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向清纯可爱女友小鱼的魔爪(精油指压按摩店)》

  精油指压按摩店小鱼充忙的回到住处后先在自家门外深吸一口气,喘息并且收复好情绪后才打开门走进去,进门之后正好看见佑佑在收拾肩包一副要出门的样子,佑佑穿上薄外套也看见站在门口的小鱼。
  两人对上眼后优先开口的是小鱼:「咦?佑佑妳刚好要出门啊」,佑佑一边走近门口一边说:「对阿,最近全身酸痛所以今天预约了要去按摩,那间人气不错所以想去试试」。
  小鱼正准备开口说话,却被走近的佑佑鼻头贴近的在身上到处闻嗅,闻了好一阵子后才开口说:「色鱼妳说妳去了哪里?做了些什么啦?为什么身上都有慰慰高潮后的气味」?
  一听到佑佑的言论,小鱼惊呆了一下愣了楞神,皱起眉头疑惑的问:「臭佑佑在乱说什么啦,我才没有做过什么会高潮的事!况且最好是在我身上到处乱闻就能知道了,哪里有什么味道」。
  佑佑冷笑了两声后才继续说:「味道很明显喔~下次我让妳闻闻看就知道了,不说这些了…色鱼一起去按摩吧~虽然我只预约一个人,但是总会有临时过去按摩的人,毕竟那间又不是预约制的」。
  听到佑佑的邀约后小鱼愣了一下,但是优先想到的却是高潮后会有明显气味这件事,也不等小鱼的回应,佑佑穿好衣服后就笔直的往门口走过去,出门之际一把就将小鱼也拉出门外了。
  来到了按摩店之后,佑佑向柜台说了自己的预约号码后也替小鱼报了消费疗程,但是柜台小姐很遗憾的说:「啊!非常抱歉,虽然说我们不是预约制的,目前除了小姐您预约的按摩师除外,就只剩下一位男性按摩师了,但是我们店是希望男按摩师对上男客,女客就由女按摩师服务」。
  听了柜台的解释之后,佑佑有些扫兴的抱怨:「咦?一定要女性按摩师吗?
  这样不就白跑一趟了吗,如…如果我们自己愿意让男按摩师来服务的话那也一样不行吗」?
  柜台难为情的说;「也不是不可以啦…因为我们店里是精油指压,所以还得要脱光衣物只换穿上我们这边的内裤,因此如果由异性按摩师来服务的话怕会造成客人的困扰,还有之后一些不必要的争议…」。
  佑佑刹时也明白了为什么柜台这么坚持要同性了,只是这时又不小心的将内心话脱口而出:「嗯…如果是年轻又帅气的按摩师的话我倒是不会很介意啦~如果技术够好的话那就更棒了~」。
  然而柜台也正经的回答了佑佑这样的问题:「这位男师傅也挺年轻的呀,不过才三十岁吧,而且已经在这间店里任职了三年多,技术上已经能够算得上大师级别了吧」。
  听了柜台的讲解之后,佑佑眼睛一亮的迅速应答道:「咦~那这样很好啊!
