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杨莉芝被学生轮奸》

  「铃铃铃!」
  一节课都在走神的我回过神来才发现已经下课了,收起课本,看著在收拾教案的妈妈,想著中午听到的风言风语,心里又恼火得很。
  事情是这样的,午休的时候,突然有点想大号的我起身去上厕所,进去厕所关好门,刚把裤子脱下,就听见一阵嬉笑声传来。
  「妈的,杨莉芝那骚货奶子真大,要是能抓在手里就爽了!」
  「这骚屄屁股也大的要命,跟个磨盘一样,妈的,每次屁股对著我的时候我就想上去狠狠的抽她的肥臀几掌!」
  「哈哈哈,那就抽嘛,反正我看这骚货每天穿那么紧的衣服肯定是想勾引人。」
  *********我蹲在厕所里,听著他们嘴里不停地侮辱著杨莉芝,火一下就冒了上来,问我为什么会火大,因为杨莉芝就是我的妈妈。
  因为妈妈不好意思让周围的老师知道自己的儿子上职高,所以从开学妈妈就跟我约好学校里不暴露母子关系,我觉得这我不是什么大不了事,便答应了妈妈。
  听著外面的三个男生不停的侮辱妈妈,我真想冲出去叫他们闭嘴然后狠狠的教训他们,可是我不敢,因为这三个男生是学校里有名的恶少,被他们欺负的人不在少数,虽然我很气,但是软弱的我只能在心里咒骂他们。
  「这骚货的骚屄不知道长成什么样子,真想看看是不是黑的。」
  「想看还不简单吗?直接把这骚货按在地上扒了她的衣服就能看了,嘿嘿。」
  「我倒是有些想法,晚上我们好好商量一下,要是没问题的话,别说看骚屄了,肏都没问题!」
  「哦哦?阿伟你有什么办法?」
  「回教室先,晚上再说。」
  听著远去的脚步声,我的心里惊的不行,他们想对妈妈做什么?会不会伤害妈妈?我要怎么办才好,告诉妈妈?可是妈妈会信吗?想到妈妈平时生活中有时后表现出无脑的状况,我一阵阵头疼。
  脑海里不停地想著办法,直到午休的铃声响起,我才被铃声惊醒,依旧没想到该怎么办的我擦干净屁股,提起裤子,想著干脆看看他们准备干什么,到时候再阻止他们。
  回忆到这里,看著已经走出教室的妈妈,我心里想著,一定要保护好妈妈!
  一连两天过去,依旧什么都没发生的我不禁想著,我真傻,他们肯定只是嘴炮而已,怎么可能真的对我妈妈怎么样,这可是犯法的事啊。而且妈妈还有老师这层身份,他们怎么敢对妈妈做什么过分的事。
  今晚自习课轮到妈妈负责,因为妈妈平时喜欢穿紧身的衣服,所以今晚依旧穿著小一号的白衬衫和超短包臀裙,脚上穿著一双黑色细跟高跟鞋的妈妈坐在讲台上备课,时不时的看一眼讲台下面正在复习的学生们。
  刚上课没一会,坐在后面的吴福突然站起来:「杨老师,我身体不舒服,想去医务室看看。」
  「怎么了?吴福同学要不要紧?老师送你过去吧。同学们你们自己复习功课吧。」坐在讲台上的妈妈起身说完就向著吴福走去。
  我回头看了一下,这个吴福就是两天前说想抓妈妈胸部的不良学生,不过我也没在意,以为他是真的不舒服,便不在关注他,继续复习著功课。
  没多久,正在复习的我听见教室开门关门的声音,擡头看了一眼,又低下头继续复习了。
  不,不对,这个吴福跟刚刚出去的两个人不就是两天前商量要怎么欺负妈妈的人吗?怎么这么巧?正在想著难题的我突然脑中闪过一个不安的想法,吓得我不小心碰了一下桌子,顾不上同学传来的眼光,匆忙起身向著医务室走去。
  一路小跑著来到医务室门口,看著关著的门,我小心翼翼的靠过去,把耳朵贴在门上。
  「草,这大奶母狗的奶子真他妈的肥!」
  「哈哈,阿伟果然厉害,这个办法真好,这傻屄果然中计了。」
  「嘿嘿,今天就尝尝这大奶牛的滋味怎么样!」张伟发出一声冷笑,接著就听见一阵啪啪啪的声音,我正奇怪,怎么没有听见妈妈的声音,就传来一阵「呜……呜……呜……」的声音!
  我脚下一软差点摔倒,这是妈妈的声音,妈妈真的在被他们欺负!
