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星修女的赎罪》

  这个社会里,有光明的一面,自然也有黑暗的一面。
  除了太阳底下美好的善行之外,在人们没能察觉的地方,依旧存在著不少名为罪恶的阴影,麦贝恩镇也不例外。
  这个位于地图西北面,有著浓厚日耳曼色彩的城镇有著将近两万平方公里的面积,而在十数万居民之中却有著平均三人就有一人被卷入罪案的可怕犯罪率。
  强盗,毒品,军火,谋杀,人口贩卖,甚至是大规模的暴动,在这里也并非新奇的事物。
  幸运的是,这些曾经变成日常生活一部份的罪案开始逐步减少。
  麦贝恩镇的居民很感动,因为他们终于不用组成一群人集体出门,却只是为了到超级市场好好购买晚餐的材料。
  而这些转变,都是因为晨星修女。
  一次又一次把犯下各种恶事的罪犯们抓住,这名超级女英雄每天都总会在麦贝恩镇陷入危机时驾到,把坏蛋们赶入监狱,过著痛苦的日子。
  随著囚宠里的咒骂声越来越多,城镇里人们对她的欢呼也越来越响。
  跟她的称号一样,晨星修女身上穿著的是很普通的修女服,深蓝色的帽檐让她的金色长发更加耀眼。
  即使容貌被面罩遮挡著,人们都相信她有惊人的美貌。
  而在外袍底下的浅蓝色紧身衣,更把她比封面女郎还要丰满火辣的身材尽情勾勒出来。
  不过,罪犯们从来都没能注视这些。
  那双轻松地把钛合金捏成泥巴的手掌,比甚么武器都要恐怖。
  那对充满肉感的43吋长腿,曾经把整片墙壁踹成粉末。
  没有人知道晨星修女的真正身份,但是麦贝恩镇里面没有人不知道她是继承了来自遥远星辰的特异力量,名副其实的超人。
  在这个小镇活跃了将近两年,晨星修女击溃的犯罪组织多不胜数。
  贩毒,走私,贪污,甚至只是乱抛垃圾,没有任何一样跟犯罪有关的东西能够逃出她的制裁。
  所以对于麦贝恩警局来说,这个足有6呎2吋高的女性是他们最强大的合作伙伴,也乐得向她提供各种线报,借此打击罪犯。
  今天,晨星修女又在镇内的各座高楼大厦之间来回奔跑著。
  在清晨时她已经把一群正准备抢劫银行的坏蛋绑成一个个大花球送到警局的大门前面,刚刚亦将几个在公路上逆向驾驶的瘾君子阻止,顺道将车上的垃圾一齐扔进了垃圾桶,可以说是相当繁忙。
  但是,对她来说,这些都是值得的。
  晨星修女——没有人知道她真正的名字叫作席缇耶娜——跟其称号一样是个货真价实的修女。
  每天都在修道院中祈祷的她,只是希望麦贝恩镇的居民不用好像自己一样失去家人,可以和平渡日。
  因为一次意外,得到了来自星辰的祝福。
  她坚信这是上帝对她的祈祷所给予的回应,让她拥有打击罪恶,让这城镇能够重获平静。
  因此,她仿傚著小时候看过的漫画建立起全新的形象,以晨星修女这个名字出现在罪犯面前,让他们得到该有的惩罚。
  就在这时候,晨星修女的蓝牙耳机响了起来。
  「早上好,警局的朋友。」
  「嘿,女英雄,我们刚刚发现了拐带犯,正要把他诱导到13号街,能请你行个方便吗?」
  熟络的口气从耳机传来。
  她也老早习惯了那些提供情报的警员们跟自己这样说话。
  「当然可以!」
  「只有两个人而已,制伏掉就好,拜托!」
  简短地结束了联络,晨星修女一下子就从屋顶向著13号街的后巷跳下。
  她当然知道,罪恶不会就这样消失。
  可是,她也很清楚,只要自己能够继续努力下去的话,终有一日这个城镇能够迎接幸福的晨曦。
  中国有一句话,叫作守得云开。
  她亦相信自己能够坚持到底。
  ***************太阳静悄悄的落下,迎来了罪恶温床的黑夜。
  但是,晨星修女一天的『工作』并没有因此就结束,哪怕没有任何人会给她发薪水。
  入夜之后的麦贝恩镇跟本土其他城镇一样,相当的宁静,除了夜晚吹起的寒风之外,就只有公路上时而响起的喇叭声。