  那我就让他服务就可以啦,我本来预约的按摩师就让她来服务我朋友吧~」说完之后转过头来对小鱼说:「还是妳比较想要让男师傅来帮妳?那也是可以唷」。
  小鱼白了佑佑一眼才开口:「我才不要!要来的明明就只有妳,硬是拉我过来还造成人家的困扰…」。
  佑佑冲著小鱼嘿嘿傻笑之后对柜台说著:「那么就这样子订下啦~我让男师傅来按吧,小鱼就交给女按摩师服务,拜托妳啰」。
  随后将两人资料核对之后,柜台就带领二位到各自的木制小隔间里面,并示意先到更衣间脱光衣物换上他们店里的透气性内裤,换完之后到床上趴著等待按摩师进来。
  而佑佑则是另外给了一条长毛巾,好让她遮盖在胸部上避免按摩途中需要翻身转向正面造成不必要的尴尬,两人所在的小隔间也只在旁边而已,所以有什么大动静也能听到、感知到。
  两个人也各自走进厢间里的更衣室,小鱼在脱衣服的时候貌似想起来了什么,双眼无神脑袋放空的脱个精光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有几秒钟恍神的小鱼也只能暗自叼念真是奇怪,感到莫名之后便继续穿上店家准备的内裤,准备就绪就直接到按摩床上趴著等待。
  转到佑佑这边也正在脱衣服,带著期待、忐忑、害羞等诸多复杂的心情,又带点兴奋的将衣物给脱光,穿上内裤之后披上额外发的长毛巾便缓步的走向床边坐下,深呼吸几口气作为心情的转换后才趴下床,然而此时连佑佑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脸颊上早已经红润了起来。
  小鱼趴在床上没有多久就听到门外传来的敲门声,随后一名女按摩师就走了进来,简单的自我介绍后便开始一边准备一边介绍今天精油按摩的流程,介绍完之后就开始在小鱼身上涂抹精油。
  全身都抹遍均匀后按摩师开始从肩颈的部位开始揉捏指压,由于是办公室职务所以肩颈硬的女按摩师很吃力按压,一段时间过后就换到了背腰,而腰部又正好是小鱼的敏感带,于是弄到腰部时便开始闷哼起来。
  接下来就是臀部跟大腿的位置,弄到大腿内侧时小鱼又因为敏感而开始呼吸急促起来,女按摩师已经开始在大腿与小腿之间按压了,每次按压到大腿内侧的时候小鱼都会忍不住的哼出声来。
  而在这个时候隔板的另一边也传来了哼吟声,那一边的厢间正是佑佑那个方向,小鱼听到后愣了一下,不过讶异的是隔音这么差呀?这样不是很尴尬吗…于是开口询问:「这…这里没有隔音效果吗?那这样隔壁的也都听得到我刚刚喘出来的气音了吗…」?
  女按摩师手指一边按压一边回答:「不…还是有一些隔音效果的,音量要够大才会传到隔壁厢间,至于妳刚刚那样的音量基本上是不会传出去的,所以隔壁传过来的那声音…是真的挺大声的」。
  听了按摩师的解释之后小鱼也释怀了许多,转念想著佑佑身体有这么差啊,居然疼叫的声音这么大,还是说…其实她在享受其他的什么事?不不不…别乱想了这怎么可能呢…
  就在小鱼还在乱想一通的时候,按摩师示意她翻到正面要准备按压盆骨,小鱼被拉回现实后赶紧的按照指示翻过身来,按摩师先是在小蛮腰上涂抹精油,均匀之后便在腰际与骨盆凸出处来回搓揉。
  而在按压小鱼腰间一阵子后,佑佑那边发出的声响也越来越大,闷叫声的频率却也越来越快,听得小鱼又是满脸错愕,也越发觉得这样很像是佑佑在娇喘或是被逗弄得兴奋的叫声。
  认为这种叫声与音量已经不单单只是被按摩而发出的声音,小鱼先是偷偷观察女按摩师的反应以及表情,却发现好像并没有特别异样的感觉,于是试探性的询问是否经常有人都会叫成这样。
  然而女按摩师的回答却是肯定的,说这样的音量确实是第一次遇到,但是有些比较敏感的女客就会发出将近哀号的叫声,不过遇到这种时候师傅们通常都会减缓力道来应对,所以也对隔壁这种情况感到稍为的不解。
  接近按摩尾声的时候,佑佑那边依旧发出娇喘吟声,这让小鱼更加确认隔壁在做的肯定不是在按摩,而是在做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就不知道是佑佑自己愿意的还是被按摩师强硬的…
  时间拉回佑佑趴在按摩床上,过没多久就传来敲门声随后是男声怯怯的问准备好了吗?要进房间了的声音,佑佑听到也是一颤的应答让男按摩师进来,心脏也因为紧张的碰蹦发出声响。
  按摩师走近的时候佑佑也转头看著男按摩师的长相,发现确实还算年轻又有点帅的长相后,佑佑急忙将头转了回来并且深呼吸平复自己繁乱的呼吸,而男按摩师也一边准备一边讲解指压的流程。
  讲解完之后便开始往佑佑的背上涂抹精油,抹到腰部的时候佑佑甚至不小心闷哼了一声,使得按摩师也感到一阵尴尬,但还是专业的将心情藏在微红的无表情里面。
  涂抹均匀之后按摩师便从肩颈开始按压到背部,每当按摩师按压到侧乳的地方时佑佑都会闷叫出声,这让按摩师有了稍微避开那位置的动作,接下来按压腰部时也会发出诱人的闷吟声。
  当按摩师按压到臀部时也是犹豫了一下才开始按压,而祐祐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甚至逐渐发出呻吟声使得按摩师耳根都变得通红,佑佑一边享受按压揉捏的舒爽感一边观察按摩师的反应。
  发现按摩师有些害羞的模样后,佑佑像是诱惑般的娇吟声越发越浪,声音也越来越大以至于传到隔壁小鱼的耳里,按摩师有些按耐不住的提醒:「妳…这样子的叫声很容易让人误会…而且音量有些大会传到隔壁去」。
  佑佑转头看向按摩师一脸正经却满脸通红的样子,却是贼笑的说:「怎么?
