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家搞双飞》

  大门〝碰〞地关上!她妈一走我便立刻紧搂住她,拥吻了起来。
  「别这样,嗯别嘛,弟弟、妹妹都在家呢!」她摆著头、微扭著身体,轻轻地抵抗著。
  「他们不会进来的」我毫不理会她的抗拒地把她抱上床,开始伸手抚摸她的脸颊。
  「不嗯别逗嘛!」她继续挣扎著。
  我索性凑上热唇用火热的吻塞住她的嘴,我的舌头在她的嘴里不住地搅动,舔著她的牙龈和香舌。她果然放松了挣扎,只是用手像征性地轻握我的手腕。于是我一边继续轻吻她的双唇,一边开始解她上衣的扣子。
  「嗯嗯」她没有抵抗。我便继续将手伸入她的上衣内,抚摸她那平滑雪白的小腹、细腰。
  「不行!嗯别」她还是只轻扭著身体。
  我于是大胆地把手伸向她的酥胸,轻揉著她的乳房。她气息加重,握我的手也松了开来。
  我于是毫无顾忌地解开她的胸罩,她的乳罩被我解开后一双硬挺的乳房便高挺在我的眼前,她的皮肤柔嫩光滑雪白中透著粉红,两粒淡红色的乳头挺立在乳房的尖端,我一手轻轻地抚弄著一颗迷人的肉球,同时用嘴轻吻著另一个乳房。
  我先轻抚双峰周边的平原,然后沿著底部慢慢地抚揉、旋转,我一面轻抚一面或重或轻地捏著雪白的粉乳,同时另一边也用舌头轻柔地舔弄著硬挺的肉球。
  她全身都无力地放松,只有两粒乳头兴奋地站在起满鸡皮疙瘩的粉乳上,双乳被我揉弄得已经泛出粉红的色泽,我于是更进一步地允起她敏感、迷人的乳头。果然,我的唇才一触上乳头,她的身体便不自主地轻扭,乳房更是微微地颤动。我一手揉著、旋著一颗乳头,另一颗则由嘴巴逗弄著。
  我的唇先是轻快地允著乳晕上的鸡皮疙瘩,然后紧贴在乳房上,同时用舌头轻柔地舔弄她的乳晕,并且用牙齿轻咬著乳头。我不时改变舔弄的节奏,一会儿用力捏咬、会儿又轻吻慢揉。
  「喔…嗯…嗯…别…别…别逗…」她扭动著身体,双手紧抓著床单一付麻痒难耐的模样。
  我另一只手于是伸向她短小紧绷的迷你裙下,顺著雪白浑圆的大腿轻柔地向上抚弄。那件小窄裙早因为扭动而缩到腰上,一件被淫水浸透粉红色的小三角裤包著肥嫩的阴阜高挺在我的手边,我看她的乳房已经泛出粉红的色泽,知道她的性欲来了。于是伸手摸向她的嫩穴,果然不出所料,她的小浪穴已被淫水浸湿了一大片。
  我隔著湿滑的小三角裤揉弄她敏感的肥阴核,我边用小指抠著湿润的裤底边用拇指抠著肥嫩的阴核。她的肥屁股不停地挺动,呼吸声愈来愈重,同时她的手伸向我的裤裆套弄起我的硬挺的大鸡巴。
  有了这样的刺激,我于是大胆地将手伸向她的小三角裤里,顿时一个肥嫩饱满的嫩穴便紧贴著我的手心,我忍不住揉捏了起来。我感到她的淫水浸湿了整片阴毛,柔软圆滑的小阴唇轻轻地挺立在湿滑的穴沟中,一个开苞不久的阴道口正一张一合地挺动在两片肥美的大阴唇中。
  我用拇指在她的阴道沟中滑动,从阴核轻轻地沿著阴道沟刮向小阴唇、大阴唇最后滑向火热的阴道,我的拇指一插进阴道口便被她淫浪的阴道猛吸了进去。
  天啊!她竟然浪成这样,我抽不出拇指,干脆把食指也插进阴道并且慢慢地抽插旋转。她愈吸愈紧,我也愈插愈深,同时我的中指开始插入她的屁眼,她的屁眼早已被浪水浸得又湿又滑,所以我的中指一插即尽根而入,在我的屁眼、嫩穴双重夹攻下,她只有疯狂挺动阴户的份。
