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龙驾凤 1-2》

  一,龙顶天是武当门下大弟子,武林奇才,内外兼修。一身横练精壮肌肉,龙阳功已达到七重,鲜有敌手。
  江湖上许多未婚女侠和夫人们对龙顶天爱慕不已,暗送秋波甚至投怀送抱的侠女不少。
  但是龙顶天却是谦谦君子,对于美女们只是发乎于情至于礼。
  ‘有谁会想到你这个武当大弟子是天下第一大淫贼,而且跪在我这个人妖胯下吃我的鸡巴呢’,阴柔人妖摸著一身精肉的武当大弟子脑袋,很满意的享受著。
  武当大弟子裸露著精壮的上身,很虔诚地用舌头和嘴伺候著主人的大鸡巴。
  他胯下突起帐篷,里面超大号的巨龙坚硬无比。
  ‘青城派的掌门夫人,衡山的掌门师太,都破身了吗?’娇小的阴无忌象主人一样站著一身精肉的龙顶天跪伏在阴无忌的胯下,象一个下贱的妓女,舔著主人的蛋蛋,双手套弄著主人的鸡巴‘她们已被巨根破身,被巨根征服,早晚会成为我巨根的性奴’
  ‘就像当年,龙顶天被主人破身一样,不管如此挣扎,还是一次次地被主人击溃,每次都是非常羞耻又无比兴奋满足的喷射出淫荡的精液,最后,完全被驯服,只有主人的命令,才能得到巨大的满足而射精,’
  ’做得不错,改天我好好调教那两只母狗。聪明绝顶又怎样,无色无性又如何,还是一样要被我收服,成为我胯下母狗’
  听到胯下母狗,龙顶天异常兴奋,’我是主人胯下母狗,下贱淫荡的母狗‘,巨龙不断流出淫夜。
  ‘是不是想要我羞辱你?’‘嗯’龙顶天把主人的鸡巴深深含著,只能嗯啊的呻吟,很期待。
  ‘你武功不是远胜于我吗,随时都可以取我性命,怎么还跪著吃我的鸡巴呢‘人妖用脚轻轻的摩擦龙顶天的巨龙。
  龙顶天不禁浑身颤抖,急忙凝神用嘴含住主人的鸡巴,发情套弄主人鸡巴,渴望主人射精在他的嘴里。
  ‘你不是只对女人感兴趣,多少名门正派的女侠和夫人们是你胯下性奴,对男根不是很厌恶吗?’
  ‘怎么还这般无耻的伺候我的鸡巴呢?’
  阴无忌用脚脱下龙顶天的裤子,释放了巨龙,用脚开始玩弄这条巨龙。
  龙顶天再也控制不住,浑身瘫软,再也无法含住主人的鸡巴。
  ‘我好想伺候主人的鸡巴,好想让主人的龙根射在我嘴里’
  ’你还想和我争斗,想让我先射吗?‘。龙顶天开始有点失神,胯下坚硬无比,好想射啊。
  ’我是主人的胯下性奴,自从被主人多次击溃后早已臣服。我是主人鸡巴的忠诚俘虏。再也不曾想争胜,只想伺候主人鸡巴,让它享受,喷射。好想尝主人精液的美味。‘’不用担心,没有我的命令,你不会射的。好好伺候,你会尝到美味的。‘龙顶天开始慢慢习惯主人脚的玩弄,重新跪伏在主人胯下,用心伺候主人鸡巴。
  不断扭著屁股,太舒服了,无意识的快速用嘴和手含弄主人的鸡巴。
  ’可伶你一身武功和霸道龙阳内力,怎么却像一个淫荡下贱的妓女,伺候著你一向看不起的人妖呢‘。
  ’我是被主人收服的性奴‘’主人太强壮了‘’主人是我的男人,唯一的男人‘’我投降了主人‘’主人老公,我是被你驯服的坐骑,好想被主人骑,被主人老公插‘龙顶天一脸痴女相,完全沈沦,胯下巨龙一直在喷射边缘却一直无法喷射,因为没有主人的命令。
  阴无忌享受著自己费劲心力驯服的绝顶高手的服务,没有控制,非常舒服满意的喷射。
  ’你这个未来的武当掌门,不过是我一条下贱淫荡的母狗,也是我胯下母马,是我忠诚的坐骑,龙灵儿‘喷射后的阴无忌,惬意的闭眼休息。
  顶这巨龙的龙顶天却满脸痴女的瘫软在地上,舔这主人的精液。
  ’我是龙灵儿,主人下贱淫荡的母狗,主人胯下的母马‘龙顶天,被主人精液刺激,成了龙灵儿,本来有点鼓的胸部慢慢隆起,成了浑圆硕大的巨乳。
  龙灵儿慢慢回过神,胯下巨龙无法喷射,仍然沈溺于欲海里。
  龙灵儿一只手用力捏自己的乳头和巨乳,另一只手不停的拨弄自己的菊花。
  ’我主人下贱淫荡的母狗,主人胯下的母马‘’主人,我好想要...‘'你还是威震天下的龙顶天,怎么不弄你的巨龙啊,那不是你引以为傲的巨根啊。一开始不是还看不清我的鸡巴吗?’
