了好气又好笑,这女人还真是大胆放心啊!一做完就立刻不省人事,好不容易睁开眼睛看著他,怎知就看那么几秒钟,她居然又昏了!
  呵!怎会有这样「寻求」一夜情的女人啊?难道她不怕被人卖掉吗?
  不过,她还真是迷糊得可爱,尤其她娇美柔软、好似水蜜桃的嫩乳,确实引起了他的欲望。
  这个有趣的女人,他要定了!
  夏慕心被抱进浴缸里,脑袋歪歪地斜躺在唐季亚胸前,依然没什么反应。
  看来今晚她喝得可不少啊!唐季亚无奈地想著。
  两个人窝在浴缸里,醉得不省人事的她就这样斜躺在他的胸膛上,当起了睡美人,诱人胴体浸泡在水中的景象,让他浑身血脉债张,一时又心猿意马了起来。
  他按捺不住地低下头,张口就朝微露在水面上的红蕾含去。
  他的舌尖轻巧灵活地舔舐吸吮著,已被热水烫红的蓓蕾倏地就硬挺了起来。
  他采向她的身下,一手抚摸著漂浮在水中的黑色毛发,一手紧捏著一只软嫩的可爱巧乳,忘情态意地爱抚著怀中的睡美人。
  他的手在她凹凸窈窕的胴体上游移,终于逗得她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回头一望,愣愣地看著他。
  唐季亚扬起笑,朝她红红的颊上一啄。「嗨!小蜜桃,你睡醒啦?」
  一看清楚他的手正在自己的下体爱抚,且轻撚著上头的蒂蕊,惹得夏慕心惊羞低呼,「哎呀!你怎么可以乱摸人家啦!」
  唐季亚装无辜,「我没有啊!我只是不小心碰到而已……」
  「少来!」夏慕心带著羞意慌忙起身。
  「你想去哪?」唐季亚往她纤腰一勾。
  「当然是逃开你这个色狼啊!」
  他眉一挑,谵笑调侃著,「我是色狼?可你先前热情又激动的反应,一点都不像把我当色狼啊!」
  夏慕心一愣,呃……模糊的印象中,自己似乎是这样。
  「你真的想要去隆乳?」唐季亚突然问。
  还在尴尬中的夏慕心,一听到他的问话,身体马上一僵,直觉伸手想要遮住自己的胸部。
  唐季亚连忙抓住她举起的手腕,阻止了她的动作。「别遮!对我而言,它大小适中,我很喜欢。」
  他见惯了大波霸女人,他觉得女人的胸部不需要很大,只要比例匀称适中,就算是美。
  夏慕心被他的话吓得惊愕呆愣住了。真的吗?他真的喜欢她这不算丰满的胸部?
  唐季亚的食指朝夏慕心巧挺的胸型周边轻轻画圈,圆圈的范围越来越小,直到画到她凸起的红蕊上。
  他顽皮地朝乳尖一捏,细细搓揉,渐渐地,它肿胀硬挺了起来。
  「呃……」夏慕心又因他的挑逗起了反应。
  他的双掌复住她的娇乳,突地使力朝两团嫩肉一握,将下颚搁在她的肩上,偏著头轻啮著她的耳垂,低沈轻喃,「虽然这里的肉不多,但你还是有反应,很敏感的。」
  再次被他这么捏揉爱抚,令她头晕目眩、浑身瘫软。「嗯……我知道……」
  她心跳加快地细喘著。
  他对著她的耳窝徐徐呵气。「乖,放松你自己,闭著眼睛,凭著你的直觉慢慢去享受,它真的会带给你一种奇妙的感受。」
  唐季亚不疾不徐的磁性嗓音,煞是迷人好听,夏慕心像被他给催眠般,顺从地闭上眼,放软了身体。
  他的双掌在她的胸上游移爱抚,用著充满情欲的瘖痖嗓音低问:「喜欢这种感觉吗?还会觉得你的胸部太小不迷人吗?」
  哎呀!这么难以启齿的问题,要她怎么回答啊?实在无法忍受这激情,夏慕心不禁微启朱唇娇嘤。
  唐季亚再也忍不下去了!她青涩娇柔的自然反应,挑逗得他体内的欲火再次狂燃。
  他按捺不住地抱起她,直接坐在浴缸边缘,掰开她的双腿,让她跨坐在他的下腹上,不等她反应,他迅速吻住她的唇,牢牢箝住她的腰,竖挺紧紧抵著她的穴口。
  火辣辣的热吻,融化了她所有的挣扎,挑起她敏感火热的情欲,让她忘了反抗,还自然地将手圈在他的脖子上,激情地回应他的吻。
  完了!她是今晚喝多了还没清醒吗?否则她怎么又会……
  唐季亚爱极了与夏慕心胸贴胸的感觉,巧挺的双乳摩擦著他的胸膛,尤其自己胸前的两个硬点也挤压著她的,让他浑身血脉倏地激昂亢奋。
  哦……这种温热柔软的感觉实在太美妙了!