  「痒…痒…痒死了,别…喔…不…求你别再逗了,小浪穴痒死了」,看到彭彭的浪劲,我兴奋得几乎要疯狂,立刻把彭彭的丰满大腿向左右分开。「哥…干我…求你干我…把小浪穴插翻…把小浪妹插死。」她开始丧失理智地呻吟:「喔彭彭是你的…哥…干我、干我…插死浪妹。
  .快快…快把裙子脱掉!」她一边高挺著肥阴户一边嚷著。
  我如奉圣旨般地拉下她背后的拉链,顺著她高挺的屁股一把扯下她那件超短的迷你裙。一件湿透了的小三角裤,若隐若现地包著一片乌黑的阴毛高挺在我的面前。我忍不住紧抱住她的大腿,并将嘴凑上那件湿滑、腥臊的小三角裤底,同时猛吸著裤底的淫水。
  我用舌头猛舔著裤底的淫水,巴不得把整件小三角裤一口就吃掉。由于用力过猛,大半件的三角裤早被我的舌头挤进阴道里。
  「喔…哦…死人…你干什么…哦…痒…痒我痒死了哦别…别别别弄人家!」她一边扭摆肥臀一边想夹住双腿,不让我舔。
  我毫不理会地更用力将舌头飞快地插入她的小浪穴内。她整片阴户不住地抽动、扭摆,嘴里不停地呻吟「呜…呜天啊我我痒死了…痒痒太痒了!」我每舔一下,她的阴户便向上挺动一下,我于是顺势更紧搂著她的肥臀,将舌头插入她的小淫穴里,然后沿著阴道壁把一大沱、一大沱又浓又白的淫水刮出来。我大口大口地吞著,同时用上唇允著阴核。
  她麻痒难耐地嚷著「喔太痒了天啊…我太痒了…哦…不要喔…会舔死我的」。
  她的小穴愈挺愈高,一件小三角裤早已被我插破了。
  「不要我会死的…喔我痒死了喔喔喔喔我飞了喔我…」一阵疯狂地挺动后,她突然紧抓著我的头发、高挺著阴户,一股滚烫的阴精浓烈地射入我的嘴里。我大口大口地吞著、舔著,不一会儿她在一阵阵的抽慉后全身瘫痪,口里吟著「我我我不行了…太爽太爽了喔…天啊…我射了。射精了。」
  我抬头看著衣衫凌乱的她,真是惨不忍赌,头发飞散一片、口水流得满脸都是,两只粉乳被她自己揉捏得硬挺高账。小腹、阴毛被淫水浸得闪闪发光,一件小三角裤湿答答地贴在阴户上,大腿、床单都被淫水浸湿了一大片。
  我飞快地脱光自己身上的衣裤,然后边脱她的衣服边说道:「什么不行了,我的鸡巴可还没吃饱!」我拉下她的三角裤后,她张大了腿、高挺著阴户答道:「那就来吃啊!快躺上来,我要大鸡巴全部放进来。」我挺了鸡巴、对准穴口〝唧〞的一声便尽根插入。
  她的小穴被我刚刚这一舔,早已兴奋得又红又肿,所以我的鸡巴一插入便被她那两片肥嫩的阴唇紧紧地夹住,然后龟头便传来一股股酥麻酸痒的快感。
  插不了几下,我已经兴奋得直打寒噤,鸡巴贴著火热湿滑的嫩穴肉,一下一下飞快地挺著、干著。
  「好紧喔…喔喔我要喔喔太好了,嗯嗯喔喔鸡巴好大…欧好爽喔太爽了。」她一边扭摆著纤腰、挺动著阴户,一边忍不住浪叫了起来,淫水更是泊泊地又流满了整个小浪穴。
  我愈插愈爽,忍不住一面揉弄起她的双乳。她的乳房真是与众不同,只要干穴干得够爽,便会开始流出乳黄、香浓的乳汁,我插得愈深、愈紧,她便流的愈多。我下面不停地狂抽狠插,两手不住地慢揉紧捏。一张嘴则是连舔带允,用嘴唇挤压她圆胀的乳房,用舌头舔著乳头上渗出的乳汁。
  我的鸡巴细心、体贴地在她的阴道内抽插她的嫩穴肉,舌头同时努力地允咬、舔吸她高挺的乳头。我的舌头紧贴著乳头翻卷、吸咬,鸡巴沿著阴道壁慢磨、扭插。我愈舔愈兴奋、愈吸愈用力,鸡巴更是深插在阴道内,疯狂地搅动。
  她飞快地高挺著阴阜、阴道猛吸著我的鸡巴,突然她两脚紧夹住我的屁股、阴户紧夹著我的鸡巴,一股浓热的阴精冲上了我的龟头,同时两条乳柱也随著阴精一合射入我的口中。