  阴无忌嘲弄著用脚拨弄龙灵儿的巨龙。
  ‘那是属于主人的,主人专属玩具,只有主人才能玩才能摸’
  ‘主人是最强壮的男人,也是灵儿的主人老公’
  ‘主人老公太强壮,太厉害了,才能收服龙顶天。’
  ‘主人老公的鸡巴制服了龙顶天,他是主人老公鸡巴的性奴。主人老公是唯一的男人,灵儿是主人老公的坐骑’
  ‘灵儿,好想主人老公骑上来,只有主人老公的鸡巴才能骑灵儿,才能操灵儿,才能让灵儿高潮。’
  ‘只有被主人老公操,被主人老公爆射在身体里,龙顶天的巨龙才能喷射。
  龙顶天才能再次被钉在耻辱的柱上享受主人老公给予的快感和满足。’
  ‘为了给龙顶天破身,我可费也不少心思啊。还不服气吗’阴无忌两只脚来回摩擦龙灵儿的巨龙龙灵儿舒服得浑身瘫软,又想摸主人老公的大鸡巴了,又想吃主人老公的大鸡巴了。
  ’都怪龙顶天不争气,没守住精关...''可是怎么可能能守不住呢...,你武功和内力可远胜于我啊’
  ‘你不是很自信吗,瞧不起我这个人妖吗?’
  ‘看看你现在,一代大侠却是下贱淫荡的人妖‘龙顶天再怎么挣扎抵抗,只不过让破身的喷射更猛烈,堕落得更彻底而已啊’
  ‘龙顶天的破身射精那时,灵儿出现’
  ‘然后主人老公射精,才让灵儿慢慢成为这般模样,慢慢被驯服成为主人胯下的母马’
  ’龙顶天引以为傲的龙阳功,却是他的弱点让他被主人老公收服’
  娇小的阴无忌,舒服淫荡的摸著自己小巧浑圆的乳房,’多亏了当年柳如凤的玉女功。‘‘龙阳功的命门在龙根,今天收服了柳如凤。我会让你龙根得到无比快感,奔溃释放出你那淫荡的精液的’
  阴无忌用脚顶著龙灵儿的菊花,用力钻进去,刺激得龙灵儿啊啊淫叫,用力拧著自己的乳头,‘峨眉掌门柳如凤来参加你的掌门大殿。她是你小姨吧?’阴无忌一只脚踩著龙灵儿的巨龙,一只脚蹂躏龙灵儿的巨乳。
  ’去见见峨眉掌门。我也该讨回十年的帐了‘’听说,柳如凤守身如玉,还是处女之身。今天,是她破身之日,你的龙阳正好是她玉女的克星‘二,’龙儿,你得好好管教你那个不男不女随从‘,峨眉掌门柳如凤,中年美妇,如少女的皮肤,抹胸紧紧裹著她巨乳。长期清心寡欲,让人觉得冷艳而不敢接近。
  为人嫉恶如仇,江湖人称为'玉观音'。龙顶天从小就有点畏惧他这个小姨。
  但现在不一样了,再怎么清心寡欲,天下第一的峨眉掌门,最终还是主人的母狗。
  ’好硬啊,好想主人弄我的巨龙‘龙顶天穿著长袍,但掩饰不住胯下张牙舞爪的巨龙,巨龙龟头不断渗著淫液。
  柳如凤闻著房里沈浸著淫欲却很舒服的味道。
  '好大的一条巨龙',竟然目不转睛注视著,一时忘了峨眉掌门的身份。
  ’凤姨‘,柳如凤回了一下神,生平第一次脸红。
  '龙儿,你已经快成为武当掌门,要注意形象,废掉你那不男不女的随从。'不用你出手,柳姨会把他解决掉的'。
  声色俱厉的柳如凤,眼睛却一直盯著龙顶天的胯下。'浑身燥热,好奇怪的感觉''江湖上人人都在说,那人妖是你的坐骑。你骑著,他还叫你老公。太荒唐了。
  你还让你妻子,我小师妹做那人妖的坐骑。今天,我一定要除掉这个人妖''柳姨,怎么一直盯著我的胯下,是不是很想看看我的大鸡巴',龙顶天脱下了长袍,里面竟然一丝不挂,张牙舞爪的巨龙暴露在柳如凤的眼前。
  巨龙流著淫液,是房里淫欲的根源。柳如凤觉得浑身瘫软,坐在地方,骚逼里的淫液流出一地。柳如凤急忙凝神打坐。