  不过这些从不代表麦贝恩镇处于和平的状态。
  「咿啊!」
  「咕哇!」
  晨星修女避开了壮汉的飞扑,然后把他一掌按在地上。
  「咿啊!」
  「咕哇!」
  「咕哇!」
  然后,晨星修女的手掌敲在另外两个强盗的颈子上面,让他们也昏死过去。
  这几个强盗拿著的刺刀很锋利也很长,能够轻易捅穿牛皮,可是对她来说完全不成威胁;反物质步枪的子弹都没法伤害她,这些玩具根本没办法在她的紧身衣上面戳上洞来。
  「好了,快点回家,年轻人不应该这么晚还在街上。」
  「谢,谢谢你!」
  让差点死在刺刀下的男学生离开了小巷之后,晨星修女把这些差点犯下杀人大罪的家伙交给附近的巡警,就好像飞走一样跳上屋顶。
  虽然在她的努力下,犯罪率已经急剧减少,但是夜晚的城镇仍不安全。
  这已经是她今晚第四宗『解决』的案子。
  幸运的是,晨星修女并没有发现那些犯罪组织的活动,要不然这个晚上可要忙不过来了呢。
  忽然,她在其中一坐商业大厦的高层平台上面停下。
  来自星辰之力的感应,让她察觉到有些某种异常的事物在市郊出现。
  这并不是晨星修女首次遇上超乎常人的特异力量。
  超能力,基因变异,邪恶的灵能,古老的魔法,日本的忍术,甚至是东方的仙道真气,都曾经是她的敌人拥有的力量。
  最后这些人也被她封印了力量,正蹲在囚房里。
  「看来这个晚上的节目会很丰富呢。」
  提高了警觉,晨星修女依随感应的方向前进,穿过了两个牧场,来到了曾经是观光胜地之一的古老钟塔。
  「噢,宾果。」
  很快,晨星修女就确定了自己的感应没错。
  钟塔上方的窗户溢出微光。
  她记得这个钟塔在晚上8点钟已经结束营业,而现在已经快要10点半,这个地方似乎仍然有人在活动。
  没有多想,晨星修女就从地下展览厅的入口潜入了钟塔。
  利用星辰之力的奇异力量,晨星修女一边隐藏自己的存在,从众多的黑衣壮汉之间穿梭过去。
  在那些守卫身上,晨星修女发现了他们都拿著散发邪恶灵能的短杖。
  她很庆幸自己没有冲动地采取正面突破。
  虽然这些守卫并不会对她产生威胁,但是要面对邪恶灵能的力量,可会大量消耗她的体力。
  二楼,三楼,然后是四楼,晨星修女一步步往上走。
  发现了隐藏在墙壁后的密门之后,她小心翼翼地以星辰之力洞察著密门另一侧的状况,以免重蹈覆辙。
  去年的某次行动,她正是因为缺乏了这份警觉性而几乎死在海底。
  再三确认门后的人数跟位置分布之后,晨星修女就作出了行动。
  她的双手在半秒内将密门旁边的墙壁好像纸张般撕烂,身体也同时冲进了密室之中。
  她看到了很多张惊讶的脸孔。
  「嘿呀!」
  「呜啊!」
  快速靠近眼前的守卫,晨星修女的拳头已经印在壮汉的脑袋上面,让他整个飞到密室的另一端。
  身体随即往旁一转,她修长的右脚已把旁边另一名守卫踢到陷入墙壁内。
  可是晨星修女的突袭也已经结束。
  「WTF!」
  「晨,晨星修女!她居然找到这里来了!」
  惊恐交加的守卫们各自掏出短杖,邪恶的灵能也变化成红色的光刀。
  没有任何犹豫,他们就对晨星修女展开了进攻。
  「咿啊!」
  「嘿呀!」
  「哈,哼,咿啊!」
  「咕啊!」
  让星辰之力包覆双手,她毫不犹豫地用自己的手指跟拳头抵挡灵能光刀,并将它们一把接一把的折断。
  肘击,膝撞,摔投,连环拳。
  将来袭的敌人接二连三的打翻在地,晨星修女展开了逆袭。
  时而闪烁著金光,星辰之力将邪恶的灵能全面压制,让守卫们的光刀失去了力量,所以这些本来就没法阻挡晨星修女的壮汉们很快就被当场打昏。
  「喝!」
  「咕哇!」
  双手劈在最后一人的太阳孔上面将之敲晕,晨星修女望向密室里唯一一个站在原地,没有趁机向自己进攻的人物。
