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太见习骑士的后宫学园生活 (第一章~第三章)》

  第一话后宫学园的性生活开始了咚咚……
  早上。有人在敲门。
  「哈啊啊……谁啊……?」
  罗夫从棉被爬出来。
  个子大概是成年人的一半身高。细到跟女孩子差不多的手脚。
  罗夫怎么看都只是个小孩,身上没有穿著睡衣,而是类似长袍的衣服。看起来就像是这间老旧屋子的屋主,下床踏著沈重脚步。
  「就算没有跟人妻们一起去玩,也拿到这么多零用钱了,过个一阵子的颓废生活也行吧……真不想起床……」
  揉揉睡眼,用青春期前的尖锐声音抱怨,打开门。
  跟罗夫同居的唯一一人,也是他的母亲,朋友很多。
  被妈妈的好友们叫去各个地方,最后一次被叫出去是几天前,结果预定一年内都回不去了。
  因为,其中一人让我去读国内最好的学园。
  这种事是不错啦,但罗夫生性懒散,过著吃饱睡、睡饱吃的生活。
  「敲门没有回应,代表玛瑟妲妈妈出门了吧……妈妈不在家时,这些事情就得由自己来,真麻烦。」
  罗夫来到家门前,边打呵欠边开门。
  「贵安,罗夫。很久不见了。」
  敲门的人,就跟字面一样,是个一看就让人醒过来的大美人。
  眼神透露出慈爱,有著鹅蛋脸的美女。
  巨乳毫不客气露出了一大半,连肩膀跟背部都给人看,身上只穿一件草绿色的礼服。跟雪一样白的纤细手腕,戴上长手套。手环、脚环、装饰品都镶嵌了红色珠子。有如金色丝线的长发,戴著让魅力更为增加的银色发饰。
  很有品味的银饰,以及服装,都是能够更加凸显出女性成熟身体的东西。
  听说这位女性生过十七个小孩,年龄大约四十岁,怎样也不像啊。
  ──外表就像是十几岁的年轻少女,露出有如花朵盛开的笑容。
  「啊啊……」
  突如其来的访客,让罗夫说不出话。
  意料之外的美人,把睡意赶跑了。
  一年没见了。
  不只是外表年轻,就连气质都很优雅。态度温柔,还能烤出美味饼干,是罗夫最喜欢的妈妈友。
  「佩佩朵姐姐!」
  「真是的、罗夫,还叫我姐姐……我已经有年纪了喔。」
  美女用悦耳声音、为难说著。
  「像姐姐这样的大美女,哪能算是有年纪啊!」
  大美人蹲下来,抱住罗夫。
  温暖柔软的丰满肉体,感觉超爽。
  如果再长大一些的话,就不能这样享受了。
  (好爽……能够合法性骚扰。当个小男生太棒了!)