  我平复了一下情绪,小心翼翼的跑到医务室外面的窗户处,伸出头往房间里看去。
  只见妈妈双手被王清山扭到背后捉住,王清山则是坐在妈妈的腰上,那磨盘般的大屁股高高撅起,张伟站在妈妈身后,双手正在不停地扇著妈妈的屁股!
  看著这样的一幕,我心里竟然有了点奇怪的想法。
  王清山抓住妈妈的头发,强迫妈妈擡起头来,我才发现,妈妈嘴里竟然塞著一条毛巾,难怪妈妈没有发出声音。
  「大奶母狗,被打屁股爽吗?」王清山问道。
  妈妈眼里充满泪水,企图挣扎却被卡在她腰背上的王清山死死按住。
  而吴福则在一旁拿著手机正在录像,时不时还伸手去捏妈妈那高高挺起的肥奶。
  老实说,妈妈今年虽然已经44岁,不过岁月似乎没在妈妈身上留下什么痕迹,光看脸,就像是个刚30出头的美丽少妇。再加上妈妈那跟奶牛差不多大小的大肥奶和挺翘的大屁股,更是让人舍不得移开目光,虽然这两年妈妈的身材有点发福,但每次妈妈所过之处,男人的视线依旧在妈妈身上来回巡视。
  而且妈妈喜欢穿比较紧的衣服,就像今天,妈妈就穿著一件白衬衫,包臀裙,脚下还踩著一双高跟鞋,那被紧紧束缚著的肉体,显的更加诱人。
  医务室里,吴福已经脱下裤子,一手拿著手机录像,一手撸著胯下那根大鸡巴说道:「骚屄老师,看见这根大鸡巴没,一会就靠它让你爽快了。」
  说完吴福把撸著的鸡巴贴在妈妈的脸上,龟头在妈妈的鼻子,眼睛,嘴里上摩擦,顶弄著。
  妈妈因为被堵住了嘴,而且头也被强迫的擡起。
  被按在床上的妈妈头不停地扭动想要躲过这恶心的棒子,但是被拉著头发的她压根没有地方可以躲,只能任由吴福用那让她觉得恶心的鸡巴在脸上放肆。
  「臭母狗,还敢躲?这是给你的赏赐知道吗!」吴福放开抓著鸡巴的手,一巴掌扇在了妈妈那充满泪水的脸上。
  「啪啪」吴福仿佛不过瘾般又扇了妈妈两巴掌,然后摸著妈妈的脸说道:「还躲不躲?」
  妈妈被这突然的三掌打的有点头晕,下意识的「呜呜呜」的摇著头。
  「这才对嘛,乖乖的就不用受皮肉之苦。」吴福满脸淫笑的把鸡巴重新顶在妈妈脸上摩擦著。
  在妈妈身后的张伟捏了一会妈妈的肥臀后,一只手放在妈妈的屁股沟里摩擦著妈妈的屁眼,一只手擡起,狠狠地抽在了肥臀上面。
  「啪」的一声大响,妈妈不停扭动的身体突然僵住,两腿之间的私密处不受控制的喷出一股骚水!
  手正在妈妈屁股沟里摩擦的张伟突然感到自己的手被一股温热的液体打湿,愣了一下,接著就是大喜。
  「哈哈,你们看这骚屄,被我一巴掌打上了高潮。」张伟说完举起那只湿漉漉的手。
  「真骚,估计他老公是个阳痿,喂不饱这骚屄。」王清山用脚拨弄著妈妈的胸部说道。
  「阿伟牛逼,你过来看,这大奶母狗的高潮脸。」吴福用鸡巴怕打著妈妈的道。
  我这个角度只能看见妈妈的侧脸,只见妈妈的身体微微的抖动著,塞在嘴里的毛巾已经蔓延出一丝口水!