  夏慕心的呼吸变为急促,感觉他厚实的胸膛紧抵著她的乳蕾。
  他捧著她娇巧的双峰又揉又捏,还将它束拢掐高,贪婪地用舌尖扫弄激凸的乳蕾,灼热的硬挺也直顶著她的办蕊柔缝。
  他恶意地捧著她的臀在他的胯下扭动磨蹭,摩擦著两个人的敏感处。
  「哦啊……」夏慕心被唐季亚挑逗得不禁娇喘吟哦。
  感觉他兴奋地用高举的粗长不停磨蹭她,下体传来一阵酥麻,让她忍不住呻吟求饶,「哦……哦……别这样……唔……」
  真的完了!她确实还没清醒……
  唐季亚轻咬著夏慕心的唇,低声问道:「别这样?那你要我怎么样呢?」
  他使坏地继续以粗挺摩擦她,那种要进不进的骚动酥麻,几乎令她濒临情欲的爆破边缘。
  「啊哦……啊……我好难受……好难受……哦嗯……人家好难受啊……」夏慕心泣声吟哦。
  天哪!怎么到现在她还在酒醉啊?
  该死!那个酒保到底给她喝了什么东西?否则怎会到现在还晕沈沈又茫酥酥的,而且身体还莫名地对他有渴望?
  「哪里难受?这里吗?」唐季亚故意摆动下身,让自己肿胀的热棍继续在她的花唇上磨蹭。「要我帮你吗?」
  「哦……哦……」她被撩逗得只能吟喊。
  唐季亚的欲火也正在体内强烈张狂地煽动著,突然捧起她的娇臀往下一压,让竖直粗挺的男根瞬间插入花穴里。
  「啊哦……」被他整个填充,夏慕心满足地轻哼呻吟。
  无法克制的欲火在她紧窒的甬道中冲刺,他捧著她的臀办,让她含吮著男根不停上下弹跃,猛抵著她的穴端深重刺戳。
  「还会难过吗?」当她的娇臀往下坐时,他故意挺立,重重一刺。「这样舒服吗?」
  夏慕心双颊泛红、小嘴微启,颤晃的身体一直跳跃,温濡的下体一再被撞击深刺,敏感得让她根本无法说话。
  濡湿的紧窒幽径,令他也疯狂摆臀朝著穴径刺送。
  「啊哼……啊哼……啊……」一对娇乳上下弹跳,夏慕心紧搂著唐季亚的脖子吟喊。
  没多久,一股温热的淫蜜从她的唇心流出,热烫濡湿了整个肉棍,让他更加发狂地穿刺著她的蜜穴。
  他飙汗喘息著,「快……快告诉我……我这样爱你……你到底舒不舒服?」
  「哦……哦……好……好舒服……啊哦……啊哦……好舒服啊……」双乳跳动得非常剧烈,夏慕心的嘴里发出语焉不详的细喘娇吟。
  不知是酒精又麻醉了她,还是情欲刺激著她,夏慕心再次沦陷。
  唐季亚紧贴著她的耻骨,随著他深深的刺送,磨得她的花蒂起了像涟漪般的痉挛,一波又一波地延伸扩散。
  夏慕心的双脚几乎无力,跟著唐季亚的刺戳一上一下,不断冒出汗珠的妖媚身躯,随著他的动作晃荡得越来越激烈。
  「啊……啊……我不行了……啊哦……啊……我真的不行了……」她突然抱紧他,吟喊中带点哭音地娇啼著。
  「嗯?怎么了?怎么了?太舒服了吗?」他非常亢奋,粗喘著问。
  「哦啊……我要你……啊嗯……啊嗯……我要你啊……」
  听见夏慕心销魂的催情吟喊,唐季亚微噙著暧昧笑意,恣情地紧箝著她的臀办,疯狂穿刺,额上的汗水直流,气喘吁吁地继续著他的狂野。
  「啊……啊……啊……好……好……好舒服……啊哦……啊哦……你弄得我……好舒服……啊……啊……」
  夏慕心紧掐住唐季亚的双肩,淫荡的叫声再次让他体内的热血四处窜流。