  就算是个还未长出喉结的男生,也知道自己鼓起帐棚了。
  (光是抱住就勃起了……柑橘系的香水也很棒……外表清纯,而且气质优雅……啊啊,如果能跟她来一发就好了。)
  在心里碎碎念。跟年龄不同,罗夫其实是个大色胚。知道他本性的生母,总是说著『小色鬼』『外表是小孩的中年大叔』『解决少子化问题的关键』。
  「呐、罗夫……」
  大美人突然放开了。
  一团乱的头发。有点脏的脸。皱巴巴的衣服。让大美人看到皱起眉头。
  「你都没好好打理穿著呢……」
  「哈哈,这阵子都在睡啊……如果知道姐姐要来,我就会把衣服穿好了。」
  「不能这样……我可是来接你的喔?」
  听见这句话,知道大美人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跟自己有关的事。
  「对了!佩佩朵姐姐要带我去读书的日子,就是今天!这阵子都一直睡,完全忘记了,对不起。」
  「不必在意。有想起来就好。」
  大美人安慰。
  「那就走吧。已经先跟你的妈妈玛瑟妲打过招呼了,现在就出发也可以喔。」
  「这样啊……但是,这个德性出门不好吧?」
  「在路上打理就好了……或者,也能使用《魔法道具》喔。」
  这么说后,大美人看著罗夫脖子上的首饰。
  金色锁子前面,镶著一颗磨成圆型的青色宝石。
  「这种事也知道啊。」
  罗夫也看看自己的首饰。
  「我知道呢。别看我有些年纪,我可是对魔法很清楚的。」
  大美人有些自豪说著,但态度并不骄傲。
  「虽然我是从玛瑟妲那里听来的。」
  大美人突然脸红。
  「那个……她把跟朋友们介绍罗夫时,所收到的介绍金存下来,拿来买的。」
  「连这种话都说了啊。」
  罗夫很佩服。
  这个世界有名为《魔法》的技术。
  不是肉体的力量,而是心之力──用精神力作为代价,引发任意现象的技术。
  魔法道具是用来发挥魔法效果的道具,罗夫身上的首饰就是其中之一。不像是母亲会送给一个小孩的东西,魔法道具非常昂贵,所以随便说出去,很有可能会被抢走。
  (把送给儿子昂贵东西的消息说出去……大姐姐很受妈妈的信赖啊……这也让我知道妈妈友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在心中说著,把对于佩佩朵『善解人意的大姐姐』相关评价,加上一句『值得信赖(妈妈的眼光)』,在『打砲对象』的顺位中大幅上升。
  不过,这个大美人本来就排名第一,远远超越了第二位。
  「我喜欢让美人照顾,但打理还是得自己来。」
  罗夫决定不能这么邋遢,对佩佩朵说道。
  「既然是来接我……就是要去『王立骑士养成学园』吧?」
  大美人微笑。
  「咬咬……对了,王立骑士养成学园是干嘛的?」
  马车里面。吃著佩佩朵做的三明治,一边发问。
  马车左右,有两名骑马穿著铠甲的女人。那是护卫佩佩朵的女战士,包含驭手总共三人。每个都是美人,穿著昂贵铠甲,看见邋遢的自己,感觉就像是看见呕吐物。气量不像佩佩朵那样宽广。
  「……没听玛瑟妲说过吗?」
  「只知道是国内最好的学园……」
  「……什么都不知道……竟然还会答应啊,罗夫。」
  「怎么可能拒绝大姐姐的邀请?……咬咬……玛瑟妲嬷嬷说,这是个见识外面世界的好机会,好好接受教育……我也想试试看。还说大姐姐已经付清所有学费了。」
  罗夫说明,佩佩朵流出冷汗。
  「我知道了。接下来我会说明。如果对学园感到不满意,就直接说出来。现在还可以拒绝的。」
  「好。」
  罗夫点头。佩佩朵认真说明。
  「罗夫接下来至少要待一年的学园,那是聚集国内优秀的年轻人们,培育成优秀骑士的机关。」