  看著妈妈正在受辱的我,几次想要冲进去保护妈妈,但是一对比对方三人那强壮的身体,我又双腿发抖,想擡脚走人,但是双脚好像生根了一般扎在地上。
  眼睁睁的看著妈妈正在被三个恶少侮辱的我,胯下却涨的发痛。
  「杨老师,爽吗?骚屁股还要不要?」张伟摸著妈妈的脸,不时拍打一下。
  回过神的妈妈看著眼前这个自己的学生淫笑著盯著自己,想到刚刚被打屁股打到高潮,一张俏脸涨的通红,刚刚高潮过的身子使她直接趴在了床上,任王清山坐在自己的腰上。
  「看来我们的骚屄老师不好意思了,不过好戏才刚开始呢!」张伟继续说道。
  妈妈缓过一口气后,擡起头盯著张伟,祈求看著张伟,希望张伟能放过自己。
  「怎么,骚屄老师又想要了?不是?那你想怎样?」张伟淫笑著逗弄妈妈,然后把塞在妈妈嘴里的毛巾扯了出来。
  「张伟同学,放过老师吧,老师一定不会报警的。你年纪还小,不能犯这种错啊!」妈妈的嘴巴一得到自由,马上就开始说教。
  「臭婊子,给你面子叫你老师,不给你面子你就是条等著挨肏的母狗!还报警?行啊,让大家都看看你这骚屄怎么被人肏到高潮的!」张伟一听妈妈又要说教,一巴掌扇到妈妈的脸颊上。
  妈妈被这一巴掌直接扇的头昏脑涨,想到被儿子,丈夫看见自己被别人轮奸,终于忍不住大声哭了出来。
  「呜呜……你们这帮魔鬼……呜呜」
  「操,再哭信不信现在就把你扔出去?!」张伟最烦女人在他面前哭哭啼啼的,当下又是一巴掌扇在妈妈脸上。
  「不要……呜呜……我不哭了……」妈妈吓了一跳,赶紧收声,只是脸上依旧充满著不甘和屈辱。
  想到要被一个可以当自己儿子的人强奸,而且这个人还是自己儿子的同学,只觉得天都塌下来了。
  张伟见妈妈不出声,以为妈妈已经屈服了,对著王清山使了个眼色。
  王清山看见张伟的眼色,从妈妈的腰上下来,把妈妈翻了个身,从趴著变成躺在床上,伸手就要去解妈妈的白寸衫。
  妈妈被王清山一碰,又要反抗的她刚刚擡起手就被张伟捉住双手。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老师都是个老阿姨了,而且老师还有老公啊……」
  妈妈扭动著身体,想要挣开张伟。
  张伟见妈妈还要挣扎,伸手在妈妈那肥奶上狠狠的一捏,这让平时一直把胸前两颗肥奶当宝贝的妈妈痛呼出声。
  「好痛啊……奶头要被捏下来了……张伟同学……停手啊……」被隔著白衬衫捏著奶头的妈妈惨叫著。
  「长这么大的骚奶子不就是让男人捏的吗?老子捏死你这头母猪!」张伟发狠的说道,同时双手用力的捏著妈妈的奶头。
  我看著这对哺育我的圣物被张伟狠狠的虐待,心里又是闪过一丝奇怪的想法,赶紧甩了甩头,软软的我继续看著屋子里的淫戏。
  「啊……别捏了……好痛啊……」妈妈痛的哇哇大叫。
  王清山见状伸出双手抓住妈妈的衬衫,然后大力一撕,妈妈的白色衬衫就被撕开了,被紧紧包裹著的大肥奶直接弹了出来,两颗肥奶晃荡著。
  「我操,这头奶牛的奶子真他妈的大啊。」张伟被这股奶波晃的眼睛都有点痛了。
  一旁一直在录像的吴福看著这晃荡著的大奶,裸露的鸡巴一阵阵颤抖,差点射了出来。
  「呜呜……求求你们放过老师吧……」妈妈慌张著两手抱在胸前,企图挡住三个恶少的视线。
  不挡还好,被妈妈双手压住的两颗肥奶显得更加诱人,张伟一看,伸手拉开妈妈的双手,王清山则趁机把妈妈的红色奶罩扯了下来。
  「啊……不要啊……不要看……我是你们的老师啊……放过我吧……」妈妈一边挣扎,一边求饶,楚楚可怜的神情让三个恶少更是得意。
  「这骚屄的奶子,要是有奶就好玩了,可惜了。」张伟抓住妈妈的一只肥奶,大力揉搓著。
  王清山也忍不住伸手抓住妈妈的奶头,不停地捏著妈妈那艳红的奶头。
  「妈的,两只手都抓不住吧,这肥奶真可怕。捏死你,妈的让你老是找我麻烦!」
  一时间,房间里不停地传来妈妈的惨叫声,还有时不时被张伟拍在奶子上的啪啪声。
  「操你妈的死骚屄,喊的再响一点,让更多的人看看你这下流的奶子。」又是一掌,打的妈妈的肥奶不停的摇晃。
  「啊……救救我……谁来救救我……呜呜……」妈妈忍不住绝望的低语著,祈求有人能带她离开这个噩梦。
  「妈妈,对不起……」我听见妈妈的呼救声,惭愧的低下头,低声的说著对不起。
  「让我看看这母狗的骚屄长什么样子。」
  医务室里,举著手机在录像的吴福忍不住把手机竖直著放在桌上,然后绕到妈妈身后把妈妈的包臀裙往上一掀!
