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阿姨 也是我的好姐姐》

  罪恶感转换成不可收拾的情欲,眼前的我,不但让阿姨空虚已的肉洞得到了充实,也让她那空旷已久的感情黑洞得到了填补。
  来自阴户的快感因思想的解放,而增添百倍,积存多年的淫水,决堤般的涌出。阿姨像一头滚烫的母兽,用全身的每一个毛细孔去吸取每一丝我传来的气息。
  我的每一次冲撞,都得到身下阿姨最热烈的回应,她紧夹著我腰枝的双腿,像是摧促自己侵入阿姨的更深处似的紧夹著,小穴更不停的擡高迎合著自己的鸡巴。
  突然我的鸡巴感受到阿姨阴道传来的一阵阵紧缩,我不经意的睁开眼楮,恰好触及阿姨那深情款款的眼神,脸颊因兴奋而显出潮红的阿姨,湿润的双眼又爱又怜的偷瞧著眼前这个刚刚还是自己亲生的我如今却毫不怜惜用著大鸡巴干著自己的丈夫。
  当阿姨发现我停下来紧盯著自己时,像被逮著的偷儿,敢紧偏过头去,避开我那灼热的眼光。
  突然间,四周安静了下来,我停止了屁股的抽动,像一个恶作剧的小孩子,在阿姨的红通通的脸颊轻轻的亲了一下,问道︰「阿姨,我的鸡巴干的你舒服吗?」
  虽然阿姨十三年所忍受的情欲在此时已得到身心俱感舒畅,但却不知道如何回答我这种令人脸红的问题,于是取了个巧反问我︰「阿姨的亲儿累了吗?要不要休息一下?」
  阿姨嘴上这么说,双腿却将我的屁股钩得更紧,膣道更有意无意的用力一紧,暗示著我,我已完全的征服了我的阿姨,且我身下的阿姨正期待著我这个我的大鸡巴能在她小穴里更深入、更扩张的插著。
  得到阿姨这般露骨的回应,我好不高兴,鸡巴顿时变得更长更烫,把底下的阿姨顶得又又麻,骚痒得难受。急欲得到解放阿姨,见我还是愣愣的盯著自己看,任凭自己的双腿再三的催促,就是不肯抽动鸡巴,显然这固执的我不肯让自己轻易的打发。
  无可耐何的她,只好涨红著脸发出浪语︰「乖儿,阿姨舒服的紧,你就别再吊阿姨的胃口,行行好,送阿姨一程,好让阿姨把积了十数年的淫水,全数给了你吧!」
  听了这话,我满意地笑道︰「好亲阿姨,我谨珍母命,哪,挺著点儿,我这就要给你来顿狠的啦!」
  没有些许的停留,我解开阿姨钩住自己的双腿,将它们架在肩上,开始大起大落的挤压。受到我没命狠插的阿姨,阴户被拉出大量的淫水,那淫水沿著屁股沟儿,把底下的床单泄湿了一大片。就这样,两个赤条条的人儿,互相咬噬著对方的性器,阵阵的欲火,在接合处熊熊的烧著,几乎把俩人的性器都给熔化了。
  就在这惊天动地的床战,如火如荼地进行了近一刻钟以后,魂儿仍在半天幽游的阿姨,突然发现我的呼吸变得十分急促,抽动的动作也变得越来越快,阿姨料定我就要射精了,一时间,欲念全消,双手急急的旁坞著我道︰「我,快抽出来,千万射不得,阿姨会…!」
  可惜,这话来得太迟了,初登极乐的我根本顾念不了那么多,急于一为快的我,不但没有因阿姨的话而停止动作,反而将阿姨抱得更紧,屁股的起落更加的剧烈。突然,我感到眼前一阵光亮,底下澎涨到极点的鸡巴,终于忍不住的吐出第一道情涎。