  「喔喔。不愧是国内最好的学园……呐,那么好的学园,我这种乡下人读得起吗?不是只收骑士的小孩?」
  「没有规定入学身分。只要求识字跟计算在一定程度,以及负担所有相关费用。满足这两个条件,无论是骑士、商人、农民的孩子,都可以入学……罗夫的状况,费用我已经付清了,读书的程度就不知道了。」
  「可以啦,玛瑟妲妈妈有教我,说是为了将来帮上疼爱我的大姐姐们,让我读了很多书,还去像是专收有钱人的地方念书了。」
  罗夫说了,佩佩朵满意点头。
  「对,玛瑟妲有努力帮罗夫。现在可以跟我正常对话,也能理解内容。这样肯定没问题的。」
  「大姐姐很熟悉学园啊。大姐姐认同的话,代表我具备入学必要的读书能力了,可以放心入学……啊,可是。」
  「怎么了?」
  「我虽然会念书,但体力跟运动能力就不行了……魔法应该也学不来?我或许没有才能吧……就算在学园锻炼,可能也无法提升。这样毕业后能当骑士吗?国民们很难接受吧。现在还能过著好日子……还是别去学园好了。」
  罗夫叹了口气。佩佩朵流著冷汗说明。
  「毕业后……没有规定一定要成为骑士。不只是成为骑士替国王效力,也有人自由生活,为了世界努力啊。就算入学了,未来也是由自己决定。在学园学习的意义,不是当作成为骑士的仪式,而是锻炼自己──让自己跟自己以外的人,能够有更多机会得到幸福。」
  「嗯……我知道了,大姐姐。」
  罗夫微笑。
  「我要入学。」
  如果毕业后,还能继续吃饱睡睡饱吃的话,就没问题。
  (而且,如果跟佩佩朵这类的大美人打好关系,往后的生活会更好过吧。)
  罗夫在心里奸笑,佩佩朵换了表情。
  「谢谢,罗夫。虽然有点早,但这是祝福你入学的礼物。」
  佩佩朵拿出一个皮袋。
  把袋口朝下,倒出里面的东西。
  那是各种颜色的七颗宝石。
  「很漂亮啊……不过,我跟宝石不搭吧。还是大姐姐留著吧?戴在大姐姐身上,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礼物了。」
  「谢谢。但这与其说是装饰品,应该说是更实用的东西喔。」
  佩佩朵朝罗夫的胸口伸手。用双手握著罗夫首饰的宝石,以及她送出去的宝石,念出发动魔法必要的『咒文』。
  「『』!」
  以首饰为中心,散发耀眼光芒。
  「这样就结束了。」
  光芒消失,佩佩朵微笑,身体凑过去。
  「刚刚、在罗夫的首饰加上几种魔法效果。要确认看看吗?」
  「嗯,等等。『』!」
  罗夫握住首饰的宝石,咏唱咒文。
  生母致赠的首饰──具有魔法校的道具,发出光芒,在空中显示效果的文字。只要触碰这些文字,就能发动了。
  「啊、真的。只有两个,却能做到很多!」
  「调查对方健康状态的效果,以及瞬间端正容貌的效果吗?」
  佩佩朵看著倒反过来的文字,确认说道。
  「是啊。对我来说都很有用……大姐姐给我的道具,能让效果发挥得更好。谢谢。」
  「该怎么说呢?虽然很高兴,但我更满意你能知道价值所在。送给你也没有白费了。要好好充实学园生活喔。」
  「嗯!」
  罗夫很有精神回答。这个时候。
  「有不速之客呢。」
  佩佩朵温柔的声音,突然变得尖锐。
  罗夫歪著头时,马车减速、停下来。
  「下车吧、罗夫。绝对不能离开我身边喔。」
  「虽然还不明白,但我知道了、大姐姐。绝对不会离开的。」
  「好孩子。在我的身边,比在世界的任何地方都更安全。」
  罗夫慢慢起身,慢慢下车。虽然他有注意,但还是碰到了佩佩朵的大腿。
  (哇!虽然情况不妙,但可以碰到大姐姐软软的大腿……太棒了!)
