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说服妻子夹著情人的精液回家(上中下)》

  (上)
  和雨柔结婚已经十年了,总体而言,我们的婚姻是幸福的。
  雨柔是传统的贤妻良母型的女人。
  一直到新婚之夜,都坚守著自己的处女之身,也一直为我守身如玉。
  我们相遇在大学图书馆,一次偶然的擡头让我们彼此相识相知。
  毕业后我们就结婚了,如今,已经度过了十载春秋。
  十年内发生了很多事,但雨柔的身材一直保留得很好,她也许不是世界上最迷人的女性,走在路上也不会动不动遇到星探,成为职业模特什么的,但相较于一般女性,她确实有她迷人的资本。
  十年了,她的容貌依旧姣好,体型比起当初,反而更显得前凸后翘。
  雨柔非常地保守,最多允许我隔著衣服爱抚她的乳房,每次我想把手伸入她的内衣或者裙内,都会被她坚定地拒绝。
  新婚后她在床上也非常保守,大多数时间我们都是关著灯,做著传统的传教士位。
  我个人有些特殊嗜好,可能诸位觉得有点变态,我喜欢吞精,这习惯可能是我十几岁时养成的。
  那时,我找了一个比较骚的女友,她喜欢精液,还喜欢和我分享。
  她喜欢帮我把精液吸出来,然后激情地吻我,温暖的精液从她的嘴里流到我的嘴里,再流回她的嘴里,又流入我的嘴里,不断地交换中,直到被我们两个吞了进去。
  她在做完爱后,喜欢把两腿张开,让我用舌头把她的阴部清理干净,这样她的阴部就会比较干净,不会被她父母发现。
  这段经历很美好,但在持续了几个月后却戛然而止。
  当她张开双腿要我舔干净她和其他男人做完爱后留下的痕迹时,被我毫不犹豫地拒绝,并且离开了她。
  这段经历让我开始厌恶太骚的女人,于是纯情的雨柔成了我的女友我的妻。
  可惜在享受了雨柔的纯情后,我又开始怀念那段激情四射的时光。
  我开始缠著雨柔,试图让她放松自己的底线,在床上可以更放浪形骸一些。
  我先试图让她接受开著灯做爱,成功后又费了很大的劲说服她可以让我舔她的阴部。
  接著就是好几年的努力,她终于肯舔我的肉棒,但她绝对不会吞精。
  或者在我射精的一刹那停止,或者如果没把握好时机时她会吐出来,说这真恶心。
  直到近几年,她才允许我在做完爱后俯下身,品尝自己的精液。
  每次我在做完爱后都会这么尝试,最近她终于屈服了。
  她这么做大约仅仅是为了让我满意,而不包括其它的意义,虽然这确实让她在做完爱后又享受了一次高潮。
  她不是乐于如此,仅仅是为了让我满足,也避免我喋喋不休的请求。
  这几年,我一直暗示她,我希望从她的阴部舔到其他男人的精液。
  也许前女友修长的美腿张开后那浓浆的诱惑开始在我脑海里发酵,也许仅仅只是吞多了自己的体液,这东西已经像毒品一样让我上瘾,我开始想象其他男人的精液的味道,他们品尝其实会是什么样子的?当我从雨柔湿润的阴道内把自己的体液清理干净后,我会对她说:「想象下如果我吃的是其他男人的精液,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或者说:「真不知道别人的精液在你体内会是什么味道呢。」
  大多数时候,雨柔仅仅假装没听到,或者回答说,她跟我在一起很开心很幸福,她只需要我就足够了。
  有时雨柔也会生气骂我,说我不爱她了,说我变态。
  我会试图说服她,我是如何地爱她,我太爱她了,我愿意她享受更多的男人,甚至喜欢喝其他男人在她体内留下的精液。
  两三年过去了,我的尝试没有任何成效,雨柔始终不肯。
  我几乎接受了这个事实,今生我会有一个忠诚的妻子,她的阴道不会有其他男人的精液。
  这是件对别人来说也许是最幸福的事,至少对王宝强来说是如此,但无法压抑的失落感还是充斥我的内心。
  前女友两腿间的白浆开始频繁地出现在我的梦里。
  老实说,雨柔能允许我从她的阴道内舔我自己的精液,我已经够幸运的了,其他女人大约绝对不允许自己的丈夫这么做吧?我还能要求什么呢?直到两个月前的某个晚上,在做完爱后,雨柔躺在床上,两腿大大地张开,我的精液从她的两腿之间凌乱的阴毛中流了下来。
  而我则跪在她面前,用舌头帮她清理阴部,把自己的带点咸味的精液一点一点地喝下去。
  雨柔突然说:「你真想在我的阴道里舔另一个男人的精液吗?」
  我激动地颤抖了一下,太出乎我的意料了,「真的,我非常渴望从你的阴道里舔另一个男人的精液,」
  我急忙回答,「为什么这么问呢?」
  「不为什么!」
  她的回答听起来很平静。
  我卖力地舔著她的裂缝,舌头深深地探入她的毛茸茸的孔洞之内,把我和她体液的混合物卷出来,再吞掉。
  我的努力显然得到了回报,雨柔的身体开始颤抖,她高潮了。
  完事后,我继续舔她的阴部,再次询问雨柔,她说的让我在她的阴道内舔另一个男人的精液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坚持说没什么意思,只是和我开个玩笑。
  她说她知道我一直想做这事,她知道这样可以让我兴奋。
  那时,我仅仅觉得很奇怪,她居然我会提到另一个男人的精液,尤其是知道她本人对这事有多深恶痛绝的前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