  「我操,这屁股真他妈的大啊!」吴福喃喃地说著,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只见妈妈的肥臀把那款式老土的红色内裤紧紧的卡在肥臀里面,一款普通的内裤硬是让妈妈穿成了丁字裤,两片白白的大屁股裸露出来,上面还有张伟留下的掌印。
  吴福忍不住凑过头去,闻著妈妈那两腿之前散发的淫秽气息。
  「妈的,这母狗果然是骚屄,这股味道真他妈重!」闻了一会后的吴福擡起头来说道,同时用双手捏著妈妈的肥臀不停地揉搓著。
  妈妈被吴福的话羞辱的满脸通红,想要继续挣扎又被王清山和张伟按著,还不停地揉搓捏弄著自己的奶子,让她挣扎的动作一大反而更是痛的厉害。
  「呜呜……不要闻了……放过我吧……我发誓绝对……绝对不会报警的……」
  「不行了,老子忍不住了!」张伟压根没有理妈妈,把头伸到妈妈的奶子前,张开嘴含住了妈妈的奶头,吸一会后又吐出妈妈的奶头在上面舔著。
  王清山也有样学样的吃著妈妈的另一只肥奶,时不时在奶头上咬一口。
  「唔……不要……不要咬啊……好痛……啊啊……」
  妈妈此刻就像母猪一样的挺著两颗肥奶被两个学生把玩舔弄,让站在窗外的我看的忍不住呼吸急促,心跳加快。
  吴福重新把头埋进妈妈的胯下,脸贴著妈妈的肥臀,舌头在妈妈光滑的屁股上来回舔弄。
  妈妈的肥臀可能是太过敏感,本来还在挣扎著的她,突然就软了下来,任张伟王清山吃著自己的奶子,吴福玩著自己的屁股。只是妈妈那两只紧紧抓住床单的手能看出妈妈的心里并不平静。
  「放过我吧……放过我吧……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妈妈躺在床上,双眼含著泪水低声的呢喃著,任她的学生尽情的在她身上淫弄。
  「因为你这下贱变态的身体就是生来给男人玩的,长这么大的奶子不给男人玩不是浪费了?」张伟淫笑著擡起头,对著妈妈说道。
  「你看,你的奶头都已经这么硬了,还要嘴硬什么?乖乖的躺著享受吧!」
  说完张伟又弹了一下妈妈的奶头。
  「不!我不是!你们放开我!你们这些流氓,社会的败类!」妈妈好像被刺激到了,突然又无脑的呵斥著张伟。
  张伟正在弹著妈妈的奶头,妈妈突然的转变让他吓了一跳,不过张伟毕竟是个老油条,一看妈妈的样子就知道不过是样子货。
  「操你妈的臭母狗,敢吓老子,看我不把你的变态肥奶给拧下来!」
  张伟反骂一声,让王清山让开,双手齐出,对著妈妈的肥奶就是一顿猛扇。
  妈妈的肥奶即使是躺著也高高的挺立在胸前,被张伟这样一顿乱拍,奶子顿时就像是皮球一样上蹿下跳。
  「啊啊啊……别打了……不要打了……我不敢了……不敢了啊……求求你别打了……痛死我了……」
  妈妈被这样扇著奶子,终于又忍不住的开始大喊著求饶,奶子上传来剧烈的疼痛让她忍不住想要挣脱被王清山死死抓住的双手。
  我看著妈妈的奶子这样淫乱的跳动,终于忍不住把手伸进裤裆里握著自己的肉棒撸动著。
  「妈妈,对不起,就这一次,我实在受不了了……」
  当张伟停下双手时,妈妈的肥奶看上去足足涨了一圈,本来就很巨大的奶子此时看上去更是惊人。
  「臭母狗,不教训教训你就不知道什么叫规矩!」
  吴福见妈妈不在挣扎便把妈妈的红色内裤扒到一边,露出了妈妈那艳红的肥屄,展现在吴福眼前的是浓密的阴毛里隐藏著的两片充血的阴唇,一颗阴蒂已经肿肿的挺起,屄穴里不停地流出骚水。
  「草,这骚屄的屄毛真多!」吴福骂了一句,用嘴舔上了妈妈那不断冒出骚水的屄穴上。
  「吸溜吸溜」的声音不停的在房间里回荡。
  「啊……不要……脏啊……不要舔……哦哦啊……停下……呜呜……」从未被舔弄过下体的妈妈忍不住嘴里冒出一声声娇吟,这种新颖的刺激让她感觉很爽,控制不住的开始浪叫。