  佩佩朵带著罗夫下车,驭手坐在原位等候。骑马的铠甲女性们,则是守在佩佩朵左右。
  「嘿,从马车出来的女人,跟这两个骑马的女人,都很不错啊!」
  突然,听见下流声音。
  「嗯?」
  不知不觉,马车跑在森林里。约一百公尺外,站著几十个男人。
  都是中年胡子男。脏兮兮的,身上是陈旧皮铠,拿著剑跟斧头。
  「山贼?」
  「是呢。」
  佩佩朵毫无动摇。不像是装的。
  这让罗夫感到安心。应该没问题。
  「没错!咱们就是连小孩听到名号都不敢哭的『迪斯匹亚盗贼团』!在这里就是要抓你们!」
  站在山贼团前面几部的黑框眼镜男人,应该是头目吧,插嘴罗夫跟佩佩朵的对话。
  「眼镜大叔,是要打劫我们吗?」
  罗夫大声询问。
  「把你们卖到奴隶市场!或者当我们的肉娃娃也行……老子很有人情味的,会好好对待你们!」
  后半段应该是对手下们说的。个个露出奸笑,伸出舌头。
  「真让人心痛……没想到那个人,竟然会埋伏在这条路上。」
  「……什么?」
  佩佩朵伤心皱起眉头,罗夫歪著头。
  「为了你们好,最好别乱抵抗。我们人数更多啊!」
  头目恐吓,其他山贼也跟著吼叫。
  「很有自信啊。应该是认为几十个人对付四个女人,很轻松吧……这边的铠甲女人,可能是传说中的战士。看起来就很强。」
  罗夫老实说,头目嗤之以鼻。
  「别多说废话了,小子。因为老子很清楚你们的实力,也很清楚咱们的实力啊!」
  头目恐吓,拿起眼镜。
  「要说原因的话,就是不久之前从商人手里抢来的这个东西!」
  「眼镜?」
  罗夫脑袋浮现问号。佩佩朵说明。
  「那是可以看穿对手强度的魔法道具。名字是『探索眼镜』。看起来是很廉价的东西,用途则是能够看出对手的能力。」
  听见佩佩朵说的话,头目炫耀。
  「知道的话就好!刚刚看见马车里面,小子的等级是1,铠甲女人是3,礼服女人是2,相对的,我们这边都是等级都超过20的最强山贼团……怎样?知道抵抗是没用了吧?」
  「可以看穿马车……就算被东西遮住了也能看穿,比外观的品质更高呢……可是,为何会认为我们的等级很低呢?」
  佩佩朵露出挑衅似的微笑。
  「什么?」
  「知道等级是可以伪装的吗?为了保持地方和平、铲除恶徒,所以才故意降低等级喔?」
  左右的铠甲女性拔出剑,摆起架式。
  虽然站姿不变,但佩佩朵的气质变得锐利了。
  「用那副可以看穿我们能力的眼镜,好好看清楚吧。」
  嗡嗡嗡嗡嗡!
  突然,三人身体冒出斗气。
  「哇!怎么回事!」
  看见未知现象,罗夫惊讶摔倒。
  「只是稍微解放力量……只是如此……抱歉吓到你了,罗夫。」
  佩佩朵温柔微笑。
  「怎么……可能……」
  惨叫的人,是刚刚还充满自信的头目。
  「怎么回事啊、老大?她们做了什么?」
  「不要慌、那只是虚张声势……对吧、老大?我们更强吧?」
  一名山贼慌张询问,头目没有回答。
  「5……8……10……15……23……还在上升……」
  「老大、别一个人碎碎念,好歹说些什么吧!」
  其他同伴催促,头目满头大汗说了。
  「快逃……」
  「为什么?那是上等的猎物啊……啊!该不会……」
  「白痴、状况不同了!我们没有胜算……那是怪物……现在我们变成怪物的猎物了!会被杀的!」
  头目大声说完,从腰际的袋子里,拿出手掌大小的白色球体,朝地面砸。黑烟遮掩了山贼团。
  「那是烟雾弹?」
  罗夫好不容易才习惯,慢慢起身。
  乒……
  「刚刚……好像有冰块裂掉的声音……」
  听见声音看看周围,森林没有任何雪跟冰。
  「听错了吧……?」
  自己下结论时,山贼们大喊。
  「真的要逃吗?老大!就算对方很强,我们人数可是十倍以上啊!」
  「有命再说啦!」
  「我赞成老大的意见。不知道她们有多强啊!」
  黑烟方向,山贼们吵起来。
  分成要打跟不打的两方。
  从远方传来的脚步声,人数不算多。
  (怎么回事?)