  穴心突然受到我热精浇淋的阿姨,在发觉自己终究没能躲开我初精的灌射后,浑身瘫软下来,任凭我将全身所有的子孙浆,一道一道的灌注进来。失去抵抗能力她,静静的看著我潮红著脸,为人生的第一次高潮低吼著,心中竟为自己能给我如此大的快感,感到几分的喜悦、骄傲。
  多少年来她只觉得自己只是一个青春不再的阿姨,但我在自己体内不停的爆发,却再再的告诉她,自己仍未凋谢,仍是一个能令男人喘息、疯狂的女人。
  心情有了巨大转变的阿姨,不再担心怀孕的事,只希望我能将自己完全占有,并将我的爱一滴不剩的留下来,所以阿姨更将夹在我的双脚夹的更紧。
  而我注入阿姨子宫的每一道精水都成了阿姨最强的摧情剂,翻搅、渗透著整个子宫,受不了这致命的快感,阿姨几乎昏死过去。
  终于,我完成了我的第一次射精,虽然留在阿姨体内的鸡巴仍意犹未尽的抽搐著,我整个人却已像一个消了气的气球般的趴在阿姨的身上。
  第一次尝到女体滋味的我,怀著几分感激的心情,不停的亲吻著身下的女人,根本忘了这个才给了自己最大快乐的女人,还是自己的亲生阿姨。
  才出十多年来所忍下的那最黏稠的阴精,慢慢的从快感的巅峰飘落下来的阿姨,悠悠的品味著子宫内亲生我所射的澎湃、激荡的精液,此时我柔情似水的爱怜,不但不停的落在自己的每一肌肤,且狠狠的噬咬著子宫的每一处,抚摸著我依然发烫的脸,阿姨告诉自己,那曾经消逝于多少个孤清夜晚的春天,终于在今天找回来了。
  云雨方休,我像一只消了气的皮球一般,由阿姨的身上,滑落到一旁的席上。当一切的动作停了下来后,四周突地变得十分安静,胸部依然起伏不定的阿姨,不落痕迹的抓起她散落在一旁的底裤,按住她的私处,因为我留在她身体里的东西,正一阵阵的从她的阴户流了出来。
  就这样,这对有了一层新关系的就这样无声的并躺,直到过了好一会,当我的精神恢复了稍许时,我才觉得我或许该说些什么什么才对…
  「阿姨…」
  这一声才刚出口,阿姨马上就纠正我道。
  「阿姨?小祖宗,都已经这般田地了,你就别再叫我阿姨了,难道你要你的孩子对著你叫哥哥?」
  「我的孩子?」
  「还装傻,刚刚叫你别射在我那里面,你偏不听,还紧抓住人家劈哩啪啦的一阵猛射,现在姐姐满肚子都是你交的货,只怕明年就要替你生个胖小子罗。小子,只怪你贪图舒服,过了这个晚上,姐姐的肚子要是大了起来,可要把账给记到你的头上,由不得你赖的!」
  听了这话,我忍不住的用怀疑的眼光看著阿姨。不想和我争辩,阿姨仅是笑了笑,然后拉著我的手拉往她的腿根探了一探,果然,那还有几分热气冒出的穴口,仍然是黏不啦搭的一片。
  「姐,你后悔了吗?」
  「傻我,方才姐姐对著你张开双腿时,就已经决定要和你作一辈子的夫妻了。既然当了你的妻子,姐姐还能不替你养个小子吗?只要你愿意,姐姐还想替你多生几个哪。」
  阿姨抱著我的手臂,轻咬著我的耳根,软软地说道︰「从今天起,你就是姐姐的汉子,姐姐的天,没有外人在时,你想对姐姐怎样,姐姐都依你,但就是不许你再叫我阿姨了。赶明儿个姐姐上街买些货儿,将这张床整治成咱姐弟俩的鸳鸯窝,再让姐姐好好的侍候你这小冤家,以偿你对姐姐的一番情义,你说好不好?」
  我转过身子,仔细端详著阿姨──眼前这个女人,还是那和自己相依为命十数年的阿姨?