  怕被隔壁的人误会你在对我性稍扰吗?嗯~看你的样子应该也不敢真的做什么逾矩的事情吧?呀嗯~」说完之后佑佑没有降低音量反而是叫的更浪荡。
  更别说按压到大腿内侧时佑佑的吟叫声,让按摩师只能板著脸专业式的按压著佑佑敏感的地带,自己也发现因为浪叫而使跨下膨胀到极致了,按摩师勃起的生理反应当然也被佑佑发现。
  当开始按压大小腿部分的时候佑佑反而没有发出声音只有急促的呼吸声,按压没多久佑佑明显感到按摩的速率变得缓慢,甚至一阵一阵后都会停下动作,最后按摩师貌似下定决定般动作变回流畅按压。
  只不过在接下来按压到臀部的时候,按摩师冲著佑佑那句不敢作出逾矩的事而报复性的往敏感地带按摸,按压大腿内侧时手指会偷偷的往阴部抠弄,这使得佑佑的淫叫声又开始喊叫出来。
  按摩师试探性的用手指拨弄后,发现佑佑除了娇喘以外并没有其他的行动之后,便开始更加大胆的往臀部上揉捏,并用大拇指拨开股间的肉让屁眼以及阴户裸露出来。
  虽然佑佑没有将感受说出口,不过逐渐流出的淫水也已经打湿了内裤,只是享受般的娇喘呻吟著,然而按摩师也注意到湿漉漉的内裤跟从阴部缓缓流出来的淫水。
  接下来应该是翻过身开始按压前腰跟盆骨的部位,按摩师拿起挂在佑佑脖子上的长毛巾覆盖在背上,并示意要佑佑转过身面向自己,然而就在佑佑翻身之前就先把毛巾扯掉,一边转身一边说道:「反正…你也都看到更隐密的地方了,被你看到胸部又算什么…」。
  虽然佑佑这么说著,但还是声音发颤紧咬下唇的闭上眼睛,而按摩师看了佑佑的反应后先是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又咽下口水,随后便开始往腹部涂抹精油,而原本不需要涂抹的胸部,按摩师也缓缓的搓揉上去。
  见到佑佑依旧没有反抗的样子,按摩师便更加大胆的在双峰上揉捏,并且开始逗弄奶头,这使得佑佑不停的娇喘著:「嗯…哈呀~嗯哼…嗯!不…不要再玩弄我…我的奶头了哈啊~」。
  按摩师这才意识到自己揉捏佑佑胸部的时间确实过久了,轻声道歉后往本来的流程的腿部揉捏,也发现了床上已经溢满了从阴部流出的淫水,而自己的跨下也已经坚挺的难受,趁著佑佑难以注意到的角度乔弄卡著的肉棒。
  只是这个动作还是被呻吟中的佑佑看见了,贼笑了之后带著淫叫说:「嗯哼~好…舒服,可是还…还不够,哈呀~你肯定也看见了吧?呀啊…我跨间一直有水流出来…哈啊~那里想要更…更舒服一点,呀哈嗯~」。
  突然按摩师的动作停了下来,貌似理智线断掉了一般开始脱离按摩的范畴,手指隔著内裤抠弄佑佑湿润的小穴:「啊啊~是妳一直在引诱我的,我一直忍一直忍耐,妳还是这样…我不管了,接下来会怎样就怎样吧!妳就不要事后才说是我侵犯妳…」。
  看见按摩师的低吼后佑佑先是愣了一下,接下来就感到小穴里已经有手指缓缓的伸入且抠弄著,本来在思考是不是该要叫停,但是却又太过舒服的将这念头抛诸脑后,淫叫声也越发的浪荡:「哈呀~好…舒服,只要你…你不要太过分还让我够…够舒服就行~哈呀~啊」。
  按摩师不发一语的继续将手指插入小穴抠动一手伸向胸部搓揉,因为正是靠手指作为职业的关系,技巧上弄得佑佑欲仙欲醉的无法控制声量的淫叫著:「呀啊~哈啊!嗯~不…不愧是指压按摩师,哈嗯~手指真灵活呀啊…」。
  可能是坚挺肉棒卡在裤子里相当难受,按摩师收回搓揉胸部的手将肉棒给掏了出来,最后也将在充满淫水的小穴里抽了出来轻声地问:「按摩的时间快结束了,我就问妳…妳想要我把这个东西放进妳里面按摩更舒服的穴位吗」?