  看看佩佩朵。
  虽然不知道她们有多强,但只有佩佩朵跟铠甲女人认真起来,应该能轻松消灭山贼吧。看看铠甲女人们,拔剑出来后就不动了,应该是认为不应该主动投入战斗吧。交给雇主佩佩朵来决定。
  「罗夫,绝对不能离开我身边喔……」
  佩佩朵平静微笑,但表情紧绷,就跟解放力量的时候一样。
  「开始讨伐。不要出现损伤。尽早结束。」
  「「是!」」
  ──铠甲女性大声回答。
  「哇……大姐姐们要把山贼杀光?虽然说是自作自受,也太过火了……」
  看看完全没打算手下留情的铠甲女人们跟佩佩朵,下意识叹气。
  此时,天空突然变暗。
  「怎么……?」
  不知何时飞到上方,足以遮住太阳的巨大东西,朝著山贼们的方向坠落。
  「那、那、那是什么?难道是龙吗?」
  喊出巨大怪物是什么生物的人,是山贼头目。
  类似蝙蝠的巨大翅膀,将黑烟吹走,把跟屋子一样高的树木弄断很多根。超出常识的一幕,其他山贼都吓傻了。
  「正确来说,是『火龙』。」
  佩佩朵平静解说时,龙开口了。
  「哈哈……发现强大的力量了……看起来应该很美味的三个女人……不只好吃……也能增强我的力量吧……」
  皮肤覆盖看起来很硬的八角形鳞片,龙照顺序看著佩佩朵跟铠甲女人。
  「不妙吧……?」
  罗夫压低声音。
  听过龙的传说。对人类而言,是非同小可的灾祸象征,这种铺天盖地的气势,总算知道传说没有灌水了。
  「没事。我会守护罗夫。」
  佩佩朵用温柔声音说了,铠甲女人们把剑尖重叠一起。
  「【力力……‧!」
  互相重叠的剑尖,冒出巨大光辉。
  「刚刚是咒文……这个现象是魔法?」
  罗夫询问,佩佩朵说明。
  「这是几个人共同施展的『共同魔法』。如果能像她们一样心意相通的话,力量比单人魔法强上几十倍。」
  铠甲女人的魔法光芒,形成不会输给龙的巨人外观。
  乒乒……乒乒……
  「……又是很像冰块破掉的声音?」
  突然听见奇怪声音,看看周围。
  可是,没有冰。
  抓抓头时,山贼们大喊。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山贼们畏惧惨叫,巨人殴打龙的头部。
  砰!
  「……咕……呕……」
  巨人一直打龙的头。龙被打了两三下,用尾巴攻击。把周围的树木连根拔起,攻击巨人。
  咚!
  巨人倒下,压断许多树木,用单手撑起身体,立刻站起来,挡住尾巴。
  「喔喔!放开……放开!」
  巨人把尾巴夹在腋下,一直打龙的头。龙一直被打到要害,慢慢倒下。
  「喔喔!打倒龙了!」
  「她们果然是怪物……趁她们还没注意到,快逃!」
  好不容易保住一命,山贼们也没有高兴到哪里去。
  这个时候。
  乒……乒乒乒乒……啪哩哩!