  「我也是……我也好舒服哦!」他再次深顶著穴内底端。
  感觉到又有一股花液涌出,烫得他也快要濒临狂潮,几要宣泄。「你等我,我也快了……」
  唐季亚捧著夏慕心的娇臀迅疾狂刺,突地一个抽搐——「啊——」他突然将她的臀办紧紧压在自己的胯下仰头呐喊,同时,一道稠黏的热液狂猛地朝著穴内飙射……
  夏慕心幽幽醒来,一睁开眼,就发现自己贴卧在唐季亚的肩胸上,吓得她想起身,又怕惊醒了他,害她胆战心惊地想悄悄移开自己的身体。
  她低头一看——妈呀!她的大腿怎么那么刚刚好,竟然跨在他的「蛋蛋」上面,而且一只手还紧握住他的那一根……
  呃,她怎么会用这种姿势抱著他睡觉?真是丢脸死了啦!
  不过还好、还好,他还在睡觉,不要怕、不要怕,夏慕心这么安慰自己。
  她尴尬地蹑手蹑脚缩回手、撤回脚,再慢慢擡起脑袋想要滚到旁边去,岂知只翻过半个身——「嗯?想去哪?」
  「啊!你怎么醒了?」夏慕心惊得身体一僵。
  夭寿哦!他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醒来啦!
  唐季亚对夏慕心露出一抹佣懒的微笑,赤裸的上半身压覆著她。「睡饱了,我当然就会醒啦!」其实早在她的小脑袋轻轻一颤的刹那,他就醒了。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刚才想去哪?」
  夏慕心尴尬地双颊抽搐——白痴!想也知道我刚才想去哪?当然是开溜啦!还明知故问。
  「呃,你可不可以……先起来?」
  「为什么?」唐季亚冲著夏慕心微笑,故意问道。
  「因为……因为这样太暧昧了啦!」她羞得双眼闪烁脸又红。
  「暧昧?会吗?」唐季亚装儍,一个人自言自语,其实是在调侃她。
  「整个晚上我们什么姿势都做过了,不管在床上还是在浴缸里,我都没听你喊过半句暧昧,现在我只不过贴著你的上半身而已,这样会暧昧?」
  唐季亚轻咬了夏慕心的耳垂一口,还贴著她的耳窝呵气。「还是你喜欢直接或是激情一点的?」他干脆明著逗弄。
  「啊!不要闹了啦!」夏慕心窘得尖叫,双手紧紧遮住小脸。
  他笑著拿开她的手。「好好好,不闹你了。」
  看著红霞满脸的夏慕心,唐季亚的脸色微微变了下,有些不悦也有些担心地说:「一个女孩子跑到那种地方喝酒,你胆子可真大呀!」
  夏慕心撇撇嘴,立刻逞强地说:「当然啊!因为我家……我家三代都跟黑金挂勾嘛!胆子当然大啦!」
  「哦?这么厉害?」带笑的眸子睇著她,他知道她根本在瞎扯。
  她继续硬著头皮说:「我阿公是黑道包娼包赌,我老妈是地方角头兼六合彩组头,我自己是流氓婆,主业行销、副业是地下钱庄,有什么好怕的?」
  夏慕心为了吓唬唐季亚,想让他「知难而退」,便胡诲乱说一通,完全忘了昨晚自己的「酒后吐真言」。
  「是这样吗?」唐季亚诡谲一笑,「可是我记得昨晚你喝醉酒的时候……好像不是这么说的哦!」
  「呃……当然是啊!」她满脸不自然。
  唐季亚突然靠近她,双眼直勾勾地盯著她。「别去隆乳。」
  啊!好尴尬,他怎么突然提到这个问题啦?