  他是一个眼睛跟嘴巴都被头发和须子遮盖住,瘦骨嶙峋的老人。
  晨星修女很快就发现了几个奇特的地方。
  第一,这个老人手上拿著的黑色长杖,跟守卫们持有的灵能短杖看起来是同样的款式;第二,在他额上的大型饰物跟杖身有著相似的图腾纹路,而且更加复杂繁多;第三,她在这个老人身上发现了自己最初感应到的特异力量。
  「看来我的仆人们都太弱了些,都没法争取时间呀。」
  「星辰的光辉不会输给邪恶。」
  「原来如此,是大名鼎鼎的晨星修女吗?我真够幸运啊。不过,你比我想像中还要高大,而且很年轻呢。」
  晨星修女皱起了眉头。
  这个老人让她觉得很不对劲。
  在摇晃的吊灯下,那个头饰闪烁著红色的光沫。
  「邪恶的灵能者,你在这个地方打算作甚么?」
  「老人家都喜欢欣赏星空跟月光,这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啊。」
  「如果不希望跟他们一样下场的话,我建议你老实回答我的问题。」
  「对待老人该温柔点啊,西方的姑娘。看上你的贤智之星可会很失望的。」
  她很自然地提高了警觉。
  晨星修女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提及自己从哪个星辰得到特异力量。
  可是,这个老人却若无其事似的看破了她的力量泉源。
  在吊灯下,那个头饰溢出了红色的光晕。
  「你知道贤智之星?」
  「当然。在我的国家,它被称作玮星。被这颗象征伟大王者的极星选上,并赏受赐予的人,可不止你一个呢。」
  「看样子我不是唯一的幸运儿呢。」
  「噢,你当然是,因为你将会跟那些女孩一样幸福而幸运。」
  老人轻松的神情令晨星修女感到了不安。
  她的感应显示这个老人的邪恶灵能仍然在蠢蠢欲动。
  可是从现在这老人的言行看来,晨星修女完全没有感受到敌意。
  别说攻击,他看起来甚至连戒备的意图都没有。
  灯光间,那个头饰散发著红色的光芒。
  「那么,东方的老人家,你现在能够告诉我,你想在这里作甚么了吗?」
  「洋人都这么急性子吗?好吧,我就把我的目的告诉你。」
  晨星修女盯著老人。
  那个头饰在她眼里荡漾出红色的光痕,形成了一道又一道的曲线。
  「噢,不好意思,人老了骨头不好,要站那么久并不方便。可以允许我们坐下来谈吗?」
  「你觉得在这种时候,我会听你胡说八道吗?」
  「当然会,因为这些并非胡说八道。」
  「好吧,我只能希望你不会令我失望到对你动粗。」
  这样说著,晨星修女就跟老人坐在沙发上。
  当然,她的眼睛没有因此离开过老人的身体,要是这个老家伙敢动手的话她亦会第一时间作出反应。
  「首先让我作一个自我介绍吧。我是一名修习灵能的道士,东方的朋友都会叫我嘉祥道长,你可以直接称呼我为道长。」
  「那么,道长,你来到这个地方到底有甚么目的?」
  「噢,请不要那么焦急。来,深呼吸,深呼吸。」
  晨星修女轻轻的吸了口气。
  不知怎的,她发现自己激动的心情逐渐冷静下来。
  看来现在应该要谨慎行动才对——她不禁这样告诉自己。
  「刚刚我们说到哪里?啊啊,对了,我们正在自我介绍。如我刚刚说的,你能用名字称呼我,或者直接叫我道长。那么,我们有名的晨星修女,换你进行自我介绍了。」
  「既然你知道我就是晨星修女,有必要介绍吗?」
  面对她的提问,嘉祥只是摇了摇头。
  头饰的红色光纹一点点地交错起来,在她眼底形成了漂亮的图腾。
  「这是当然有的啊。我刚刚的介绍里面提到了自己的名字,以及出身方面的资讯。你不认为要好好谈谈的现在,我们应该对彼此都坦白一些吗?」
  「呃,嗯。好像也是。」
  「你那么通情达理实在很棒。晨星修女,换你进行自我介绍了。」