  舔弄了一会后的吴福擡头抹了一下脸,咂咂嘴说道:「这骚屄的水真骚,口感倒是挺不错的。」
  「呜……不要说了……」妈妈掩著脸哭道。
  「好了,别浪费时间了。」张伟转到妈妈的胯下,摸了一下妈妈的肥屄后脱下裤子,露出一根差不多16CM的鸡巴,用鸡巴在妈妈的肥屄上拍打著。
  「骚屄老师,我来了!」
  随著一声「噗嗤」的声音,张伟的鸡巴整根捅进了妈妈的肥屄里,然后不顾妈妈的死活开始剧烈的抽插著。
  「啊啊啊……啊……裂了……裂了啊……太大了……啊……」知道无法改变结果的妈妈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没想到的是插进自己阴道里的那根肉棒就像根铁棒一样,捅的自己杀猪一样大叫著。
  「骚屄,一会你就知道爽了!」张伟双手卡住妈妈的腰,胯下快速的挺动著,每次都能插进去的时候妈妈都会痛呼一声。
  王清山见张伟抢先肏上了妈妈的骚屄,只能无奈的撇撇嘴,脱下裤子和内裤,挺著一根跟张伟差不多大小的鸡巴凑到妈妈的脸上,在妈妈脸上拍打著。
  一向在床事上保守的妈妈何曾受过这种屈辱,这根在脸上拍打的鸡巴就像是在一点一点的让她卸下心防。
  「骚屄,给老子好好的吃鸡巴,不然我就把视频发出去让别人看看你的骚样!」
  王清山拍了几下后把鸡巴顶在妈妈的嘴唇上,开口威胁著妈妈。
  被视频威胁的妈妈无奈的张开嘴巴,把王清山那根丑陋的鸡巴含进嘴里,毫无经验的妈妈以为只是含著就行,结果脸上就被王清山扇了一巴掌。
  「吃鸡巴都不会吗?给我舔,像吃雪糕一样的舔啊!」王清山狠狠地盯著妈妈的眼睛说道。
  「唔……别打……我吃……」妈妈急忙回忆著吃雪糕时的动作,舌头笨拙的舔著王清山的龟头。
  「好爽!这骚屄好紧……夹的我好爽!」正在肏弄著妈妈肥屄的张伟喊道。
  吴福见嘴巴和屄穴都已经被占了,郁闷的他只能爬到床上坐在妈妈的胸前,用妈妈的两颗肥奶夹著自己的鸡巴揉搓著。
  此时妈妈被张伟肏著肥屄,嘴里还含著一根鸡巴,两颗大肥奶也夹著一根鸡巴,这淫乱的画面让窗外的我也看的爽的不行,脑中完全忘了正在被奸淫的女人是自己的妈妈,一只手在裤子里极速的套动著鸡巴。
  张伟肏著妈妈的肥屄,一只手忍不住摸上了妈妈的美腿,在妈妈穿著高跟鞋的脚裸上不停地抚摸,一只手在妈妈的屁股上揉捏著。
  妈妈的头垂在床外被王清山肏著嘴巴,王清山那毫不怜香惜玉的动作让妈妈眼泪鼻涕齐出,口水也随著鸡巴的拔出而流出口外。
  「这骚屄的嘴巴学的真快,肏著也好爽。」正在肏著妈妈嘴巴的王清山说道。
  「嘿嘿,这奶子也把我夹的好爽!」
  「妈的,忍不住了,这骚屄太紧了,肏肏肏死你这个臭母狗!」张伟被妈妈那紧密的肥屄夹的最先忍耐不住,两手抓住妈妈的美腿擡到胸前,胯下的鸡巴正在飞快的肏著妈妈的肥屄。剧烈的撞击让妈妈脚上穿著的高跟鞋甩到了地上,露出没穿袜子的美足,脚趾紧紧的窜成一团。
  妈妈被这忽然加速的鸡巴顶的忍不住用双手推开了王清山,干呕了两下哭著道:「太重了……轻点……轻点啊……哦……要坏了……」
  「骚屄爽不爽!老子肏死你这条大奶母狗!让你天天到处晃著奶勾引人!」
  「啊啊……不……我没有……没有勾引人……」
  「肏死你!肏死你!妈的!忍不住了!给老子怀孕吧!」张伟顶在妈妈的子宫口,精关一开,一股浓精狠狠地射在了神圣的子宫里!
  「不……不要……啊……拔出去啊……求求你……不要射在……射在里面…
  …哦啊……好烫!」有过十多年经验的妈妈自然感觉到了张伟的肉棒在抖动,知道这是男人出精前的表现,剧烈的反抗著想让张伟拔出去,没想到话没说完,就感觉到一股热流狠狠地击打在子宫里!