  天啊!她的嫩奶竟然和肉穴一样浪,太爽了!我有这样的老婆一定会爽死的。
  这时突然从房门口传来〝碰〞得一声巨响,我吓了一大跳,赶忙抽出湿滑的鸡巴转回头,原来是她的妹妹「蓁蓁」晕倒在房门口。
  我们慌忙地跳下床,跑过去把她抱起来。只见蓁蓁浑身发烫、杏眼微张,心跳地飞快。等把她放平在床上,仔细看过后,才放下了心。
  蓁蓁的脸色潮红、神智不清,上身只穿著一件白色半透明的背心,没有穿胸罩。两只乳房顶著两粒淡红的乳头若隐若现地紧裹在背心里,下身则只有一件亮红色的丝质透明三角裤,而且整条内裤连同大腿、右手都被腥臊浓白的淫水浸透了。原来这个小妮子在房门外偷看我们做爱,看得欲火难耐便用手挖起自己的穴来,最后终于因为太过刺激而晕倒。
  「怎么办?」我问她。「救醒她啊!」她回答。「我是指怎么救?」「她是欲火帜热,无处宣泄以至于体温升高过快,散热不及,而导致的昏竭,所以只好先退火降体温了。」
  她不假思索地脱下蓁蓁的三角裤,同时催道:「帮忙脱衣服啊!便宜你了。」我听话地脱掉蓁蓁的背心,于是一个娇嫩、美丽的裸体美人便毫无保留地横躺在我的面前。
  她的身体比例匀称、皮肤柔嫩光滑、自然地泛出一种蓁蓁才有的光芒。两个大小适中的乳房硬挺圆润,她的阴毛不像姊姊的多,却更软、更细。淫水的味道也和姊姊的不同,更酸、更咸、更浓、更多,两片大阴唇没有姊姊的肥厚,却更软更嫩。一条粉红色的细肉缝含著两粒淡褐色的小阴唇,正一张一合地向外吐著阵阵的淫水。
  两条浑圆光滑的大腿沿著阴阜底向下微张著,她的双腿和姊姊一般地标准均匀,引人遐思。眼看著这样的一个完美胴体一丝不挂地横躺在我眼前,一股热流不由得冲向早已硬挺的鸡巴,如果这不是她的妹妹,我一定马上要干得她死去活来。「怎么退火?」我又问。
  「她还是这么热,看来只好先平息她的欲火了,所以说便宜你了」「便宜我了?」我不明白。
  她也不回答,只是拿了一个枕头上面铺上一叠卫生纸然后垫在蓁蓁的屁股下,接著开始按摩蓁蓁的头发、肩膀、腰、背和大腿,同时不时地或用嘴轻啜著蓁蓁的香唇;或深情地用舌头交缠著蓁蓁的香舌。
  压了一会儿后,她突然把嘴凑到蓁蓁的阴户上用力地允了起来,只见她的一条香舌一下子飞快地在蓁蓁的阴核上舔弄一下子又疯狂地在她的阴道内抽插,两只手更是使劲地揉捏著蓁蓁那两团坚挺的香乳。
  「嗯…嗯…」蓁蓁被她姊姊这一阵揉弄,竟然渐渐转醒。她的双目依然紧闭,但是双手却伸向下面紧抓著她姊姊的头。
  「姊…姊…人家好…人家好痒,喔…噢,姊…用力用力舔,用力舔嘛」。她姊姊便更加使劲地插她的阴道,好像要把整个头都塞到蓁蓁的小阴户内。
  蓁蓁高挺的阴户配合著她姊姊的抚弄,一下一下地扭摆挺动。「姊…嗯。好…好美,妹妹被姊姊舔上天了,…喔…飞了,喔…妹妹飞了,姊,妹妹太爱你了,你每天都弄得人家好爽,喔…姊…」她曾对我提过她喜欢裸睡,原来她们姊妹俩每天在房间里脱光光便是在做这件事。
  我看她们俩这样的玩弄,哪里还忍受得住,一根大鸡巴早已胀成紫红色地在下面抖动。正巧她雪白粉圆的屁股这时正好高挺在床尾兴奋地不停扭动。
  我赶忙跳上床爬到她的小屁股后挺动我的紫红的鸡巴正想加入战局时,这才看到她的小嫩穴竟然早已汪洋一片,在一丛黝黑的阴毛下两片肥嫩的阴唇向外高挺,一条粉红色的阴道正张大了口一阵一阵地向外吐著浓白腥臊的淫水,整片阴毛以及粉白圆嫩的大腿已经湿成一大片,沿著大腿有更多的浪水流到床单,把床单也弄湿了一大片。我忍不住了,抓起鸡巴便向她的小嫩穴死命地插进去。