  「好吧,我明白了。」
  细想了一会也没有找到嘉祥这番话的问题,晨星修女决定沈著应付这个比想像中更加狡猾的老家伙。
  「我的名字叫作席缇耶娜,是在赛菲拉修道院中被神父养大的孤儿。自从得到了,那个,玮星的力量之后,人们都叫我晨星修女。」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席缇耶娜吗?真是个有意思的名字。」
  「噢,谢谢你的赞美。」
  被称赞的晨星修女——或者现在该直接以席缇耶娜这名字称呼她——礼貌地作出回应。
  嘉祥温文有礼的口吻让她很自然的放下了些许戒心。
  不过,这不代表她会因此忽视该问的问题。
  她眼睛里面的红色图腾正在发亮。
  「那么,道长,你在这里到底在策划甚么阴谋?」
  「席缇耶娜小姐,你难不成以为我是打算从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对麦贝恩镇进行甚么可怕的事情吧?」
  「你不用狡辩了,一个忽然占领钟塔的灵能者怎么可能没有任何图谋?」
  「这一定是天大的误会!相信我,席缇耶娜。」
  「你要是能够给予我一个合理的解释的话。」
  席缇耶娜皱起的眉头逐渐放松下来。
  听到嘉祥的回答之后,她忽然觉得自己的想法似乎太武断了些。
  在心底暗暗反省了自己的鲁莽后,席缇耶娜便决定谋定后动,先听完他的解释才作出相应的行动。
  「你也许听说过,灵能者的力量是来自世界上所有生命这个理论吧?」
  「这个我知道。以前被我逮捕的罪犯有好几个都是邪恶的灵能者,他们都说甚么要把大自然解放之类的蠢话,然后把公园变成跟森林一样。」
  「哎呀,没想到真的有人想要那么做呢。」
  嘉祥摸了摸须子。
  红色的图腾慢慢淡化,并融入了她的瞳孔深处。
  「道长,不要忘记你的承诺。」
  「当然不会。刚刚说到我的目的对吧?我其实只是想在这里的阁楼观赏天上的星星而已。」
  席缇耶娜的眉头再度皱了起来。
  她开始考虑要不要把这个胡说八道的老家伙好好惩治一顿。
  「噢,我美丽的晨星修女,不要生气!冷静,冷静,我们是在谈话,你应该保持心情的平静。」
  「如果你选择老实地回答的话。」
  在嘉祥的劝说下,席缇耶娜消去了动手的念头。
  谋定后动,不能鲁莽。
  她在心里这样子对自己说道。
  「好吧,说老实话,我其实并没有打算作出任何会让这个可爱的小镇受到伤害的事情。真的,我可以对自己的信仰发誓。」
  「那么你占据这里是为了甚么?」
  「噢,这个其实也是美丽的误会啊,尊贵的晨星修女。我可是对这里的管理人进行合法的租借了啊。」
  「租借?这里?」
  「当然!而且是有付钱的。」
  嘉祥从怀里掏出了一叠皱巴巴的纸张。
  从他手上接了过来,席缇耶娜快速地阅读上面的内容。
  很可惜的是,这张符带同意书的合约上面,真的列明了这个老人跟钟塔管理者以怎样的条件作出场地租借。
  「真难相信一个恶棍会如此奉公守法。」
  席缇耶娜不禁如此说著。
  她并没有察觉,嘉祥头饰的图腾正跟她瞳孔尽头的图腾互相闪烁著。
  「这不就已经证明了,我是一名有著诚信的国家公民了吗?」
  「不要以为靠几张A4就代表你同样的清白。告诉我,你在这里打算作甚么事?」
  「噢,不好意思,请允许我回到本来的话题。刚刚我提到了灵能者的力量来源了,是不是?」
  「源于大自然跟所有生命甚么的吗?」
  「正确!对我们这些自小学习灵力的修道之人来说,一切拥有生命的事物都能够为我们带来力量,让我们不用依靠哪天可能会熄灭的星星。」
  对于他仿佛在嘲讽著甚么的口吻,席缇耶娜皱起了眉头。
  可是,想到嘉祥刚刚建议自己冷静之后,她很快就平复了心情。