  眼前的她,眼神散发出无限的春色,头上的秀发,因方才那场激烈的交欢而略显零乱,似张还闭的红,好像正等著情人的品尝,依然突出的乳头、起伏不定的玉乳,告诉我,阿姨仍未跳出刚刚那场情欲的漩涡,这个让自己尝到人生极味的女人,正期待著亲生我的另一次侵犯…
  「亲姐姐,何必等到明天,你的亲汉子现在就想再当一次神仙…还有,你不觉得我一边干你一边叫你阿姨会比较剌激吗?」我把阿姨拥入怀里,温柔地说道︰「就让我我再好好的疼你一次…再让我让阿姨好好的爽一回吧…」
  说完这话,我再次把阿姨压倒在大红花被,迎头就是一阵令阿姨喘不过气来的狂吻,两手在阿姨的身上胡乱的摸索著…眼看另一场肉的交战就要开始。
  突然,阿姨急急地推开我︰「好我、好我,你说的多对,你稍忍一下,姐姐去去就来…」
  阿姨在我的鼻子轻轻的亲了一下,抓起遗落在床角的抹胸掩住吻痕的胸部,下得床来,走近窗口,拉下窗盖儿,并将房门的门栓戳上,回过头来对我说︰「小色鬼!窗也没合,门也没锁,就敢骑在你亲阿姨的身上猛干,就不怕被架上猪笼?」
  当她坐上床旁的马桶时,发觉我正专神的看著自己,急涨红著脸说道︰「讨厌!你…转过头去嘛,别看…人家要那个…」
  那知坐在床沿的我,存心让阿姨著急,仅一旁浅浅的笑著,就是不肯转过头去,阿姨没有法子,只得瞪了我一眼,任由这冤家看著自己把我在自己穴里的阳精给排出来。
  心想︰「反正穴都由我玩过了,让我看看身子又算得了什么?」
  就这样过了一会儿,突然传来一阵声响,原来阿姨的穴里因我的猛烈抽插而灌进了不少空气,而这会儿竟随著大量的秽物排了出来。
  一旁的我,以为阿姨放了个屁,不觉的笑了起来,还用手指在脸上划了两划,阿姨只当我看出自己并不是放屁,羞的耳根都红了。
  好容易才把肚里的货清干净,阿姨掩著胸走到衣柜旁找出一条干净的缣布,把阴户仔细的擦干净,并偷偷带著另外一条回到了绣床。
  走到我的身旁,阿姨用手指在我的脸上划了两划,笑道︰「你啊,就只会偷吃,也不懂得擦嘴…来,姐姐替你擦擦。」说著,拿出缣布,在我的裤档间擦了起来。
  一边擦著自己留在我身上的淫液,阿姨一边打量著我那极端兴奋部份,想著︰「原来这冤家的宝贝是这般的粗大,难怪刚刚被它插的死去活来,这孩子真是员猛将,一上得身来就是一阵猛插猛抽,就当那穴是铁铸钢打的。待会那顿活儿,可要叫我轻点儿,免得把穴干肿了,就没活儿可干了…」
  才不过一会儿的工夫,阿姨就已经把我的东西擦干净了,只见她把手中的布条儿往床边一丢,才说了声︰「好了…」
  我已挺著我那已再度勃起的肉棍儿,翻起身子,紧紧地将她压住道︰「阿姨,我们再唱一出二进宫吧…」
  有著同样的需要,阿姨此时也就不再顾忌那的名份,放胆的将她的两腿张开,热烈的迎接我的第二次侵入…
  怀著某种期待的心情,阿姨一手将我肉棍儿带往她那又渗出淫水的阴户道︰「进来吧,阿姨的小驸马!让姐姐好好的疼疼你吧…」
  有了阿姨的帮忙,我很顺利的再度侵入了阿姨的体内,与第一次不同的是,阿姨这次有了更撩人的风情。当我的龟头才将她的花心那么轻轻的一抵,她马上有了十分激烈的反应…只见她两条高举的腿,突然用力的钩住我的屁股,将我往她的身上拉扯,这种赤裸裸招呼,摆明就是要她的我将她的身体给一缝不留的全然塞满,让她能得到百分之百的痛快、宣泄。
  已然将世俗的道德枷锁由身上解去的阿姨,仿佛无意间得到了张专属于她的性执照,藉著心理解放所带来的特权,她开始细细的品偿我的每一次进出,不断的将那窄小紧凑的阴户挺向我的大鸡巴,她用尽下半身去逢迎和讨好令她魂牵梦萦的我最狂暴和醉人的冲击,当她的阴户因我阳具的进出而无法自主的开阖时,由底下袭至喉头的激烈快感,让她终于吐出了一串串欲的吟呻。
  「啊…啊…哦…好我…你干的阿姨爽上天了…啊…」