  「完了……完了……我被别……别人内射了……呜呜……老公……对不起…
  …呜呜呜……」
  被射了满满一泡浓精的妈妈失神的低语著。
  「呼……好爽……换你们来,我休息下。」拔出鸡巴的张伟弯著腰喘了几口气坐在了地上。
  被妈妈推开的王清山抢在吴福前面,鸡巴一挺,对著妈妈那还留著白浆的屄洞肏了进去!
  「真紧,没想到真的把这骚屄给肏了!哈哈!」
  「啊……放过……我吧……」
  「等我们肏爽了就放了你!现在你就好好躺著挨肏吧!」
  妈妈被吴福坐在身上,被弄的浑身发软的她根本无力挣扎,而且两颗被张伟扇的通红的奶子也痛的要死,只能屈辱的躺著任王清山肏著自己的小穴。
  而随著肥屄被王清山大力的肏弄,屄穴里竟然有了感觉,开始回应著王清山的动作,嘴里更是发出一声声娇吟。
  「骚屄有感觉了?真是有够骚的!被自己的学生强奸还有感觉!」王清山肆意的侮辱著妈妈,胯下的动作也没有停顿,每一次插入都狠狠的顶在妈妈的子宫口上。
  「不是……我没有……你胡说……呜呜……谁来救救我……」妈妈低声的反对王清山的话。
  吴福玩够了妈妈的奶子后,站起身来的时候,王清山趁机把妈妈翻了过来,变成趴在床上,然后把妈妈的肥臀一拉,高高撅起的屁股更是让人看了忍不住想把这个尤物狠狠的按著狠狠的肏弄。
  「这样好爽,这屁股好舒服!」王清山双手在妈妈的屁股上揉著臀肉,鸡巴重新插入妈妈的肥屄里,一下一下的肏著妈妈。
  吴福则站在了妈妈的面前,把鸡巴插进了妈妈的嘴里,把妈妈那声音堵在了嘴里。
  「唔唔……唔……」
  「爽啊……这嘴巴光是含著就让我想射了!这嘴就是为了吃鸡巴而生的吧!」
  吴福的鸡巴在妈妈的嘴里停留了一会,感叹的说著,接著双手扶著妈妈的头,像是肏屄一样狠狠肏著妈妈的嘴!
  「啪啪啪啪……」房间里不断传来王清山小腹撞在妈妈肥臀上的声音。
  「妈的,不行了,老子也要射了!这嘴巴太舒服了!哦哦……射了……给老子吃下去!」吴福快速的肏弄了一会,鸡巴顶在妈妈的喉咙上,一股浓精喷射在妈妈的嘴里!
  妈妈被顶在喉咙上难受的无法呼吸,发出一声声奇怪的声音,听到吴福要射在自己嘴里,双手拼命的捶打著吴福的大腿,但是正处在射精的吴福根本不为所动,稳稳的顶著妈妈的喉咙射出一股股浓精,把妈妈的小嘴灌的满满的!
  吴福射完后依旧把鸡巴顶在妈妈的嘴里,过了一会后才拔出鸡巴后退一步看著满嘴浓精的妈妈。
  「咳咳……呕……咳咳……」吞了一口吴福精液的妈妈不停的干呕著,企图把那射进了自己胃里的精液吐出来。
  「贱屄!老子的精液味道怎么样?很好吃吧?哈哈!」
  「咳咳……啊……啊哦……咳咳……慢点……」冲鼻的腥味让妈妈不停地咳嗽,被肏弄著的肥屄则是不断的传来快感,让妈妈又痛苦又快乐的呻吟著。
  一直猛烈的肏弄著妈妈的王清山此刻也有一些射,不禁停下了他的狗公腰微微的喘著气。
  「呼呼……差点就忍不住了,这骚屄太会夹了!」
  「哈哈,她老公肯定是个阳痿,正好我们帮她老公开发这骚屄!」在一旁看著这场淫戏的张伟,胯下的鸡巴已经重新勃起,正对著妈妈敬礼。
  「来,阿山,换个姿势,我要帮她老公好好开发这母狗的屁眼!」
  同样被肏的浑身无力的妈妈正躺在床上,听著他们肆意的侮辱自己和老公,气的浑身发抖,死死的看著这三个侮辱她的恶少!