  「喔…喔…痒…痒,太痒了…天啊…呜…干到花心了。」她又开始没命地浪叫。
  「喔…死人,快插…把小浪穴插翻…」
  我双手紧捏著她的乳头没命地插她的浪穴,她阴道被她的淫水浸得又湿又滑,鸡巴抽插起来顺畅无比,每一抽都将大鸡巴全根拉出小穴外,每一插又都将大鸡巴尽根插入,圆胀的龟头紧贴著小肉穴粉嫩的穴肉,一下下都飞快地插到她的子宫颈。
  「喔…用力,用力插我…把我干死…大鸡巴哥哥…把鸡巴干到小浪妹的子宫里…喔…喔…我射精了…太爽了。」她疯狂地扭摆著肥嫩的小肉穴,双手死命地抱住我的屁股。
  「唧唧…唧唧,噗滋噗滋…」一阵阵舔穴、插穴的响声不绝于耳。
  「喔…不行…我又要射精了…太爽了」她的小浪穴一阵疯狂地挺动后,一股滚烫的阴精强烈地冲向我的龟头,我更加兴奋,愈战愈勇。
  她射过精的阴道开始收缩,于是阴道壁把我的鸡巴包得更紧,每下干进去时,龟头都被她的小浪穴紧紧地挟著,一阵阵强烈的刺激从龟头上涌向大脑;每次抽出鸡巴时,嫩穴粉红的穴肉都被拉出了一大片。
  我全身的神经都几乎要麻裨,淫水飞溅得我们全身都是,阴户、大腿更是湿滑一片。我又疯狂地抽插几百下后,她早已全身虚脱,头伏在蓁蓁的阴毛上微张著嘴猛喘著气。也不知道她又泄了多少次阴精,只觉的一阵阵的热浪不停地冲向我的鸡巴,浪水更是早流干了,所以我的每一下抽插都将她的穴肉黏出一大片。
  蓁蓁瞪大了双眼注视著这淫荡的一幕,兴奋地不停地用手抠挖著自己的浪穴。她又射了一次精后蓁蓁突然吼著:「我要,我也要,大哥哥我也要干穴,我的浪穴也要被你干。」「喔…姊换人家嘛,人家痒死了。」「蓁蓁!把腿张开,大哥哥要干你了」。我抽出了她浪穴里,依旧火热的鸡巴把她推向床边,一冲便伏向蓁蓁滑嫩的身体。
  她立刻紧搂住我、凑上热情的双唇,我一面强烈地吸允著她的香舌一面抓起硬挺的鸡巴顶向她火热的浪穴。
  「喔…大哥哥,大哥哥,大哥哥…好紧…好紧」我的鸡巴才一插进蓁蓁的小穴里她便没命地大叫,这个小鬼原来比她姊姊还要淫还要浪。
  「喔,天啊!干到穴心了…喔…好硬…好硬的大肉棍…」我被她的浪叫声刺激的几近疯狂,双手抓住她的双腿紧压向她的身上,整个肥美的阴户于是更加高挺了出来。缓慢插进去时,我感到里面有火一样的热,越往里面进,鸡巴就越被紧紧包围,产生快要熔化的感觉。
  「嗯嗯…干进来了,又干进来了…啊!姊…大哥哥的鸡巴。欧鸡鸡巴鸡巴鸡巴…喔插太深了…姊…穴被干怎么这么爽…」肉棒插入到根部时,蓁蓁的呼吸开始急促。「欧又顶到了大哥哥把我干飞了…太深太爽了哥哥哥哥把我干。干。干翻干。干翻干。干飞。干干干干…喔姊!我在被干被大鸡巴干穴…」。
  当我的屁股开始画起圆圈时,蓁蓁的下体刺激也更激烈!蓁蓁尽量分开自己的双腿,就像要升天一样的双腿在空中猛蹬。我一面揉搓蓁蓁的乳房,一面吸吮蓁蓁的春舌,也把自己的舌头插进她的嘴里。
  「唔…啊…哎唷…」在蓁蓁的啜泣声中,还带著有过高潮经验的女人散发出来的性感。
  「啊…还要,还要啊…」蓁蓁以甜美如梦的声音要求。
  我听到之后,肉棒更凶猛抽插,蓁蓁的屁股一起一落阴唇一上一下,粉红色的阴唇已充血,随著肉棒的进出而带出大量乳白色的爱液,顺著蓁蓁的屁股沟流下,床上都有白色的泡沬,在日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就在进行猛烈抽插运动的时候我忍不住问道「蓁蓁,你高兴吗…?」这时候我的抽插运动更猛烈,粗大的阳具插进后又拔出去。对经验不多的蓁蓁而言,阴唇的花瓣几乎要翻过来,是无比强大的刺激。「啊…我高兴当然啊…你的粗大的…这样插进来,我太高兴了,啊啊」「啪叽…啪叽啪叽啪叽啪叽啪叽啪叽」