  「我真的很喜欢像你这种size的胸部,与你纤细的身材配来刚刚好。」
  呃!好丢脸,这下她想装酒醉也没办法了。
  「我不准你再随便去找男人证明。」
  呃!好想哭哦!谁知道证明的结果会是失身啊?
  「还有,以后只有我能碰你的身体。」
  啥?只有他能碰?难道昨晚碰得还不够吗?而且……还有以后?!
  「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他可不要他的小蜜桃跟他只有一夜情的关系。
  「呃,这个……这个嘛……」
  「说!除非你真的只是用隆乳这个借口……在找一夜情。」明知她不是,但唐季亚就是故意要刺激她。
  「谁说的!」夏慕心气呼呼地拾眸瞪他,「我本来就是真的……真的要去隆乳的……」她心虚得越说越小声,「谁知道……谁知道竟然莫名其妙地跟你上了床……」
  看她满脸的娇羞与红晕,唐季亚早已摸清她毫无防人之心的纯真,可是如果不这么逼她,他怎么放心将这蜜桃带回家?
  扬著诡谲的笑,他继续吓唬她,「快说!不然我就用尽各种姿势一直爱你,直到你说为止。」
  「你……」他的威胁令她害臊得脸红。
  可恶!这个帅到不行的男人真是恶质霸道到极点,可不知为什么,却教她心头小鹿乱撞……
  「嗯?说是不说?」唐季亚挑眉,冲著夏慕心得意微笑。
  哎呀!真是欠扁!瞧那是什么笑容啊?跷得真想揍他一拳。
  可是她偏偏就爱看他那张俊脸,真是爱死了!
  酒醒了,激情也退了,夏慕心的脑袋开始变得灵光。转动著骨碌碌的大眼睛,她瞪著他看了好一会儿,突然昂高下颚,噘著嘴说:「好!要我说可以,但是你必须先让我穿好衣服。」
  他肩膀一耸,笑笑地说:「好,听你的。」
  「转过去,不准偷看。」
  「怎么?怕我看见你的『A+』啊?」唐季亚露出坏坏的笑容调侃夏慕心。
  「你……」死家伙,真可恶!哪壶不开提哪壶?「不准你看就是不准!」
  「你真的这么在乎胸部的大小?」
  「对啦!对啦!人家就是很在乎啦!」非逼著她说,真想杀了他!
  唐季亚微蹙起眉,有些不悦。「难道我刚才说的话,你没有仔细在听?」
  「什么?」
  「难道你还在动隆乳的歪念头?」这下他的双眉蹙得更紧。
  不行!他绝对要看牢这个女人,不能让她去隆乳,他可不要她小巧的胸部里塞了两团硬邦邦的水球。
  「我说过了,我不介意你胸部的大小,你又何必这么坚持呢?」
  实在搞不懂,为什么女人老爱在胸部上计较?
  「喂!你可不可以不要再开口闭口一直提到『胸部』这两个字啊?」夏慕心小脸爆红,心脏也跳得快爆开。
  「好,我暂时不提。」
  呵呵!没想到逗弄这个害羞的小蜜桃这么有趣啊!看来他往后的日子肯定会过得非常多彩多姿。
  唐季亚定定地看著夏慕心数秒,唇角依旧挂著得意自信的笑,然后缓缓转过身,坐在床的另一边。
  见他转身,又等了一会儿,确定他不会偷看她穿衣服后,夏慕心才蹑手蹑脚地掀开被单,下床穿衣。机不可失,她决定乘机偷溜!