  结果突然听到张伟要肏自己的屁眼,吓得她刚刚维持了一会的怒容马上崩了。
  紧缩著身体,好像把屁眼藏起来就可以逃过这一劫。
  「哈哈,你们看这骚屄,听到要给她开苞屁眼竟然更湿了!」
  张伟跟吴福凑过来一看,果然,妈妈的肥屄又不停的流出骚水,仿佛在期待著屁眼被开苞一般。
  张伟把妈妈的肥臀往上一擡,磨盘大小的屁股高高的撅起,然后王清山伸出双手把妈妈紧紧夹住屁眼的肥臀一扒,顿时,妈妈最后的处女地展现在了三个恶少眼前!
  「这骚屄的屁眼还挺嫩的啊,我还以为会很黑呢。」
  「嘿嘿,看上去就是个欠肏的骚屁眼。」
  「骚屄老师,学生我要帮你的屁眼开苞了哦!」
  最羞耻的的地方暴露在自己的学生面前,还被他们评头论足的讨论著自己最肮脏的排泄器官,觉得以后没脸见人的妈妈羞愤的想要自杀。
  「呜……不要看……不要看啊……」
  「这屁眼真漂亮,看得我都忍不住想亲上一口了!」
  妈妈没想到自己的学生这么变态,光看还不够,竟然还想亲!一想到屁眼被学生用嘴亲著,用舌头舔著,本来就被肏的差不多高潮的肥屄竟然直接喷出了一股骚水!
  「啊啊啊……去了啊……好……好舒服……」
  「我草,这骚屄被看屁眼看到高潮?这是有多饥渴啊?」
  「真骚,还老师,我看做母狗才适合你!」
  张伟把妈妈肥屄上的骚水抹在屁眼上,然后用手指在妈妈的屁眼上按压著,时不时还用手指头捅一下妈妈的屁眼。
  还在回味著这股高潮的妈妈,突然感觉到一只手指在不停的按压,插自己的屁眼,让妈妈突然从高潮中惊醒过来,想到自己排泄的器官被学生这样的玩弄,羞愤的妈妈知道不管她怎么求饶,自己的屁眼都逃不过被插的命运了!
  张伟玩弄了一会妈妈的屁眼后,又吐了一口唾沫上去,然后用手抓著鸡巴在妈妈的屁股沟里摩擦著妈妈的屁眼和肥屄。
  「骚屄,跟你最后一个处女告别吧!」张伟对准妈妈的屁眼,慢慢的肏了进去,随著鸡巴的插入,张伟能感觉到妈妈的屁眼比骚屄更是紧,光插入就有一种射精的冲动!
  「啊……痛……痛啊……好痛……啊……拔出来吧……老师……让你肏小屄……啊……求你……不要……啊啊……」
  妈妈屁眼被张伟的大鸡巴插入,疼痛使她忍不住说出了让学生肏屄的羞耻话语,随著鸡巴一点一点的插入,妈妈的痛呼越来越大声,仿佛忘记了这是在学校里。
  「好紧!哈哈,骚屄老师的屁眼让我肏了!」
  被肠肉紧紧包裹著的鸡巴终于整根插进了妈妈的屁眼里!
  「好痛……屁股……裂了……呜呜……啊……啊……」
  当张伟开始慢慢抽动鸡巴开始肏屁眼的时候,妈妈两只手死死的抓住床单,本来充满红晕的俏脸也开始发白,汗水一滴一滴的流下。
  「肏死你这条大奶母狗,老子肏死你!」
  「痛……好痛……」
  鸡巴每一次抽插都让妈妈痛不欲生,只觉得屁股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吴福和王清山则是摸著妈妈的肥奶,捏著妈妈的奶头。
  「好爽!母狗!被肏屁眼爽吧!你这个被学生看著屁眼都能高潮的贱屄!」
  随著张伟的抽插,妈妈渐渐地觉得屁眼里的疼痛变成了快感,比肥屄被肏还要来的强烈!