  「灵力,意思是源于灵魂的力量。我们的文化有一句话,『问魂所归』,是让我们时常反思自己的灵魂应该回归到甚么地方。鼎鼎大名的晨星修女,想必认为灵魂应该回到上帝的怀抱是不是?」
  「对我的宗教而言,这是真理。」
  「喔喔,当然,当然。不过在古老的东方,人们总会相信灵魂离开了身体之后会回归到大自然里面,孕育新的生命。而这份奇异而伟大的力量,就是我们这些灵能者日夜追求的宝藏。」
  「原来如此。看来那些被当作环保份子的蠢蛋不是单纯的神经病呢。」
  席缇耶娜仔细的聆听著。
  她并没有发现,自己对眼前的人物已经失去了警戒。
  「正如水会流到低处那样,在一个自然环境之中,这些灵力也会朝著地理因素流动,然后在某个位置聚集起来。」
  「就好像河流跟湖泊一样?」
  「你实在太聪明了,正是那样。在我们的文化里面,都把这些灵力流动的路径称为『灵脉』,并把交汇之处称为『灵穴』。噢,对了,席缇耶娜,可以请你脱下帽檐跟面罩吗?」
  嘉祥突兀地对她提出了要求。
  「这是必要的吗?」
  「是的,这是必要的。最少,对我来说。」
  「那看来我没有选择。」
  说完,席缇耶娜就在嘉祥面前展露了本来的面貌。
  这个超级女英雄没有察觉到自己公开了真正的身份。
  她甚至没有发现,自己很随便地答应了这个灵能者莫名其妙的要求。
  「噢,请你允许我说一声赞美上帝。我从来没想到,晨星修女真正的长相居然这么迷人,完全不会输给荷里活那些性感火辣的艳星!」
  「你过奖了。那么,我可以戴上面罩了吗?」
  「那样太可惜了,当然不行。」
  「好吧。虽然以真面目示人我可不习惯。」
  席缇耶娜把面罩跟帽檐放到一旁。
  任由嘉祥打量著自己的身体,她只是沈著地思考这个人的理由到底有几成是真几成是假。
  「刚刚我们提到灵脉跟灵穴了对不对?其实,这些灵力不单会汇聚起来,也会好像潮汐那样,力量的强与弱会随著时间的流动而起伏。因此,我才会花那么多钱租用钟塔,并在这个时间活动。」
  「听起来你的意思就是在等待,那个,灵脉变强?」
  「完全正确,真不愧是麦贝恩镇的女英雄!是的,我花费了差不多三年的时间进行推测,才在这个钟塔找到灵穴,以及它汇聚灵力最高峰的时间带。」
  「所以,为了得到这个灵穴,你就占据了这里?」
  「容我纠正你的发言,席缇耶娜。我是依照具备法定约束力的合约,正式租用了这个地方。」
  「噢,抱歉。」
  席缇耶娜对嘉祥表达了歉意。
  听到这里,她确实没有找到这个人的行动有任何犯罪要素,不禁对自己最初的感应有了疑问。
  如果真的没有问题,为甚么她在赶来这里时会感到不安?
  席缇耶娜忽然感到脑袋有些混乱起来。
  她来到这里,是打算干甚么的?
  为甚么她现在会坐在沙发上?
  「席缇耶娜,席缇耶娜?」
  「啊,噢!不好意思,我似乎恍神了。」
  被嘉祥叫唤了一下,她才从恍惚中回复过来。
  刚刚还在沈思的东西好像打从一开始便不存在般,从她的脑袋里消失。
  「来,席缇耶娜,仔细的听我说话。」
  「听你的话?我是来听你的话的吗?」
  「是的。我说,听我的话,拜托。你来这里的理由,不就是跟我好好的谈一顿吗?」
  「是这样吗?」
  「当然。只要听我的话就成了。如何,记起来了吗?」
  「好像是这么回事呢。」
  听完嘉祥的解释之后,席缇耶娜才放松了下来。
  那阵好像忘记了甚么重要事情似的感觉,也随著这份轻松感而散去。
  是的,她是来听这个灵能者的话。
  为甚么刚刚就是记不起来呢?
  「那么,容我继续。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
  得到了她的肯首后,嘉祥才再度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