  「阿姨,你…没事,听你哼呀哼的,是不是我那里弄得不对,把你弄痛啦?」
  不曾听过女人在欢乐绝顶时的特有言语,我以为出了什么大不了的事,焦急的这般问著。
  听到我那道纯情的发问,阿姨心里暗的里笑了一笑,她心想︰「想不到,死守了那么多年的那块贞操牌坊,让我这小冤家这么几下抽弄,就全给散了,唉,原以为道德这种东西,虽管不了咱女人的下口,但也塞得住咱们的上嘴的,如今,唉,我这好色的女人,竟让我把我上面这张嘴也弄出声来了,惭愧、惭愧…」
  「嗯,没事的,你想怎么插就怎么插吧,我们女人…只要被插得舒服,就会这般叫的,你不用怕。对了,待会儿…阿姨要是在丢身子时失了神嚷了出来,可记得把阿姨的嘴给住喔,可千万别让咱们的左邻右舍,知道这屋子里发生了些什么喔!」
  「原来这样啊,阿姨我知道了…」
  「来吧!阿姨的小丈夫……阿姨的好我…快用你的大鸡巴用力干阿姨吧…用力吧…」
  我一听到阿姨的哀求后,双手双脚驼在床上开始擡腰狠狠的干著阿姨的小穴,而阿姨则是双脚紧紧的夹著我的腰,双手环抱著我的脖子享受著我粗大的鸡巴在自己淫穴里抽插的快感。
  「啊……好啊…阿姨的小冤家……好我…啊…用力插…啊…干死阿姨吧……」
  我一边插一边想刚刚阿姨还说怕丢身时情不自禁的嚷出来,没想到才插不到一百下阿姨就叫了,看来待会可要小心了,要不然阿姨待会叫的更厉害,让左邻右舍全知道了。
  「哦…汉儿…阿姨的好我……啊…用力插…啊…对……就这样…用力干你的亲阿姨…啊…你插的姐爽上天了…」
  我看著平时拘谨守节的阿姨,此时陶醉的表情变得像荡妇淫娃般,嘴里更不停的叫著一会叫我我,一会叫我我,我真不知道阿姨到底要将我当成我还是我,但我也没想那么多,现在的我只用力干著我眼前的女人,满足这个女人,管她是想当我的阿姨还是姐姐。
  「阿姨…汉儿…嗯…干的你爽吗…嗯…」
  「爽啊……汉儿…阿姨的好我…哦…你的大鸡巴干的亲阿姨好爽…啊…用力干吧…小丈夫干的阿姨爽死了…啊…」
  久蓄欲潮的阿姨让我的大鸡巴插的像山洪奔泻般的不知丢了几次,此刻的她像爱欲焚身的荡妇不断的将腰往上擡,好让她我的大鸡巴能深深的插进她的小穴里,嘴里更不停的呼唤著我、哀求著我。幸好她的叫床声还算小声的,且最近的邻居也在几十尺外,要不然真的就让人知道她们俩干的好事了!
  「啊…汉儿的大鸡巴插的阿姨好爽……啊…阿姨的小穴爽上天了…喔…用力…再用力…插…让阿姨爽死吧……」
  久没让男人干过穴的阿姨第一次就踫到我的大鸡巴,让她爽的早已不知道自己再叫些什么了,现在的她只想要我的大鸡巴更用力的干著她的小穴而以,而我看到自己平常总是带哀愁的阿姨,现在却躺在我身下双脚紧夹著我的腰媚眼如丝的露出淫荡的样子,嘴里更不时的淫叫著,于是我更凶狼的抽插著阿姨充满淫水的小穴。
  「对…用力干…啊…把阿姨插上天…啊…姐姐要上天了……啊…汉儿把阿姨插上天了…喔…用力啊…阿姨的小丈夫…」
  「啊…阿姨…你的小穴好紧…喔……夹的汉儿的鸡巴好爽…喔…干的我好舒服…嗯…」
  「啊…汉儿…不是阿姨的淫穴紧……啊…是汉儿的大鸡巴太粗了…喔……阿姨的大鸡巴我…啊……干的阿姨好爽…」
  一会我双脚跪在床上整个人压在阿姨的身上,双手抱著阿姨的肩膀拼命的将自己的鸡巴插进阿姨的小穴里,随著我的抽插,整张床也随之摇动而发出「吱、吱」的声音,配合著我们俩的下体所传来的「啪、啪」和阿姨小穴里所发出的「滋、滋」的的性爱交响曲。
  「啊…汉儿阿姨的好我…啊…你干的阿姨上天了……啊…你的大鸡巴插的阿姨好爽啊…阿姨的小穴爽死了…」
  「嗯…阿姨…我也好爽…啊…阿姨的小穴真紧…干的汉儿的鸡巴好爽…」
  男女的狂欢和小穴所传来的快感一波又一波的冲击著阿姨,阿姨十多年来的情欲空需,此时此刻全都被我激烈的鸡巴给填满,她疯狂的叫著,双手更紧紧的抱著,同感受著我爆发性的力量和鸡巴狂猛的冲击,一次又一次的享受著男女性交的高潮。