  「哦……哦……慢点……我不……不是母狗……」
  「看那一朵朵菊花爆满山,盛开在我们相爱的季节……」
  正在肏弄妈妈的张伟和玩弄著妈妈肥奶地王清山,吴福听到这突然响起的铃声,愣了一下,然后齐齐的看向放在桌上的粉色手机,三人大笑不止。
  「这铃声来的真是时候啊!哈哈哈,笑死我了!」
  「这母狗是不是知道今天要被肏屁眼啊!竟然用这样的铃声!」
  「哈哈哈!」妈妈羞的满脸通红,开始后悔用了这个铃声。
  「阿山,拿过来看看是谁。」
  王清山放下妈妈的肥奶,过去把手机拿了过来说道:「哈哈,是这母狗的老公打来的!」
  「来,骚屄跟你老公好好说说话!」王清山接通电话,把手机放在妈妈的耳边。
  「喂喂,老婆你在干嘛?怎么不说话啊?」
  「唔……老公……有什么事吗?」
  「真是的,没事就不能给老婆打电话吗?」
  「哦……」妈妈突然被张伟肏的没忍住,发出了一声娇吟。
  「老婆啊,今晚我公司有个聚会,晚饭就你和儿子吃吧,不用等我了啊?」
  「唔……哦……好的……老公……少……喝点酒啊……」
  「放心吧,你老公我肯定记得回家的路哈!」
  「呼……呼呼……那你……记得早点……早点回家。」妈妈喘著粗气的努力忍耐著屁眼的快感,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跟爸爸说话。
  「老婆你在干嘛啊?怎么听著好像喘不过气一样?」
  「我没事……在操场……带著学生……夜跑呢……唔……老公……我先挂了……记得早点回家……」
  妈妈已经憋不住了,说完后不等电话那头的爸爸说话,就抢先挂了电话。
  「啊啊……屁眼……好酸……重点……别打我……屁股……哦哦哦……好爽啊……」
  电话一挂断,妈妈就忍不住的发出浪叫,屁眼里那根火热的鸡巴不停的在肠道里抽插,强烈的快感让她不停的把屁股向后挺,企图让快感来的更强烈一些。
  「哈哈,臭母狗跟老公打著电话被肏屁眼爽吧?真浪,我肏死你个骚屄!」
  张伟取笑著妈妈,手在妈妈的肥臀上抽打。
  「阿伟,我们来个三明治吧,把这母狗的贱屄也给堵上。」吴福看著这淫荡的画面,鸡巴又一次勃起。
  「你躺在这母狗下面吧,我把她的嘴也给堵上!」王清山也挺著重新勃起的鸡巴说道。
  张伟把妈妈的上身拉起,让吴福躺在了妈妈的身下后,吴福用鸡巴对准了妈妈的肥屄一捅,两根火热的鸡巴同时在身下的两个洞里抽插!
  「不行……会坏的……不要啊……啊啊啊……好涨……屁眼……小屄同时…
  …插……好爽……呜呜……要死了……要去了啊……」
  强烈的快感不禁让妈妈彻底无视了环境,在这间医务室里放声大喊。
  「骚屄张嘴!」王清山也把鸡巴插进了妈妈的嘴里,使妈妈只能发出一声声「咳咳……咳咳」的咳嗽声!
  在窗外的我看著妈妈同时被三根鸡巴肏著肥屄,屁眼和小嘴,感觉身上的血液都冲上了大脑,鸡巴终于忍不住的在裤子里喷射!
  「肏死你!臭母狗!让你天天发骚!让你奶子长这么大勾引人!」
  「好紧的骚屄,不行了!要被这骚屄夹出来了!」
  「我也快了!我们一起吧!」
  胯下两根鸡巴一会同时肏进去拔出来,一会你肏进去他拔出来,屄穴和屁眼的快感不断传到她的脑海里,想要说些什么,又被嘴里的鸡巴堵著,让妈妈陷入了一种奇怪的状态,两眼无神的看著眼前王清山的大腿。
  双手抱著吴福的头,让吴福的头贴著妈妈的肥奶,随著快感越强,抱的就越紧!
  「忍不住了!射了!都给老子喝下去吧!贱屄!」王清山抱著妈妈的头疯狂的冲刺了几下,鸡巴顶在妈妈的喉咙上喷出了大量的精液,随后又拔出来在妈妈的脸上喷射著!
  又被射了一嘴的妈妈此时已经无法做出呕吐的动作了,全身的感觉都凝聚在了身下那两个骚洞里,火热的鸡巴让她张大著嘴,又无法发出声音!
  「老子也忍不住了!射死你这骚屄!」
  张伟重重的肏了几下,把鸡巴全根肏了进去,在妈妈的肠道里喷射著精液!
  「我也来了!射死你!啊啊啊!」
  张伟喷射的时候,吴福也顶在了妈妈的子宫口,一股股的精液灌进了妈妈的子宫里!
  「死了……肏死……我了……死了……」妈妈被两股滚烫的精液同时射在了身体的最深处,浪叫了两声,尿孔打开,憋了一晚上的骚尿喷射而出的同时,肥屄里也喷出来了一股骚水!
  等张伟和吴福拔出鸡巴后,妈妈的骚水和尿水还在缓缓的流出。
  在自习课的短短时间里,妈妈被三个学生肆意的凌辱,最后还被肏到了失禁!
  我看到这里已经不敢看下去了,匆忙的抽出还在握著鸡巴的手往厕所跑去。
  离开的那一瞬间,我仿佛听见了张伟那淫笑的声音响起。
  「骚屄,我们还会来找你的!别忘了我们手上的视频!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