  「你要去哪里?」唐季亚突然从身后抱住夏慕心的腰,俊庞朝她的颈窝埋去,嗅闻著她身上的淡淡体香。
  咦?这家伙背后长了眼睛不成?要不怎会知道她想开溜?而且还神出鬼没又无声无息的,突然从床的那头「飘」过来?
  唐季亚看出了夏慕心眼中的疑讶,唉!这个迷糊的小女人,要他转身背对她,可她却没有注意到,房间的另一边有一大片的镜子对著床啊!
  只要他斜眼一瞄,就可以透过镜子,看清楚她的一举一动啦!
  夏慕心又惊又羞,完了、毁了、惨了、死定了,居然被他当场逮著,这家伙会不会突然兽性大发,像电影演的那样,一把狂抓起她身上已经穿好的衣服,用拉的、扯的、撕的……把她扒光光啊?
  人家的胸部早被他又搓又揉又掐又啃,倘若再蹂躏它的话,她那两团不是非常有肉的胸脯,会不会被他咬得光秃秃,只剩两粒「欧ㄘㄟ」的粉圆?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就想偷偷落跑啊?」唐季亚发笑。
  夏慕心没好气地斜眼瞪他。还笑?不怕脸抽筋啊!
  可她还真是被他邪邪坏坏的笑容煞到了,电得整个人麻酥酥的。
  唉……有谁可以告诉她,为什么她会这么「衰」?先是遇上扒手,然后又遇上这个……该怎么说他?色狼、色胚还是色魔?
  钱被偷已经很倒楣了,结果一喝醉酒就失身,这也算够倒楣了,结果现在还不能脱离魔爪……
  这该怎么形容?飞来艳福吗?
  「说完,我就立刻让你走,而且从今以后,我绝不打扰你。」唐季亚微笑诱哄著。
  「真的?」
  「真的!」
  是啊!从今以后他绝不打扰她,可他没说从今以后绝不「侵犯」她哦!
  夏慕心踌躇了下,最后吞吞吐吐地说:「我……我叫夏慕心。」
  「怎么写?」
  「夏天的夏,爱慕的慕,心情的心。」
  「很好。」唐季亚满意地又问:「住哪儿?」
  「住在哪里不能说。」
  开玩笑!他以为她还在醉啊?羊入虎口就已经够耍白痴、够丢脸了,怎可能还会再一次引狼入室呢?
  虽然她是喜欢他没错,不过想想还是算了,因为「一夜情」对她来讲……一次就足够了!
  「好吧!那告诉我你在什么公司上班,这总可以吧?」他照样有办法找到她。
  「鸿海。」夏慕心故意将公司名称说反。
  「鸿海啊……」光看她闪烁的眼神与心虚的语气,他就知道她骗人。
  「我可以走了吧?」
  他微笑看著她,主动地说:「我叫唐季亚,季节的季,亚洲的亚。」说到做到,他大方地放开她。
  「我管你是谁!」说完,夏慕心立刻夺门而出。
  唐季亚一脸饶富兴味地瞅著她紧张兮兮的背影,哦哦!真糟糕,他忘了他还有一句话没说,那就是——好巧!我也在「海鸿」上班。
  瞧!他真是健忘啊!不过没关系,亲爱的小蜜桃,很快我们就会再见啰!