  「这次声音更大了,大姐姐有听到吗?」
  擡头,发现佩佩朵看著上空。跟著看过去,说不出话。
  「那是什么……啥!?」
  注意到异状的山贼们,也跟著擡头,吓到下巴阖不上了。
  天空出现黑色龟裂。里面慢慢出现一个跟山一样大的巨大身体。
  「又是龙?比刚刚那只还大……!」
  睁大眼睛。下一瞬间,龙完全跑出来,龟裂慢慢填补,变回正常的天空了。
  「龙龙龙……我竟然掉下来了……!」
  张开翅膀停在空中的龙,莫名大喊。
  「强大力量……对了、人类……就是妳造成的……!」
  龙伸长脖子,盯著佩佩朵跟铠甲女人。
  「这是……与其说是敌意,更像是杀气?啊啊……死定了……跟那只龙比起来,巨人就跟小孩没两样……啊啊……死之前能够跟大姐姐打一砲就好了……」
  罗夫灰心,佩佩朵说了。
  「没事,我说过会保护罗夫的。」
  听见温柔声音擡头,看见佩佩朵微笑。
  表情看不出失落,而是能够突破这个绝望状况的可靠笑容。
  「罗夫,还有一些时间,听仔细了……」
  看见龙的脸颊慢慢膨胀,佩佩朵解释。
  「『魔物』是异世界的生物。像刚刚那样发动强大力量,导致时空扭曲时,异世界生物就会掉下来。也有可能从我们的世界掉过去,就变成那种生物了。」
  「所以……使用强力魔法时,可能出现召唤出那种魔物的副作用?」
  看看龙张大嘴巴,喉咙里面有火炎凝固的东西,罗夫询问。
  「那要看状况决定。举例来说,就算用了把山轰掉的魔法,一般也不会形成扭曲。不过,一旦有什么原因导致容易发生扭曲的话,就不宜应了……目前还在调查,看来这个地方有发生一些异状,导致扭曲容易发生……刚刚打倒的火龙,并不是栖息在这里的生物呢……唉呀。」
  原本昏倒的火龙,张开翅膀。
  「龙龙龙……可恶,通通化成灰吧!」
  火龙飞到马车上方,张开嘴巴。
  喉咙喷出火炎的瞬间。
  喔喔喔喔喔喔喔!
  被更上空的龙喷火消灭了。
  「啊啊啊啊!」
  覆盖视野的大火,罗夫尖叫。
  「【大地的伟大手腕】!」
  不只是罗夫跟山贼,整座森林被火炎吞没的瞬间,佩佩朵咏唱咒文。应该是防御魔法吧。手发出白光,盖住整座森林。
  「什么……人类的光之魔法……挡住我的火炎……!」
  看见火龙烧光,变成光芒粒子,龙哀号了。
  「替刚好掉到这个世界的你感到同情。可是……我不许你伤害这个孩子……『战女神的剑闪』!」
  佩佩朵发动防御魔法时,伸出另一只手。
  手腕发出银色光芒,贯穿龙的胸口。
  啊啊啊!
  龙跟火龙一样,化为无数的光芒粒子。
  粒子消失,换成出现许多大颗宝石。
  「得救了,这次换成下宝石雨?」
  「魔物在这个世界被打倒时,灵魂回到原本的世界。此时,留下肉体形成的宝石。宝石的大小、数量、品质,会根据魔物的强度产生改变,但龙一类的魔物,宝石品质是最好的。」
  看见仿佛冰雹一般洒下来的宝石,佩佩朵微笑。
  「没有危险,可以安心了,罗夫。」
  佩佩朵说了。
  她应该随时都用魔法道具,观察周围吧。发现山贼跟火龙的气息,所以才能冷静应对。
  「谢谢。大姐姐不只是美人,还是强大的魔法使。太厉害了。」
  「呵呵,过奖了。」
  佩佩朵害羞微笑。这只有短短一下子。接著,她吩咐铠甲女人们绑住山贼团、回收宝石,让驭手把山贼交给留在最后的仆人带走。原本只有要跟龙战斗,但也顺便把山贼抓住了。
  山贼们看著宝山,也不敢动。应该是吓到没力了吧。不敢抵抗了。
  「事后处理需要一些时间,没办法立刻出发,对不起啰。罗夫要在马车里面休息一下吗?」
  自己没啥可做的。只能乖乖听话。
  (连事后处理都很熟练……果然好想干这个大姐姐啊……在抵达学园之前,一定要跟大姐姐……一定要跟佩佩朵打一砲。)
  进入马车之前,看著佩佩朵性感的背影,这么发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