  我们疯狂干穴的声音响遍全屋。我愈插愈狠下下都干进她的子宫里,蓁蓁双手撑著腰一下一下狂挺著阴户配合著我的抽插。我们全身火热,血脉喷张恨不得全身都干进她的小浪穴里。
  突然我一个用力不当,鸡巴竟然没有插中浪穴,她慌忙地挺高阴户,我也飞快地再插一次,结果一不小心,鸡巴竟干进她的屁眼里。「喔…天天。天啊!屁屁股…喔…哥插我的屁眼…啊啊干到肚肠里了屁眼屁眼。屁。屁。屁。屁眼插翻了。」
  她的小屁眼浸满了淫水,干起来竟比浪穴还要紧还要滑把鸡巴夹得更紧。我一插进去便不想出来了,反而一下一下飞快地抽插起来。我的鸡巴沿著她的肠子,不停地插进她的肚子里,龟头隔著肠子一下一下顶著她的子宫。
  说也奇怪,我插的是她的屁股,但是小穴却反而不停地向外流著淫水。我愈干愈兴奋,一只手忍不住地挖起她的小淫穴,另一只手紧捏著她圆胀的乳房。我插到屁眼有一些干后,便又再插她的湿肉穴,把鸡巴沾湿了后再干她的屁眼。「喔…喔喔肚子插破了喔。
  喔天啊我会死掉喔我要姊我要小便…呜呜我尿了喔太好了欧欧又要尿了。」我连续交换插了几次屁眼后,她便开始射出阴精。我不停地插穴,她不停地射精,一股一股的阴精竟然流满了她的一双粉腿。
  「喔…天天。天啊!大鸡巴哥哥…我是你的、全身上下都是你的。
  浪嘴是你的、嫩奶是你的、肥浪的嫩穴、屁眼都是大鸡巴哥哥的。」又干了几百下后,蓁蓁已经泄不出精了,只是浑身瘫软,不住地抽慉、流水。我怕她受不了刺激,便狠狠地向她的屁眼飞快地挺动几下,于是一阵麻痒的刺激从龟头猛地冲上大脑。
  「蓁蓁,我要把热热的牛奶射进你的那里了。」「啊…好啊…射在最深、最深的子宫里面吧!」插在湿淋淋的淫洞里,我的鸡巴膨胀的几乎要爆炸,因而使他的肉棒在蓁蓁的阴道内疯狂的进行抽插运动。
  从蓁蓁微微张开的香唇露出断断续续的啜泣声。
  「蓁蓁,我要射出来了。」蓁蓁抱紧呼吸紧张的我。「啊…还要…用力啊…啊…泄了给你了啊好啊…泄给你了…我好喜欢。.你呀嗯嗯…嗯…」蓁蓁的双腿紧紧夹住我的腰。在这刹那,我的阳具猛烈的抖动,一股浓浓的精液向蓁蓁的阴道深处射入。
  我下半身全部的力气和感觉也随著这一射,通通泄得一干二净、动弹不得,蓁蓁的脸上露出能获得爱人时的满足的笑容。
  我看著她俩被我干得又红又肿的小淫穴,满意地躺在她们姊妹俩的中间,右边贴著蓁蓁香嫩、赤裸的身体,左边搂著气若游丝的她,渐渐地进入梦乡。
  所谓一回生二回熟,蓁蓁经过了这一次意外之后,便和姊姊一起做了我的女朋友。我在她们房里时,她们俩便当作我不存在似地,当著我的面脱衣服、换衣服。
  有时更是一回家便立刻脱得精光,一个去洗澡一个拉了我就要干穴。甚至于兴致好时更是三个人整天暱在一起洗澡、做爱。她们俩除了互相爱抚之外,也喜欢一起抚弄我,把我绑在床上,一个舔我的鸡巴一个舔我的屁眼,一个用嫩穴套弄我的鸡巴一个用舌头抽插我的屁眼。
  于是,我也爱上了鸡奸,喜欢和她们姊妹用手,用嘴,用舌头、小黄瓜、茄子互相插穴、插屁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