  佑佑娇喘著看向按摩师巨大且坚挺的肉棒,心理想著那怎么可以这么大…
  带著喘息说:「好…好大,想要更舒服…可是你没有套子吧」?
  按摩师的答案是肯定的,于是佑佑示意他扶自己到更衣间,自己的包包里一直有放保险套的习惯,于是就这样蘶蘶颤颤的被搀扶到更衣间从包里拿出了就一个的保险套。
  按摩师一把公主抱起了佑佑快速走回床上一边说著:「我快受不了了,时间也快到了,所以我们速战速决吧」,将佑佑放回床上后从她手上接过保险套就自行的套在肉棒上。
  脱掉早已经被淫水浸湿的内裤后爬上床乔了一下姿势,扶著肉棒抵在佑佑湿润的小穴入口:「要…要进去啰」,听到佑佑轻应了一声之后就将巨大坚挺的肉棒直直的插进湿穴深处。
  佑佑也长吟了一声,而按摩师也开始扭动腰部进出抽差著,湿润的小穴不停的发出答答水声,佑佑的淫叫声也持续的响彻:「呀啊~哈呀啊~啊嗯!嗯哼~
  要…要去了,哈啊啊~」。
  之前已经被按摩师灵巧的手指逗弄到高潮几次的佑佑,这次被巨大肉棒操弄没多久就又高潮了一次,然而按摩师也因为是第一次如此刺激且是在自己的工作场合做著,也很快就有要射精的感觉。
  随著一滑出一顶进的活塞运动,按摩师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一边抽插一边对佑佑说:「呜…妳都高潮了,我也快要…射了,快点结束吧…」。
  佑佑的淫叫声不停开口:「哈呀~不…不行,我还要呀啊~再等一下哈嗯…
  我又快…快去了嗯呜~」。
  听了佑佑的话后,按摩师也就忍耐了一下继续抽插著,只不过没有多久就坚持不住了低吼:「呜!不…不行了,忍不住要射了…哈嗯,射!射了~」。
  按摩师顶到底的射精后也缓慢的抽插几下,佑佑也又高潮了一次:「我…我也又要去了,哈呀~啊啊啊~~」。
  双双都高潮后按摩师拔出依旧还很坚挺的巨棒,拉掉充满精液的保险套后收拾起来,穿好裤子后看向还在床上无力喘息的佑佑开口说:「…按摩的时间有些超过了,我就先出去了…更衣室里面还有沐浴间,妳先休息一下再过去冲洗一下吧,跟妳一起来的朋友应该也要冲洗完毕了」。
  佑佑迷离的眼神看想按摩师,顿了顿才开口说:「哈嗯…你…你可不能因为尝到我这一次甜头就以为会没事的到处性骚扰其他女生喔…我只是…只是刚好很久没做想要了,你又刚好是我的菜…所以不可以的知道吧」。
  按摩师听了之后愣了神,过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对著佑佑微笑著说他知道,况且这间店是采对应同性的服务之后就快步的离开厢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