  '柳姨,怎么听信江湖传言呢?那都是错的''我才是那坐骑,只有我主人老公骑我,操我,干我,我才能享受这人生的美妙。
  被主人收服后,我才能成为龙灵儿,成为主人的下贱淫荡的母狗,忠诚的母马'。
  '你看看我的大鸡巴,上面有什么'闻著眼前巨龙的淫液味道,'好想舔舔那巨龙',柳如凤痴痴的看著巨龙,很想放弃抵抗。
  巨龙上面印著'无忌',龟头两瓣隐约两字'淫马'。
  '这大鸡巴是属于主人老公的,'龙顶天呻吟著,一只手弄著自己乳头另一只手摩擦这自己的菊花'只有主人老公的玩弄,才能让龙儿得到快感,只有主人老公的命令,龙儿才能崩溃高潮射精'。
  龙顶天瘫在地上,一脸痴女样,胯下鸡巴一柱擎天,流著淫液闪著光。
  峨眉掌门终于把持不住,爬了过去,伸出她高贵的舌头舔著龙顶天大鸡巴流出的淫液。
  '好舒服,好想吃大鸡巴的精液,还好完全堕落啊''太羞耻了,我怎么这么下贱啊,我真这么淫荡吗''这么羞耻,我怎么还一直舔著羞耻的巨根''我的精液是你玉女功的克星。柳姨你天下第一靠著就是你玉女功。但是就是因为你的玉女功,你会成为我大鸡巴俘虏。''是不是很喜欢舔大鸡巴,很想吃大鸡巴的精液''嗯,大鸡巴'柳如凤意乱情迷呻吟著,一直痴痴的舔著鸡巴,舔著龟头上的淫液。
  '太羞耻了,但没办法,好想吃,好想舔啊'龙顶天痴痴地淫笑著,'好下贱,好淫荡的峨眉掌门啊'。
  强大的羞耻和侮辱感竟然让峨眉掌门喷了,'太舒服了,我太无耻,下贱'。'我怎么还在舔著这可恶的大鸡巴'。
  我好堕落啊,这大鸡巴这精液是我玉女功的克星。我太羞耻了,我好想投降了,它这大鸡巴骑我,好好干死我。''主人老公,我好想射啊!主人老公,我当武当掌门,就是要让你骑让你操。
  就像当年武当大弟子,精壮的直男,被你强奸被你骑,无比的羞耻和侮辱,然后被你征服后才有无比的快感和满足'。
  阴无忌缓缓走了出来,全身只穿著一件薄纱,透著小巧饱满的乳房,胯下挺著比常人略大的鸡巴。
  光著脚,踩著龙顶天的乳头,慢慢走到巨龙。龙顶天舒服得绷紧了精壮身体,'主人老公是真正的男人,只有主人老公的鸡巴可以骑武当掌门,只有主人老公的鸡巴才能操我。
  '主人老公,我好想射啊,太舒服了'。没有主人老公命令,我要忍著。
  '太舒服,主人老公,你太厉害,我只是你胯下的下贱淫荡的母狗。'龙顶天精壮身体运起他霸道的龙阳神功守住精关。但还是射出一点精液,射在柳如凤嘴里。
  龙阳精液的味道刺激下,柳如凤异常舒服再次喷射瘫倒在地上。'太舒服了,太淫荡了。我太下贱'柳如凤不禁留下眼泪,但是手却老实的摸著龙顶天的巨龙。
  龙顶天用真气护著精关,不让精液再流出,身体也瘫倒在地上。
  '我还是没能完全守住,主人老公你太强壮了,你是真正男人,我的老公。被你一摸,我就抵抗不住了。太舒服了。'一个高大精壮的肌肉男曲著身体,像个女人一样靠在一个娇小人妖的怀里。
  '你忍住了,很不错。射了点精液也正好''当年就是因为没能守住精关,被主人老公收服了,我的大鸡巴也成了主人鸡巴的战利品。这才知道主人老公的鸡巴才是真正的鸡巴',龙顶天痴痴的舔著伺候著主人老公的鸡巴,他胯下挺著硕大的巨龙流著淫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