  「什么?我有没有听错?一夜情?你居然也学人家去夜店找男人发生一夜情?」
  方媛瞠眼惊呼。
  「我哪有?人家那时候是真的喝醉了嘛!」唉!实在好丢脸。
  「你白痴啊!隆乳不成,等下回存够了钱再去做就好了,你干嘛糊里糊涂地就让陌生男人『上』了你呀?」
  「我哪有让他上了我?那纯粹……纯粹只是一种证明而已!」夏慕心硬是要冠上一个理由,好把自己「很瞎」的行为合理化。
  「证明你的白痴吗?」方媛快被她气死了。
  「喂!说话别这么恶毒好不好?你是我最要好的朋友耶!干嘛要这样一直吐槽我啊?」夏慕心也很后悔,但现在说什么都来不及了。
  「因为你智障!」方媛瞪她。
  夏慕心低头看了下自己的胸部,又燃起一股希望地说:「可是那个男人说,他还满喜欢像我这种『A+』的女人呢!」
  「老天!你会不会是被骗失身了呀?」
  夏慕心很认真地想了一下,语带犹疑地说:「嗯!失身倒是真的,至于被骗嘛……应该不会吧?」
  「完了!我看你还宿醉未醒。」唉!真的没药医了……
  「哎呀!既然都已经发生了,而且我也很坦白地告诉你,你干嘛要一直挖苦我啊?」
  方媛突然想到,「对了,昨晚那家伙有戴套子吗?」这是重点。
  「套子?!」蹙起眉,夏慕心想不起来。
  「老天爷!别跟我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啊?」
  「如果我什么都知道的话,昨晚又怎会跟一个陌生男人去……」
  「开房间!」方媛快语地接下她的话。
  夏慕心又窘又糗,这下问题大条了!
  「唉!我看你准备十个月后当妈妈了。」方媛顿时无力地瘫在椅背上。
  「不会吧?!」
  方媛白了夏慕心一眼,没好气地数落她,「你啊!看你下次还敢不敢一个人随便去夜店狂喝酒。」
  夏慕心欲哭无泪,方媛睨著她,故意说著风凉话,「不过还好啦!人家说酒后失身不会痛。」
  「谁说不会痛?当时我可是痛毙了!」一想到那一刻的突然闯入,就让她觉得好像现在都还在痛。
  「不错嘛!你居然还记得会痛啊?」方媛就是受不了夏慕心的单纯与迷糊,所以老爱挖苦她。
  连番刺激让夏慕心垮下了脸,见她这模样,方媛也不忍心再多说。
  「好了、好了,别再谈这个了,不如我们出去大吃大喝一顿?人家说,酒足饭饱没烦恼,昨晚的事,就把它忘掉吧!」
  酒足饭饱没烦恼?唉!她就是没事酒太足、喝太饱,所以自找烦恼啊!
  为了那晚令他一见钟情又不小心发生一夜情的夏慕心,唐季亚今天一上班,就要人事部经理将公司的员工名单交给他。
  「很好,终于找到你了!」看著桌上一叠厚厚的资料,唐季亚扬起一抹得意的笑。
  上面的资料记载,夏慕心今年大学毕业,上周才经过公司考试合格,今天是第一天报到上班,目前是会计部门试用期间的助理会计。
  唐季亚一脸诡谲,暗忖著接下来要如何逮住这个教他忘也忘不了的可爱小蜜桃。
  做事向来果决的他,当天上午就交代人事部经理找来夏慕心,还事先叮咛不可暴露他的身分。
  夏慕心傻傻地跟著人事部经理走入一间豪华办公室,她还以为人事部经理要带她去认识其他部门的主管,完全不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就是她酒醉失身的对象——唐季亚。
  「你叫夏慕心?」隔著豪华气派的办公桌,唐季亚故意背对著夏慕心,把身子纳入偌大的黑色皮椅,沈声问她。
  不知是这间办公室太大,还是唐季亚问话的音量太小,或者是她又不小心魂游四海去了,夏慕心完全没有回应。
  不见回答,唐季亚只好继续问:「夏慕心,虽然你是第一天来公司上班,但我想知道公司给你的感觉,尤其是主管给你的感觉。」他刻意压低嗓音。
  夏慕心一进门就看见这位「高级主管」背对著她,以为他看不到自己,便迳自低头拉扯著贴身的窄裙。
  这裙子是向方媛借来的,向来只穿牛仔裤的她,为了工作需要,只好勉强破例穿上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