  「哦…阿姨的好丈夫…啊……干的好…嗯…汉儿的好鸡巴插的阿姨好爽…啊……好我…啊…干死阿姨了……阿姨快丢死了…」
  「嗯…阿姨…喔…忍一会…啊…让我再干一会…嗯…我们俩一起丢吧…啊……」
  「嗯…好…啊…你可快一点…啊……你的大鸡巴干的阿姨快爽死了…干的阿姨就丢死了…啊……再干下去…嗯…你可干死阿姨了…哦…」
  我看著被自己紧压在身下的阿姨已被自己干的求饶,也有些不忍,心想阿姨的小穴必竟已有十几年没被男人的鸡巴插过了,今天不但让我的大鸡巴插了两次,而且也插了有半个时辰之久,小穴里的淫水早已不知流了多少,不仅我们小腹沾了黏稠的淫水,连床上多湿了一大片。
  「嗯…阿姨…哦…快了…啊…我就要射给我的好姐姐了…啊…阿姨的小穴…嗯…用力夹我的大鸡巴…啊…我要射了…」
  「啊…汉儿…用力射吧……全射进阿姨的小淫穴里…啊…让阿姨为我生个小宝贝啊……」
  阿姨双手紧紧的抱著我的背,双脚也跟著紧紧的夹住我的腰,小穴里的嫩肉更紧紧的夹住我的大鸡巴不放。一阵快感从我的鸡巴传来,让我更紧紧的抱著阿姨,同时鸡巴更是死命的往阿姨小穴里顶,似乎要连两颗子孙袋也顶进阿姨的淫穴里似的猛顶著。
  「啊…阿姨…我要射了…啊…好好接著…」
  「啊…阿姨的好我…哦…射的好…啊…好烫啊…射的阿姨好爽…啊…射的姐爽死了…」
  射完精后的我整个人趴在阿姨的身上喘息著,我静静的躺在阿姨的身上享受著阿姨因高潮而不停吸吮著我鸡巴的美感。而阿姨也紧紧的抱著我的身躯感受著自己亲生我鸡巴不停跳动的快感,同时她也感觉到自己淫穴里的嫩肉不停蠕动的紧夹著我大鸡巴,似是乎怕鸡巴会再此刻抽离似的。
  一会后,我才擡起头来看著还被压在身下的亲阿姨,只见阿姨还闭著双眼沈醉在刚刚的性交中。
  「阿姨!我干的好吗?你爽不爽?」
  甫听到我的话才慢慢的从高潮清醒过来的阿姨笑著对我说︰「还叫我阿姨!真是没良心的坏家伙!」
  「阿姨!有什么关系吗?你不但是我的好阿姨亲,也是我的好姐姐,更是我的好阿姨子!而且知道我干的女人是我亲阿姨时,让我干的更快乐,你不觉得吗?」
  「是、是、是,你说的对,谁叫阿姨不守妇道竟然偷汉子,而且是偷自己的亲生我呢!」
  「说真的啦!到底我的鸡巴干的阿姨爽不爽啦?」
  「爽啦!阿姨知道你这么厉害,而且早爱上阿姨的话,阿姨早就打开双脚让你干了,也不用让阿姨忍了那么久了。」
  阿姨一边说一边用手将我的头发往后拨,她看著眼前这个俊俏我,真是越看越爱,尤其是刚刚更让我的大鸡巴干的求饶,心想要是我现在离开她,她真不知还活不活的下去。
  「阿姨,现在知道有什么关系,我以后天天干你,让你天天爽,就怕你受不了!」
  「阿姨现在也不得天天和汉儿干穴,只怕到时候阿姨老了,你会不要阿姨而以!」
  「阿姨!不会的啦!我永爱著阿姨!」
  「好啦!阿姨相信汉儿啦,你也累了吧?下来吧!早点休息!」
  「阿姨不但还夹著我的腰,小穴更紧紧的咬著汉儿的鸡巴,我怎么下来。」
  经我这么一说,阿姨才不好意思的将紧夹在我的双脚放下来,当我将还插在阿姨小穴的鸡巴抽出来后,阿姨小穴里充满的我的精液和本身的淫水才得到渲的流了出来,阿姨赶紧拿著丢在一旁的底裤按著自己的小穴口。
  等了一会,她小穴里我的精液和自己的淫水全流出来后,她才坐了起来,同时看著躺在一旁早已睡了的我,她摇了摇头心里想著怎么会和我干出这种乱伦的事呢?要是让别人知道那不就完了,但看著我凶猛的大鸡巴她又有点情不自禁了,她的手忍不住的握著我的鸡巴。
  虽然以往她也常常的握著我的鸡巴玩弄,但直到刚刚她才了解到它的勇猛,再想到刚刚我的鸡巴所带给她的欢愉,她知道今生今世是再也不能没有它了!阿姨又摇了摇头,她决定不再想了,于是阿姨躺在我的身旁睡了!